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學到老

天文台前台長李本瀅 變身藝術學生實現夢想

副刊版 2019/10/16

分享:

上了年紀,總要面對退休問題,其實即使從職場退下,但人生一樣可以多姿多采。前天文台台長李本瀅,在天文台工作30多年,8年前退休,便投身藝術創作,現就讀香港藝術學院藝術文學士課程,可謂活到老學到老。

李本瀅自言每個人都可趁退休的時間,尋回一些年輕時的夢想,投入精采的第二人生。

李本瀅訪問當天,一身湖水藍色Polo恤,一條卡其色斜布褲,年輕又具活力,跟從前他經常打呔穿西裝接受傳媒訪問的形象大不同。

李本瀅於1979年加入天文台當科學主任,2011年以60歲之齡退休,在天文台工作了32年。回想起8年前退休的事,他還記得清清楚楚。「我是在4月退休,在退休前1個月,就正碰上『日本311地震事件』,因要檢測香港的輻射度,故十分忙碌,傳媒又想得到第一手消息,所以當時真是日以繼夜的工作。」

退休後如釋重負

忙碌了接近1個月,4月正式退休,由極度繁忙忽然轉向相當悠閒,李本瀅直言有點不習慣。「我第一天的退休日,起床時有點不自在,但同時又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就好似你平日去買餸,左手一袋右手又一大袋,但忽然話你知以後不用攞了,感覺像很輕鬆。」

由那時起,李本瀅便開始不斷學習新知識,如學西班牙文、鋼琴伴奏、書法、素描等,非常充實。有時間又會寫網誌,又玩facebook,以他這年紀來說,可算是網上的活躍分子。

多年間尋尋覓覓,李本瀅最終發現繪畫才是他的最愛,他相信或多或少是受爸爸啟發。「爸爸做生意,工作很繁忙,很少時間陪我們。當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有一天我在書枱上畫畫,爸爸當天不用上班,便陪我一起畫,更是整整一個下午。那天我很開心,從此我對繪畫存有好感。」後來因要上中學、大學到出來社會工作,他便把這個興趣放下了。

尋回年輕時的理想

當完成人生上半場後,到了下半場退休的時間,李本瀅便於2017年報讀香港藝術學院藝術文學士3年課程,主修繪畫。「我覺得退休人士趁還有魄力時,可做一些年輕時因工作關係而放下的夢想或興趣,彌補一些缺失。」

不過,李本瀅從前的天文台工作,是以科學方法來分析,現在涉獵藝術範疇,是否風馬牛不相及呢?他認為科學跟藝術不用分得太清楚,近年坊間常說的STEM(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都有加入A(藝術)成了STEAM,所以科學及藝術是可互相結合。

現在李本瀅就讀的藝術課程中,都有退休人士,如醫務人員、律師等,李本瀅說同學都是年輕人為主,更十分喜歡跟他們溝通。「因年輕人的思想好特別,思維跟我們長者不同的,有時在他們身上可以學到很多新知識,好似我以前只喜歡古典音樂,現在跟隨他們聽流行曲,其實都幾好聽。」

李本瀅除了投入藝術學習外,他一有空便會到內地做義工,最近一次便到貴州探訪大學女生,為她們作工作輔導及教導英語,他說做義工可幫助人之餘,自己也十分開心。

但講到他最開心的退休活動,相信是大部分退休人士都會做的事-弄孫為樂。「我退休的時候,孫仔剛出世,有3個孫跟我住,我都有落手落腳湊孫,家裏十分熱鬧。」李本瀅要返學、做義工、湊孫仔,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可謂跟從前當天文台台長的工作一樣繁忙。

作者:招美寶

責任編輯:招美寶、鄺素媚

問到李本瀅任天文台台長期間,哪一個颱風最難忘呢?他說是2010年的超強颱風鮎魚,當時全城戒備,掛波的 3 天他只睡了 5 小時,十分難忘。(黃建輝攝)

李本瀅在香港藝術學院內,攻讀一個為期3年的藝術文學士課程。(被訪者提供圖片)

李本瀅(圖右)於1979年加入天文台工作,這相攝於1981年,在天文台跟同事合影。(被訪者提供圖片)

李本瀅任天文台台長期間,經常接受不同傳媒訪問。(被訪者提供圖片)

李本瀅於今年6月,跟4位藝術學院的同學一起舉辦畫展。這相是6月畫展時的講座,有4位同學出席外,還有畫展顧問 Kay Mei-ling Beadman(圖中)。(被訪者提供圖片)

李本瀅用上紙皮,創作多款藝術作品。(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