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戰要解鎖 還須做5件事

評論版 2019/10/14

分享: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慶祝活動落幕,又是時候將注意力轉回中美貿易戰。這場衝突很可能即將進入最後的殘局。事實上,這輪談判大概是雙方為已經嚴重影響各自貿易、科技以及更廣泛經濟的亂局尋找解決之道的最後機會。

經濟均陷困 損各自政治權威

否則,全球就得開始為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艱難的經濟發生做準備。美國確實有可能陷入衰退,全球經濟將經歷更大範圍的脫鈎狀況,從而在更久遠的未來毒害整個中美關係,也為兩國內部民族主義者口中的「衝突不可避免論」大開方便之門。

迄今為止,貿易戰經歷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始於去年3月,當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對中國商品施加第一輪進口關稅。第二階段則始於去年12月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G20峰會,其時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他們將在90天內達成協議。然而,休戰期於今年5月初破裂,兩國均指摘對方試圖在即將簽字的「最後關頭」大幅竄改協議草案。

而第三階段用「不安之夏」(summer of our discontent)來描述就最好不過:美國實施加了新一輪進口關稅,中國亦進行了針鋒相對的報復,還公布了對美國「實體清單」的應對措施:隨着華為和其他五家中國科技企業被美方列入黑名單,中方也設立了「不可靠實體名單」威脅要將一些美國企業趕出國門。

鑑於上述事態發展,為甚麼還有人會期望這一輪談判能取得成功呢?

首先,美國和中國經濟都陷入了困境。在美國,近期糟糕的製造業和私營部門就業數據加劇了人們對經濟前景的悲觀情緒。如果情況進一步惡化,特朗普在2020年11月的連任就危險了。同理,2021年中共建黨一百周年慶典前出現的任何重大經濟放緩都會削弱習近平的權威,如果他想要在2022年繼續走上本已飽受爭議的第三任期,就必須處理好這場序幕。

齊擺姿態 最終都望有協議

雙方都公開表示貿易戰對對方的傷害更大。但破壞市場穩定,損害商業信心並削弱增長的做法顯然對哪一方都沒有好處。雙方還都聲稱自身擁有挺過長期衝突所需的經濟韌性。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不清楚誰有更強的論據:美國當然不像中國那樣依賴貿易﹔但盡管中國因為貿易戰前國內政策選擇而實力有所削弱,卻仍然擁有更強大的財政,貨幣和信貸工具。

無論如何,雙方都認識到各自手裏都有一把經濟之槍在指着對方的腦袋。因此盡管特朗普和習近平都擺出了相應政治姿態,但兩人最終都希望達成協議。此外,他們需要在今年年底前做到這一點,以免現定於12月15日生效的大幅關稅上調時進一步造成破壞。這要求雙方立即開始採取一些姿態和實質性步驟。

第一步,中國應提出一項與早前150頁草案相同的協議案,但要進行修訂,以符合其訂立的三條「紅綫」。尤其是中國應移除「讓美國可以在協議簽署後保留關稅,而且在美國認為中國不遵守該協議時可單方面重徵關稅」的條款。同時她應該增加承諾,即中國將以「遵守其憲法、立法和監管程序的」方式去執行該協議。

第二,中國應完善其最初的提議,即逐步減少2,000億美元的雙邊貿易逆差。這點或許在經濟學上站不住腳,但是對特朗普個人和執政而言都非常重要。

營造氣氛 美安撫憤怒農民

第三,盡管中國希望避免禁止對其中國工業和企業實施的國家補貼,但她必須保留協議草案中有關「保護知識產權和禁止強迫技術轉讓」的現有規定。此外,或許應讓兩國在協議簽署後的官方公報中,明確陳述各自對其國家產業政策的立場。這份聲明甚至可以指定將用於執行所有「競爭中立」相關法律的各個國內和國際仲裁機制。

第四,雙方必須營造更加積極的政治氣氛。最近幾周出現的某些迹象表明這狀況可能發生,包括有報道稱中國已於9月份再次購買美國大豆。盡管購買量仍遠低於歷史水平,但這一增長將幫助特朗普安撫憤怒的農民。與此同時,美國已經推遲了原計劃於10月1日執行的5%關稅上調,也可能對某些美國企業向華為出售非敏感產品發出豁免文件。

第五,雙方都應將11月14日至16日在智利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峰會視為達成協議的最後機會。在本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進行了高層談判之後,應在11月初在北京解決餘下所有未決事務,因為在感恩節前「完成交易」,對於增強美國商業和消費者對聖誕節的信心至關重要。

彈劾特程序開始 為談判添煩

作為常年指出這一點的少數評論者之一,我認為盡管在政治上劍拔弩張,但以特朗普和習近平的根本利益看,達成協議還是比沒有更有可能。但最近啟動的特朗普彈劾程序可能會給這進程帶來麻煩,須知這可能讓政治上失勢的特朗普鋌而走險,導致其對中國的態度可能比美國經濟利益所要求的更為強硬。總言之,特朗普仍然無法承受在2020年出現經濟衰退的風險,這意味着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無論如何,如果雙方無法處理好接下來這關鍵的兩個月,那麼整個進程仍有可能崩潰。雙方已花了很多時間來準備2020年的後備方案:放開手腳打經濟戰,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並將責任推到對方身上。如發生這種情況,明年美國、歐洲和澳洲陷入衰退的風險將很高,而中國或許可尋求通過進一步的財政和貨幣刺激來減輕對其國內的衝擊。

美中兩國如今面臨的選擇是顯而易見的。而對於世界其他地區來說,這個賭注則再高無可高了。

(本評論文章改編自作者最近在北京美國商會發表的一場演講。)

...................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盡管習特都擺出了政治姿態,二人最終仍希望達成協議。(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陸克文(Kevin Rudd) 前澳洲總理、紐約亞洲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席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