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監警會速查證 阻社會續撕裂

評論版 2019/10/12

分享:

新加坡內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早前在對新加坡紀律部隊人員的講話中提到香港。

他指香港的情況正提醒大家,一旦事情沒有妥善處理,人們對執法者的信任可以瞬間削弱。他說,香港警隊為亞洲警隊中的佼佼者,賦紀律及高度專業,然而他們的聲望及與人民的關係近期卻變得異常緊張。

獅城部長評港動盪 倡汲3教訓

他續指部分的原因是傳媒和社交媒體經常偏頗,把示威者描繪成受害者,以負面角度去描述警方。我最近接受一些國際新聞媒體採訪時,都遇到類似情況。

尚穆根認為,從香港的動盪中可汲取3大重要教訓。首先,社會經濟課題需由政府解決,不是警方。其次,政府應主動向民眾發放消息,而不是讓錯誤和誤導性信息傳播開去。

他還表示,政策的運作和與公眾溝通的責任,要由高層承擔,他便是在新加坡的負責人。尚穆根這番講話的對象是新加坡人,但也說中了我們現在的情況。

我們的社會經濟問題確實存在。政府亦知道這點,執行時承受壓力。我們的高層政府官員亦知悉與公眾交流有不足之處。而下星期發表的施政報告,將會是一個讓政府可以與公眾交流的機會。

現時,其中一個重要議題是我們如何擺脫暴力抗議、影響日常生活的周期。事情發展到今天,示威已不再與逃犯條例相關,而是更廣更大的社會不滿。我們見到有很多令人不安的畫面,其中一個是上星期有一位在摩根大通香港工作的內地年輕人被打的畫面。

問題難街頭解決 損港安全形象

在社交媒體流傳的片段顯示,他就站在辦公大廈外的行人路上被一群香港年輕人欺凌,向他大聲喊着「返大陸」,當他嘗試離開現場時,有人推撞了他。他轉身用普通話說「我們都是中國人」,繼而行入辦公大樓時,另一蒙面人就衝上前毆打他。類似事件幾乎每天也在香港發生,明顯威脅我們作為一個和平、安全和守法的商業中心的形象。

社會的根本問題絕不可能以這種方式或在大街上解決得到。為了繼續前行,我們所有人必須面對現實,了解可行和不可行的方案。

當中,示威者最敏感的,或許就是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們的要求可以理解,因為很多時在某程度上,事情需要一個完結方可前行。但現時這樣下去卻存有更大危機,我們可能陷入更多細節和糾紛中,難以達到目的。

單單獨立委員會的組成,便可能會很具爭議,而更大的問題也許是界定委員會的職責範圍。應該只檢視警方?又或者應涵蓋示威的整體?還是引致示威動亂的整個背景?

要確定這些大綱就可能需要數個月時間,而這只是個開始。

獨立調查委員會 恐需時數年

全面的委員會調查是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由前法官領導調查港鐵紅磡站擴建工程事件的委員會在去年七月委任,同年十月展開正式聆訊,但已超過原定的時間表,預計明年中才可提供報告。要全面調查近期的騷亂將是極之複雜,可能需時數年。

既然現存有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我們何不讓它先展開工作?監警會已成立專案組以審視近期公眾活動事件,當中的重點包括警方的處理程序等引起爭議的範圍。

監警機制合理快速 應給予機會

每位人士都可透過監警會網站所列的渠道提交資料,結果也會公開。

五位國際專家小組成員也會提供意見,這些海外專家都是極之專業及受人敬佩,相信無人會質疑他們的公正性。

讓監警會調查實在沒有任何損失,過多幾個月公眾便可自行判斷工作組是否足以為事件提供足夠說法。我們實應給予機會好讓此合理、快速機制嘗試對整個事件作個定論,再讓市民自行判斷,而不是繼續沒完沒了的糾纏及爭拗,讓社會不斷撕裂。

香港要擺脫沒完沒了的社會爭拗,應給監警會此合理、快速機制嘗試對整個事件作個定論,再讓市民自行判斷。(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