主旋律英雄

副刊版 2019/10/01

分享:

現在香港北上導演其中一條重要出路,就是把主旋律片拍得商業娛樂化吧!這條由徐克最先以《智取威虎山》發揚的路數,今年十一長假檔可說更推向極致。《攀登者》是徐克監製李仁港導演。《中國機長》是劉偉強執導,晚些趕過年賀歲檔的,還有陳可辛的《中國女排》。

今年十.一長假好像氣氛特別濃,簡直像過年一樣,九月三十日,大家就發賀帖、倒數、出行。同日,今年三部重頭的過節獻禮片都公映了,有了初步成績表。最好票房是有吳京演的《攀登者》,較好口碑是《中國機長》(講航行中駕駛艙玻璃脫落引發危機),最高上座率是《我和我的祖國》。衝着吳京年來的票房勢頭,不足為怪,往後能否持續當看口碑。不過這種攀山片確是難拍,和外國拍的攀山片不一樣,外國多寫個人意志,個體的冒險與征服,而這中國版本看來是「使命攸關」,就跟現實中,一九六○年那「被迫」要登頂珠穆朗瑪峰的歷史一樣,都更像民族與國家尊嚴的證實。

電影中當然有很多冰山雪嶺特技場面,但看來也難以全神傳遞當年那種低裝備下的犧牲(當時甚至沒有良好登山器材,得從瑞士趕忙購入)。舉例:二百多人像軍事行動的登山行動,更多是為了宣示主權(當時與尼泊爾對珠峰有主權爭拗,也涉及中印關係,以及中蘇關係惡化等國際政治背景)。現實中,犧牲生命有之,凍傷致殘更多(有登峰者最後一段要脫靴爬山,致腳趾及足踝凍傷需切割)。中國要強調的,更多是犧牲個人成全集體的意結。尷尬的是,一九六○年那段登峰,因是早上四點登頂,所以最後一段沒拍攝記錄,一直有被質疑。比起公關包裝下即成航機意外英雄的機長(但明明是航機質量及維修有問題),當年的英雄可更不易為。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