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溫層

副刊版 2019/10/11

分享:

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社會學教授Miller McPherson,早在二○○一年發表了一篇名為《Birds of a Feather:Homophily in Social Networks》(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社交網絡中的同質性)的論文,指出在社交網絡世界裏,人們將愈來愈傾向只和自己「啱嘴型」的人為伍,「Homophily」一詞就是用來描繪「同溫層」的現象。

McPherson當年的預測,應用在二○一九年今天的社會,情況有過之而無不及。「同溫層」這種現象帶來的影響是深遠的:當人們只選擇看自己喜歡的世界、選擇只與同類人打交道時,我們的世界,雖然好像盛載着無窮資訊,其實卻是愈來愈萎縮,因我們逐漸養成不習慣跟我們不一樣的世界並存。這種對另類聲音的不習慣,將慢慢先由不習慣繼而變成懷有敵意,令持有不同意見、看法、思想體系、價值觀的人們,對彼此愈來愈「睇對方唔順眼」。

漸漸,我們很自然地對我們不同世界的人都有很多假設:假設對方比我們野蠻、無知或無良知;假設自己看到、聽到的,就是全部;假設自己的想法「無可能有人唔係咁諗」,於是,當一遇上跟我們不同世界的人,就像條件反射般本能地像刺蝟一樣豎起身上每一根刺,準備隨時作出反擊。曾在友儕聚會中,甲指出一樁聽聞的「新聞」,乙對那樁「新聞」的理解不同,簡單地問一句:你從哪張報紙、哪個平台得悉這單新聞的?甲答不出後繼而咆哮,斷定受到針對,不歡而散。又曾遇過兩個不同看法的人,雙方甫見面就認定對方無知,起筷不久即互片,苦了其他本想開心聚舊的朋友,結果尷尬收場。

我們慢慢變得不懂跟不同看法的人好好說話,成年人仍有太多東西要學了,其中的課題包括:如何從「同溫層」的世界中踏出第一步,觀察一下別人的世界?如何先不帶假設去看別人的世界?在不同意對方立場的同時,如何仍能保持點EQ?如何不勞氣地看跟我們不同的世界?這一切,要先從突破「同溫層」的盲點開始。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