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人棄百萬年薪 退而不休走進知識寶庫

副刊版 2019/10/09

分享:

《牛下女高音》講中佬追夢的故事,47歲已退休的馮一雷雖然自言從來沒有夢想,但就覺得工作了20多年,在一個行業已很足夠,於是毅然於2010年退休,展開人生的另一頁。

今天馮一雷雖然由IT行業投身大學研究工作,但現時他抱着的心態是工作崗位隨時可以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

未退休前,馮一雷是在跨國電腦公司出任全球(軟件)支援經理,經常要出外公幹,年薪達7位數字。「我決定退休沒有甚麼特別的掙扎,計算過一個人工作就可以維持一個家,便和太太商量,而她又想繼續工作,那我就決定退休了。」

馮一雷本身沒有投資,而他覺得要養家不用太多金錢。「樓已供完,食用、水電也不是花費太多,就算我退休後無收入,使費也沒有改變。」他有個習慣是將所有支出都用信用卡支付,那每月用了多少錢便一目了然。

有些人退休是因為體力轉差或身體出現毛病,但馮一雷斬釘截鐵說不是。「我覺得人生幾十年,不能只是做一樣工作,然後到了60幾歲,就將錢奉獻給醫院、醫生,這樣不是太好,我覺得人生應該有另一些選擇。」

他有兩個兒子,9年前退休時,小兒只有11歲,寫手冊時,問爸爸:「職業一項寫退休得唔得㗎?」「他可能覺得我相對年輕,寫退休有點奇怪,但這只是定義的問題而已。」馮一雷說。

在退休前一兩年,馮一雷已經開始部署,報讀了輔導及心理學的校外課程,由證書開始讀起。「我不揀Science讀是因為想接觸其他範疇,而Social Science就無接觸過。」他一直讀下去,拿取了學士及碩士學位。

2014年,他到港大攻讀博士,去年畢業。「我的人生哲學是行到那裏,就知道自己想做甚麼。我記得申請讀博士面試時,老師也問過我讀完之後想做甚麼,我也答不知,只是在探索中。因為兩、三年也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許多東西都在改變,你只要順應事情的變化(follow the flow),就不必太早作出承諾。」

讀到第二年,馮一雷的老師已經叫他讀完後留下工作,還想他朝學術方面發展,但他覺得要花十年八載,承諾太大,覺得自己時間有限,並不適合,所以現在只做研究,隨時也可以「劈炮唔撈」。

「我現在大學的工作雖然很忙,周末有時也要帶小組,但我仍然是過緊退休的生活,因為我不用為搵食而煩惱。我現在的人工雖然是以前的四分之一、五分之一,但已足夠整個家庭的開支。」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何小雲、鄺素媚

現時馮一雷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的高級研究幹事。(陳智良攝)

馮一雷興趣之一是行山,行8、9小時無難度,但近年大學工作比較忙,加上年紀大了,體能又差一點,所以少了行山。(被訪者提供圖片)

馮一雷不時需要主持家庭健康的講座。(被訪者提供圖片)

這張照片是馮一雷9月時與家人行富士山留影。他說以往做跨國公司放假比較困難,但現在想放假去旅行變得容易,11月他又與朋友去北海道。(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