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須重藥 「反蒙面法」要有配套

評論版 2019/10/15

分享:

港府在爭議聲中借《緊急法》推出《反蒙面法》,顯示香港動亂上升到新台階,但若無配套新政策效果堪疑。香港政局也將在拖拖拉拉中走向大決戰,而經濟的「攬炒」日近。

塵封半世紀法令 歷史循環不衰

動用緊急法有很沉重的歷史意義。這本是港英政府1967年時拿來鎮壓左派的,塵封逾半世紀的法令,能重見天日,顯示歷史循環不衰。更為諷刺者是角色的倒轉:當年是在位的港英,要應對中共在背後支持的本港左派對管治挑戰,現時則是有英美在背後支持的反對派,對港府及中共的管治挑戰。

法令重現經歷了一段醞釀期,在動亂形勢不斷惡化下,建制派提出動用法令及反蒙面法,但港府一直在猶豫。據稱轉折點是香港代表團北上慶賀建國70周年時,習近平會見了特首,並提出要求:不避難、負責任和勿議而不決,交出合格的成績表。因此,港府官員甫回港即有所行動。

法令是迫出來 日後勢須升級

出動緊急法代表港府止暴行動升級。這自然引發反對派也把行動升級,而這在出台法令當晚便即實現:暴動更多針對中資、建制派及親中企業,還有攻打軍營的傳聞。

當然,即使不出法令,暴亂都會不斷升級,反正法令也是迫出來的。無論如何,雙方行動出現惡性循環、互促升級,乃鬥爭中常見規律。今後港府行動升級自有其必然性:

(一)形勢不斷惡化必須及早止暴。

(二)緊急法有很大開發空間,除反蒙面法外已有許多其他建議,包括延長拘留時間、不得保釋和成立特別法庭等等。

(三)單憑反蒙面法無法取得預期成效,必須有配套措施出台。為出台法令的特別行政會議只討論了反蒙面法,隨後應盡早討論如何更全面的發揮緊急法功能及其他法規。

過去筆者早已預言,當反對派氣焰高漲之際,執政者方面卻出現中央無動、港府無能、建制無力和警隊受束縛的軟弱狀況,故只有僵持而無解決。在緊急法出台後上述基本局面未變,只是鬥爭在更高台階上繼續僵持。

圖以對話代止暴 走不通的路

之前特首在宣布四項措施並啟動對話後,便積極開展相關工作,但卻不提止暴,並揚言四項非為緊急法出台鋪路,有以對話代止暴的傾向。當然這是走不通的路,爭奪管治權的敵我矛盾並非對話可解者,對話只能是無效的政治騷。在首場與民眾對話後,便因示威者包圍場地令高官不能離去而呆等四小時,證明對話不會感動勇武派。

到今天,港府的新迷夢是在反蒙面法外不必有其他招式便可收效,相信不久又將被現實敲碎。策略低效是當局的致命傷,難怪坊間日益流傳「換班子」:要把林鄭內閣及行政會議來一次大整改,否則即使出了緊急法也執行不了。現實是否如此且拭目觀之。

除換班子外中央及港府還要在止暴上有新思維。至為關鍵者是要強化警隊的止暴效率,如不少評論指要使用足夠武力、動用更多防暴武器和更充分發揮其功能等,還要改善戰術及警隊的機動性。這些本是技術性問題,但其解決須有高層的正確戰略認識。

香港終局 關鍵中央如何取捨

無論如何,鬥爭不斷升級卻又僵持不下的局面,正給香港帶來與日俱增、且非綫性上升的政治、社會及經濟成本。上周更上演過超市搶購基本物資潮,說明人心惶惶,更嚴重者是在預計局勢持續惡化和止暴無期下,本港將出現結業、收縮及裁員潮。海外人士也將調整來港經營政策,且已開始禍及明年:3月的電動方程式賽事已告取消。

有人擔心反蒙面法會影響本港國際形象乃可笑的邏輯,等於在重病須做手術醫治時,不談重病失救風險,卻只談手術風險,實捨本逐末。看來「攬炒」已日近:未來數月料經濟將有深度震盪及調整。

顯然近期本港局勢變數甚多,風險日高。可能之一是鬥爭急速升級直至大決戰,二是鬥爭僵持拖垮經濟,令問題更多。關鍵因素就在中央如何取捨。但無論事態怎樣發展香港前景堪虞:這次已傷得太重了。

(作者為資深國際政經戰略評論員,長期研究中外國際關係。)

單憑反蒙面法無法取得預期成效,必須有配套措施出台。應盡早討論如何更全面的發揮《緊急法》功能及其他法規。(資料圖片)

撰文 : 宋皇孫 資深中港政經觀察家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