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嚴謹認真 社會安全堅定守護者

評論版 2019/10/01

分享:

當我計劃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突然想起小時候寫過的那些作文,在內地80、90年代中小學語文課上,經常出現讚美英雄人物的命題作文,而這樣的文章,我已經有20年沒有再寫過了。

在香港生活了17年,也經歷過一些事情,再加上近兩個月香港社會發生在香港警察身上的遭遇,讓我也不吐不快,想談談這麼多年來,我所感受到的香港警察。

秉公辦事 治癒「警察恐懼症」

在內地生活的時候,是很少與警察接觸的,誰家如果有小孩不聽話,大人們總是說,再不聽話,讓警察把你抓走。久而久之,孩子長大以後,對警察就會有牴觸情緒,有困難也不願意找警察幫忙,總是自己想辦法解決或私了,倒是給內地的警察叔叔省了不少工作。所以,來到香港的初期,見到警察還是會緊張的,仿佛自己做了壞事一般。

但經歷的事情多了,和香港警察打了不少交道,不誇張地說,他們嚴謹認真、秉公辦事的職業態度,治好了我的警察恐懼症,現在在路上遇到香港警察,竟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親近和信任。

處事不偏不倚 罰款口服心服

多年前,我曾在西九龍某商場停車場開車與他人車輛相撞,對方下車就嚷我賠償,甚至問好了報價,嚷我給錢私了。第一次發生車禍,我連處理程序都不清楚,當然要報警處理。我當時駕齡不長,廣東話說的也不利索,溝通過程中我一直擔心被不公正對待,但不論是在事故現場,還是後來去交通警察總部錄口供,警察態度都非常友善,還安慰我不用緊張,最後的鑑定結論是,沒有明確的主要責任方,各自承擔自己車輛的責任。倒不是賠償的問題,我的車是買了全保的,但香港警察不偏不倚的處理手法,給了我一個公道,讓我很是感慨。

還有一次港島有遊行,從金鐘到紅隧的道路被堵,我只好將手機導航投影到汽車屏幕上,由於導航期間,手機屏幕一直是亮的,恰巧我的左手又搭在手機上,被路過的騎警看到將我截停,要對我開出罰單。

我當然不服氣,因為我確實已經將導航地圖投影到車輛,根本沒有看手機的必要,而且忙着分辨去西隧的路,根本顧不上看手機。我態度很不好地和警察理論,警察一直保持冷靜的語調,說明他的處罰理由,並告訴我說,罰單已經開出,不能收回,如果我有異議,可以拒絕支付罰單,並按程序抗辯。

然後,他問我是否找不到道路,他可以在前面為我帶路。瞬間,我尷尬了,好吧,享受一下警察開路的待遇。走了一段路,在一個路口,遇到紅燈,警察在前停下,因為是個大斜坡,他沒有支撑住摩托車,右傾倒在地上,把我嚇了一跳,不知道他有沒有受傷,他從地上爬起,繞到摩托車另一邊,試了幾次又重新把車支撐撑起來。綠燈後,把我送到下一個路口,在路邊停下,給我指明去西隧的路。我很感動,惟有豎起拇指向警察致意感謝,罰款,我到家立刻就付了。

一、兩個月前,我和父親從深圳辦事回港,在福田口岸上了地鐵。一個有些喝醉的中年男子,見我父親坐在他旁邊,就開始用廣東髒話罵我父親,還說大陸人滾回去之類的話,我和他理論兩句,冷不防他一拳打過來,躲閃不及,他的拳頭側擊到我太陽穴側面,把我的眼鏡打飛。從小我媽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對方既然動手了,我當然也不會客氣,痛痛快快地「自我防衞」了一把。

到了上水站,警察上來了,結果那個醉酒的中年男子見到警察,也用廣東髒話問候,還動手動腳,隨後來了兩個舉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將他隔離控制。警察對我錄完口供,就讓我們離開了。

但最近看到新聞說,懷疑有醉酒人士在上水被警察帶走並虐待,是否有虐待,交給法官們去裁決吧。作為遭遇過醉酒鬧事分子的人,我的第一反應是,警察還真是辛苦,看來是常遇到這種鬧事的酒鬼。

17年來,我愈來愈喜愛香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經歷的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斷累積,最終讓我感受到香港警察為像我這樣的普通市民,帶來強烈的安全感。不論世界怎麼變,香港警察始終是香港最堅定的守護者,全力保障社會穩定人民安寧。因此,在香港繳納各種稅和費,我覺得交的最值得的就是差餉。政府施惠於民,稅可以減,但實在不需要減免差餉。

如今的香港警察這麼辛苦,應該多多發些獎金鼓勵才是。香港警察,加油!

http://newhongkonger.blogspot.com

撰文 : 耿春亞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