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的現場

副刊版 2019/10/16

分享:

在香港,有年輕記者嫌我對今場反修例運動沒有投入報道的熱情。他們的意思是甚麼呢?我時常說,我不是社會活動家,不會表現得慷慨激昂;我不是政客,不會侃侃陳詞;我更不是示威者,不會呼天搶地。記者理應冷靜、客觀

...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