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施《禁蒙面法》 涉4層次部署

評論版 2019/10/09

分享:

國慶過後3天,特區政府刊憲宣布由上周六(5日)開始實施《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惟當日特區政府充滿信心地推動《逃犯條例》修訂,也可以一敗塗地,今天在管治團隊完全無政治能量下啟動《禁蒙面法》,下場當然更慘——反對一方立即出現大量蒙面示威者連日抗議,透過展現執法上的困難來反對緊急通過此例。

施政層次 特定地點可提前部署

現在的關鍵問題在於:為何官員明知執法如此困難,也要急立《禁蒙面法》?我們該用甚麼角度去理解政府選擇在這個時間點才推出這一招?畢竟建制派早在7月1日的立法會大樓衝擊後,已力推《禁蒙面法》,等到現在始落實到底有何玄機?

很明顯,今次做法並不單純是方便執法和檢控,而至少牽涉施政、選舉、政治謀略、管治文化4個層次的部署。

毫無疑問,立法之後不論和理非示威抑或勇武衝擊,氣勢非但沒退卻,客觀來說力度更不斷增強。故特區政府再笨,亦應該知道《禁蒙面法》之阻嚇力有限,並會帶來火上加油的政治效應。可是,若要在本月16日一如計劃開啟2019/2020立法年度並宣讀施政報告,以向全世界展示特區運作正常,官員與建制派便必須警方護送——留意6月12日警方清場後,建制派未有如常到立法會開會的主因,正是擔心一旦《逃犯條例》修訂通過,警方未能護送眾多建制派議員全身而退,所以決定拉倒。有此關連,難怪立法會於10月16日復會的消息,跟《禁蒙面法》在10月5日生效,會因而放在同一日(即10月4日)的憲報公布。

用這個角度分析的話,《禁蒙面法》的主要作用,乃是讓警方於特定地點能提前部署,方便清場——示威者在18區遍地開花「人人戴面罩」抗議,警方根本不打緊亦不介意,因為重點從來只在政府總部及剛修復的立法會大樓附近這個範圍:未有《禁蒙面法》之前,戴面罩者只要未有衝擊行為,即使開始圍堵和部署,亦難以拘捕而只能驅散。新規例生效後,但凡蒙面人士開始聚集,警方便可依法拘捕,也就是把「戰綫」推前——當然,想圍堵立法會大樓的示威者,仍可不戴面罩而開始聚眾,那就不會被拘捕:但從心理戰的層面而言,若大夥兒「為了不被拘捕於是不蒙面」這個行為本身,已反過來說明了新例有其效用。

再推一步:假如10月16日有大批不蒙面的示威者圍堵立會,警方評估認為寡不敵眾,而最終決定開不成立法會大會的話,到時特區政府就算要反口再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來實施更嚴厲的反制措施,亦相對容易對外(特別是法庭)解釋,此乃循序漸進的逐漸升級安排,既可減低司法覆核風險,亦避免輿論責難「話咗政府應該一早實行《禁蒙面法》」這類馬後炮式不負責任的說法。

選舉層次 吸更多選民區選投票

不過,以上分析仍停留在最表面的第一層次。在執行層面以上的第二層次,是「選舉工程」——有論者認為,特區政府急推《禁蒙面法》,是想市面進一步混亂,於是順勢取消區議會選舉,避免建制派大敗。如上分析,不論是特區還是中央政府,目標必然是想對外展示特區運作如常,假如連區議會選舉也辦不成,肯定變世界各地傳媒頭條,並不符合中國人的「面子原則」。何況押後選舉,建制派只會輸更多,不如先在區議會層次讓一部分人消消氣,再看看新任泛民區議員的表現是否符合預期,到2020年立法會選舉之時,或者可以像2003至2004年那一役般,雖慘烈而不至全軍覆沒。

相反,推出《禁蒙面法》至少令建制派明知大敗,卻仍有機會一賭:雖然很多市民對《禁蒙面法》表示強烈不滿,但這些人本就不會投票予建制派。過去幾天暴力升級,倒可能讓某些俗稱「淺藍絲」選民感到形勢危急、憂心忡忡,於是起碼會認真投票,不會因區議會權力較少而放棄,繼而令建制派在18區均兵敗如山倒,甚至全部變成少數。

政治層次 揭抗爭者「情感面罩」

至於再上升一級的第三層次部署,是「政治謀略」——這次《禁蒙面法》所揭開的不單是實體口罩,而是一部分港人的情感面罩:從暴徒對內地在港商戶的各間店舖之針對性破壞,抗爭者的基本情緒反應終歸是「仇中」,可謂相當明顯,而支持抗爭一方對此不置可否的態度,也反映着仇中、恐共是整場運動由始至終的核心。

建國70周年,香港押後了立《國歌法》卻在上周緊急訂立了《禁蒙面法》,其政治計算也許是要香港人好好面對自己,不要再自欺欺人:你真正的訴求是否那五大訴求?你內心正在反抗而不好意思或暫時不敢宣之於口的訴求,到底是甚麼?不清楚檢視跟中國的關係,香港人往後再談甚麼國民教育、通識教育、中史教育,都是浪費時間。

管治角度 料令內地民眾更團結

由此帶到最後第四層次的「管治文化」:相對於以上3層分析香港形勢,這個層次則主要針對內地民眾——盡管不論是本港還是外地,也有人嘗試比較六四事件和今次《逃犯條例》修訂後續衝擊,甚至連美國總統特朗普亦曾經促請中國以人道方式處理香港示威。然而,若從「對內地有何影響」的角度分析:30年前北京的示威活動一旦擴散,會令全國管治不穩,但目前香港的抗爭持續,倒是團結了不少內地人。

由管治角度出發,相信內地有評論會借力打力,質疑「香港這套行不通」,並進一步確立內地那種監控管治手段之效用。同時,中國其他省市定必趁機張牙舞爪,向中央申請一些過去香港獨有的政策優惠,而中央為求分散風險,亦很可能會「派餅仔」予不同省市(如深圳將會先行先試人民幣國際化及民主制度),到時「兩制」的差異將不斷收窄,影響估計亦不比美國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為少。

《禁蒙面法》立法,不是單純方便執法和檢控,而至少牽涉施政、選舉、政治謀略、管治文化4個層次的部署。(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