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華金融戰 只能雷聲大雨點小

評論版 2019/10/11

分享:

中美本周四恢復貿易談判,在會談召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照例大玩兩面派。一方面表示中美可能很快達成協議,而且是全面協議,另一方面又玩極限施壓,以人權之名制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和其18個下屬機構,以及8家商業公司。更放風要出更狠辣的經濟金融重招,包括下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以及白宮正研究要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退市」。

特朗普早前炒掉了內閣鷹派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但對華強硬派如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以至貿易事務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等的活躍程度,絲毫無減,顯示反華鷹派仍獲特朗普寵信。

反華鷹派一直不滿足於只對中國打貿易戰,因貿易戰只能打斷中國的手或腳,令其蹣跚前行,他們認為要向中國發動更全面的經濟金融戰,關鍵是要給中國放血,而資金是經濟體系的血液,若能令中國缺乏資金,表面強大的中國經濟巨人就會轟然倒下。如此便再無法威脅美國的全球一哥地位。特朗普希望切斷中國血管、給中國放血的兩個重招,已浮上水面。

美資撤走、中資退市 特敢不敢?

其一,他在8月底明言,要下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此建議在美國惹起很大回響,爭論總統是否有權下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不要以為美國三權分立,總統的權力有限,單是緊急狀態法就賦予總統至少136項緊急權力。特朗普可根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阻止美國資金流向中國,變相令美企無法在中國經營。

早在5月他已牛刀小試,引用此法例禁止美商與華為做生意;若特朗普更重手還可宣布中國為敵對國家,如此他就可監督或限制美國企業與敵國的貿易,當然這亦等於正式向中國宣戰,意義就不只是限制美資與華做生意了。

故要美資撤出中國,並非特朗普是否有權,而是他是否敢用,皆因這會引來美國巨企的反彈。美國巨企無論是覬覦中國市場,抑或利用其廉價生產力,不少都在華有投資,特朗普向中國發動貿易戰,短期內對美企有負面影響,但他們不少都願意支持特朗普,因為美企在華的經營狀況已大不如前。

美企若要撤華 過去投資化烏有

中國在改革開放初期需要吸引外資,在市場法規、稅務優惠上都寬待對外企,但在中國經濟市場愈益成熟,本土企業崛起爭佔市場下,內地對外資的規管趨向嚴格,尤其針對外資壟斷價格、給予中國市場品質較次貨品、不公平對待中國消費者等問題,嚴加規管,令美企在華可獲暴利的黃金時代已成過去。

在中國的美企希望特朗普棒打中國,可長遠為他們爭取優惠待遇、經營方便,以及打開更廣闊的市場大門,卻非要他們遷出中國。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調查顯示,87%受訪在華美企沒有打算遷出中國,另美企今年上半年在華投資68億美元,較過去兩年同期均值增長1.5%。美國企業一旦要撤出中國,不單要放棄中國市場的營業額及未來發展潛力,過去在中國的投資亦化為烏有,嚴重損害他們的利益。

迫中資退市 美國股市受影響

美企尤其大型企業願意支持特朗普對華發動貿易戰,是要美國政府為他們出頭,攫取更大市場和利潤,而非將他們當作籌碼去為總統的政治利益服務。若特朗普抱着他請客、美企埋單的心態,試問美國在華企業又怎能支持他的政策?

其二,白宮9月底放風,表示正研究要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退市,並限制美國政府養老基金投資中國市場。消息令美股大跌,財政部急忙否認,指華府暫無意要求中方退市。這樣的澄清卻變相承認白宮正研究有關方案,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美國股市領導全球,皆因其闊度與深度都是全球第一,資金雲集美國可尋得投資全球的機會,全球大型企業亦以在美國上市為榮,中國企業對此更趨之若鶩,因覺得能在美國上市就等於晉身為國際企業,受到全球關注。假如中資企業被迫退市,只要中國經濟能愈來愈強,長遠而言那損失就不只是中資未能在美國籌集資金,美國股市的廣度亦受質疑。

就算只數眼前,截至今年初已有156間中資企業在美上市,總市值逾1.2萬億美元,美國大型基金在中資股的投資額估計超過四百億美元,若中資企業退市,或只是受到退市傳聞困擾,都會令股價大跌,美國基金以至小投資者亦成輸家。

特朗普七傷拳 擬收窄打擊面

此外,中資企業對美國投資銀行一向倒屣相迎,皆因投資銀行能助他們在美上市或吸引美國基金投資,若中資無法到美國上市、特朗普又限制美資基金對中企投資,中資企業為何還要付高昂費用,聘請美國投行或華爾街的相關公司?過去美國投行還可帶來一項重要政治效益,就是在充足的內部消息下,可為美國政府準確地評估中企、中國經濟以至中國政策的成效,這些都會因特朗普要驅趕在美上市中資企業,而大受打擊。

特朗普要中資退市,無疑就是向華爾街最重視的金錢利益開戰。最新消息是特朗普擬收窄打擊面,研究只限制美國政府的養老基金,投資中資股的可能。

特朗普要美企撤出中國、要在美中企退市,都是典型的七傷拳,既傷中國,亦重挫美國企業和華爾街。

本來特朗普與美國商界的關係就十分微妙,為取悅美國白人的中下層選民,他一向標榜自己不會取悅美國商界、不會與華爾街勾結,更毋須向美國商界籌募選舉經費﹔但他的大幅減稅政策,最受惠的是富人,他不斷迫美國聯儲局減息,並以推高股市造就自己政績,獲益最大的就是華爾街,他所屬的共和黨又獲商界最大力支持,他真的會給美國企業和華爾街倒米嗎?

若影響連任 辣招恐動口不動手

退一步而言,美企及華爾街是不少美國政客的幕後金主,若他們發動這些政界代理人、聘請游說集團及公關公司,阻撓特朗普連任,那對特朗普目前已處下風的選舉形勢,就有雪上加霜的效果。

對華鷹派當然想特朗普使用各種狠招,打垮中國,但特朗普在可能損害連任的威脅下,相信只會動口不動手、雷聲大雨點小地借這些辣招恐嚇一下中國,迫中國在談判桌作更多讓步。若真的有意要實施,至少都要等他連任之後再說。至於對華鷹派要斷絕中國資金血液,那就要花腦筋再另謀他計了。

特朗普要美企退撤出中國、要在美國的中企退市,都是典型的七傷拳,既傷中國,亦重挫美國企業和華爾街。(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