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醫社力量 改善基層醫療

評論版 2019/10/10

分享:

試想一下,一名乏人照顧的老人家,若患上高血壓、糖尿病等一般沒有明顯症狀的慢性病,又不主動檢查身體狀況,他很可能對其健康風險懵然不知。即使他感到不適,想向醫生求助,但要將病況告訴醫生、記下醫囑,甚至來往醫院覆診,也不是每位長者都能輕易做到。

雖然社區往往有不少為長者而設的服務,但提供服務的機構眾多,用家不一定知道哪裏有服務適合自己,亦不懂選擇。如何將這些社區力量和公私營基層醫療服務整合及協調,方便市民得到最有效的健康支援,是社會亟待解決的問題。

「隱蔽病人」散落社區 醫護難跟進

想知自己是否健康,其中一個方法是檢查身體狀況。衞生署2017年公布的人口健康調查顯示,受訪的糖尿病患者及高血壓患者中,分別有54.1%和47.5%並不知道自己患病,而是透過該次調查的健康檢查發現。

市民若能及早識別疾病或其風險,便可盡早改善生活習慣、接受治療,過程不但需要醫護人員,地區機構也可發揮作用。舉例,由賽馬會、香港大學,以及明愛、新生精神康復會等六間地區社福機構合作的「賽馬會樂齡同行計劃」,便培訓超過130名地區長者義工及社福專業人員,以助辨識及支援受情緒困擾的長者,並在三個月內與社區長者進行逾2,300次聯絡,接觸到近150名有抑鬱或有風險的長者。

可見早期的甄別和關懷,對促進市民,特別是隱藏在社區的有需要人士的健康,十分關鍵,過程需要扎根於社區的機構或人員,主動了解居民的健康狀況。

當然,沒有定期檢查身體狀況的市民,未必是因為諱疾忌醫,而是可能出於經濟困難、欠缺資料、交通不便、乏人陪伴、言語不通和心理障礙等因素,而心生抗拒。這些醫護人員愛莫能助的問題,地區社福機構卻能幫上一把。

以衞生署與9間非政府機構合作的「長者健康評估先導計劃」(下稱「先導計劃」)為例,社工會跟進每個長者個案,透過陪診或交通接送等,幫助長者清除障礙,接受身體檢查及醫療跟進。

由此可見,要使全民擁有健康人生,不但要活用社區的公私營及中西醫的醫療資源,扎根社區的福利及社會界別亦是重要一員。

基層醫療零散 難獲一站式服務

問題是,目前在社區提供各類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機構,為數甚多,當中卻欠缺協調各服務單位的系統,導致服務過於分散,反而不利市民獲得醫療護理服務。

單靠市民個人之力搜羅資訊,難免掛一漏萬,亦未必有足夠知識去判斷自己需要甚麼服務,或會造成有人錯過所需服務,有人卻在多個機構享用相同服務的情況。

以上述的「先導計劃」為例,雖然計劃下的非政府機構,也有提供類似衞生署長者健康中心的服務,但有逾七成曾經參與「先導計劃」且正輪候長者健康中心服務的受訪長者表示,會繼續登記成為中心的會員,顯示長者有一定機會於不同地方享用相似的服務。如要避免出現資源重疊,用不得其所,醫護界及社福界在社區層面推動基層醫療服務時,應該互相協調。

建地區康健網絡 整合協調資源

為了促進醫福社的合作,智經建議建立地區康健網絡,由地區康健中心負責整合和協調社區服務資源,凝聚醫護人員、非政府組織、區議會、義工團體及慈善機構,提供緊貼社區所需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方便市民獲取一站式預防護理服務及相關資訊,剛啟用的首間地區康健中心--葵青康健中心--正好作為試點。

居民屆時只要走進地區康健中心,由註冊護士出任的中心護理統籌主任,安排作身體檢查、會見醫生,並按醫生指示為病人安排網絡內進一步的護理服務,包括物理治療、職業治療等。若居民需要牙科護理和精神健康服務,即使目前中心並未涵蓋,統籌主任也可整理及協調區內其他社福機構及私家醫生等,並按專業判斷向居民提供相關資訊以至轉介服務。

轉介機制+電子平台 一條龍服務

另外,地區康健網絡有必要與醫管局專科和醫院服務建立有系統的轉介機制,長遠而言,當網絡中的私家醫生診斷病人需要入院或醫院的專科服務跟進,可以有綠色通道安排病人到醫院求診,或免診直接到專科排期。

為了方便網絡協調,政府亦應建立中央電子平台,使社區內各項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及資訊更加透明,市民亦可以登入平台,自行查詢服務的地點、時間、收費,以及如何透過家庭醫生轉介至專科或醫院服務的資訊。

總括來說,透過凝聚醫社福界別的力量,在社區為居民提供全面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同時提升市民的健康意識和管理能力,「全民健康」將指日可待。

目前在社區提供各類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機構,為數甚多,但當中卻欠缺協調系統,導致服務過於分散,不利市民獲得醫療護理服務。(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