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砸搶燒損私有產權 港法治淪喪

評論版 2019/10/14

分享:

回看《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宣布第二天,雖然適逢周末,但由於港鐵多個車站在前一晚(4日)受嚴重破壞,鐵路全綫停駛一天;不但如此,很多商場、店舖、銀行似乎都因前一晚各區出現的肆意縱火、堵路、破壞,同樣決定全日不營業。霎時間,全港在風和日麗的一天,卻變得比十號風球吹襲時更像「死城」。

打擊消費意慾 商戶遇寒冬

正如特首10月5日的電視講話所指,香港經歷了「極黑暗的一夜」。抗爭者的行為,由過往的堵路、破壞港鐵站、縱火,激化成強行撬起中資銀行和指定店舖的鐵閘,並入內大肆破壞、搶掠,甚至直接把汽油彈扔進店舖內。一位休班警員在元朗被圍毆,並先後兩次被擲汽油彈,生死懸於一綫。各區「私了」頻現的同時,更有人在公路上自行設立路障,管制經過的車輛,懷疑是搜尋休班警員作為攻擊目標。事情至此,筆者不想再花唇舌,闡述「無論政府有千般、萬般不是,也不能合理化暴力行為」的觀點。因為,隨着打砸搶燒「四喜臨門」到齊,若有自詡「和理非」的反修例/反政府者仍堅持不和上述暴力行為割席,相信也沒有甚麼更離譜的行徑可以改變其立場。

反而,本文想討論反修例抗爭活動至今對本港經濟根基造成的實質影響。非法示威活動固然令遊客卻步,也大大打擊本地人的消費意慾,直接並大幅影響商家的營業額,8月零售額出現有紀錄以來最大按年跌幅便是最佳例證。但筆者想說的不是這個表面的衝擊。

微觀經濟學中有一個著名的理論,指「清晰的私有產權是市場交易的必要前提(Well defined private property rights are the prerequisites of market exchange)」。

私有產權獲保障 才有市場交易

在香港,某甲和某乙做生意,簽了合同後,一般而言某甲不需要時刻擔心某乙是否信守承諾、拿了訂金是否真的去買指定的材料等;因為某甲相信,在一個行之有效的法治制度下,若某乙在合約指定的日期,不能交付雙方已同意的貨品或服務,某乙將面對法律後果,某甲亦可透過該法治制度追討損失。

換言之,當一個完善的法治制度對「私有產權」提供充分保障,市場交易才會發生。否則,例子中的某甲要不買重保險,要不聘用私家偵探,總之就是要付出額外成本,才能確保交易能順利進行。這些額外成本,經濟學上稱為「交易成本」(transaction cost)。而這不正是香港今天發生的事嗎?

政府和警隊已不能有效地保護所有人的財產——甚至生命。「抗爭者」可以隨時隨地堵路、隨意襲擊和自己意見不同的市民、破壞休班警員的車輛、打爛甚至縱火焚燒店舖和港鐵站……這些前一晚犯下的暴行,不會因為翌晚相對和平的「人鏈行動」而洗白。

最重要的是,這些侵犯其他人私有產權的人可以逃之夭夭,而私有產權被侵犯的人亦得不到補償!基本法第一章第5條明言,香港特區和內地不同,「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私有產權正是資本主義的根基,徹底破壞私有產權的同時,其實亦等於直接衝擊「一國兩制」!

企業保險成本飈 礙加薪派股息

大家現在都知道,港鐵聘用大量包括前「啹喀兵」在內的特遣隊專責處理示威者跳閘等行為、馬會也特意聘用一些身形魁梧的外籍人士作保安員、筆者甚至知道在國慶日當天,有大型商場即使暫停營業,仍然要聘請額外的保安員當值,以防萬一。大家又可以想想,下年度港鐵或會展中心等企業要和保險公司續約時,保費會上升多少?這些全都是「交易成本」,是本來可以投資回企業上,改善營運增加生產力、回饋消費者、為員工加薪、向股東派息等的資源,如今都無謂地隨着法治精神的淪喪而白白損耗。

最令人神傷的是,香港本來在這方面的表現向來在全球首屈一指:世界銀行的管治指數(World Bank Governance Index)中「法治」一環的得分,香港由1996年的68.4分,上升至2018年的95.2分,在200多個司法管轄區中排名第11,比美國(23)、英國(18)、日本(21)、德國(19)都要高!

正如筆者多次重申,譴責暴力行為不代表支持政府。事實上,無論2019年的施政報告有何措施,筆者都會毫不猶豫地為本屆特首打出「零」的評分。本來早於6月9日政府可撤回修例,她堅持二讀;6月12日或15日明明可以現身(或起碼錄影)道歉,她選擇發稿,引發回歸以來最大型的遊行示威,才有其後抗爭活動的迅速升級以至失控。她的進退失據,應退讓妥協時鹵莽冒進、應企硬立場時無故軟弱,在近日的「社區對話」中表露無遺。

其實,到9月底仍支持警隊甚至政府的人,他們要求的是強硬執法、止暴制亂;相反,在那麼多「打砸燒」後仍支持抗爭的人,除非政府明天實行雙普選,否則既然特首從不打算作政治讓步,甚麼對話也沒有用。

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下,特首以為她出現被罵能為市民消氣實是天真幼稚至極。整件事情源起於特首一個人的政治判斷多番嚴重失誤。而偏偏,事發後幾個月以來,文官們「影都無隻」,只有警隊被「擺上枱」在前綫苦苦支撑!筆者由衷盼望在真正止暴制亂前,不要搞這樣的公關騷了。

為官避事平生恥 警苦撑難救

而令筆者真正打出零分原因,在於她自詡最「耍家」的政務工作也做不好。她多次指自己為官40年,又以「不避事」、「好打得」見稱,但看看警隊以外的公務員——別的不說,就只談食環署:全港多處出現「連儂牆」,由起初只是用便利貼在扶手和行人隧道張貼(已屬犯法),到後來蔓延至天橋路面以至行人路,並真的用上貼街招的強力膠水,食環署可曾認真執法?還是真的如坊間傳言,「涉及政治就不拆」?

區議會選舉將至,本來所有拉票宣傳橫額的位置分配、先後次序都應該遵守嚴格的規則,如今政治意識滿瀉的「連儂牆」隨處可見,不是等於為支持「五大訴求」的候選人作額外、免費的宣傳嗎?食環署不執法,是否違反了選舉條例?希望林鄭月娥不要忘記國家主席的贈言:「為官避事平生恥」。

網絡流傳由一位本地名醫執筆的公開信,僅借其中兩段為本文作結:「如果有天,你坐車處理一件好重要的事,或是見工,或是看病,或是見親人最後一面,但被暴徒堵路,最後遲大到,甚至去不到。不要憤怒,是你支持的。如果有天,社會不安,治安敗壞,經濟不景,外商不敢投資,遊客不敢訪港,結果你公司倒閉,或者你被裁員,你的子女大學一畢業就失業。不要哀傷,是你造成的。」

(作者長期從事宏觀經濟、房地產市場、公共政策等範疇的分析工作。)

隨着打砸搶燒四起後,這些侵犯其他人私有產權的人可以逃之夭夭,而私有產權被侵犯的人亦得不到補償,本港法治已淪喪。(資料圖片)

撰文 : 曾文兼 經濟師、政策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