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 未回應青年訴求

評論版 2019/10/17

分享:

林鄭由競選至過去兩年施政報告,一直表示青年政策是特區政府重點工作。近來四個月反修例風波曠日持久,青年人更是整個風波的主要參與者;至今已有約780名學生被捕,逾百名是16歲以下少年。

青年人就是不滿訴求未獲回應,因此用上不同方法,嘗試令政府聆聽他們的聲音。諷刺的是,施政報告開場白稱「會邀請一些社會領袖、專家、學者,再深入、獨立地檢視香港的社會矛盾和須正視的深層次問題」,卻獨欠青年。

今年政府更創出回歸後先河,宣讀了一份單一議題的施政報告;在林鄭政府提出的青年政策「三業三政」當中,只說房屋上樓,不說青年訴求,青年政策在是次施政報告中,席位全無。

青年篇幅減 措施減力度減

回看特首由競選政綱至過去兩份施政報告全文中,均另設青年專章;今次面對現在如此嚴重的世代矛盾與青年燥動,卻全章砍掉。若果由「青年相關關鍵字」出現次數推演(見表一),由2017年競選政綱出現的56次,到去年翻了一倍增至111次﹔失望地,是次施政報告卻只剩下5次,只是5次啊!就算在附篇第八章的青年專章《與青年同行》,無論在「已取得進展」或是「新措施」方面,均見單薄。

對症才能下藥。法國總統馬克龍舉行全民對話,成功以經濟惠民措施解決黃背心事件,是因為其運動起因在於民眾不滿調高燃油稅等經濟政策。香港修例風波應是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亦是因為掌握民情不足,特別是對青年界別的離地所致。

因此,政府必須研究面對青年界別的的新措施,才可真正與青年同行。

改組青發委 轉化訴求成政策

施政報告青年附篇第一點已提及「優化青年發展委員會」。政府向來稱此委員會是一個「高層次督導委員會,負責加強政府內部的政策統籌工作,從而更全面及有效地研究及討論青年人關注的政策議題…」。可是,此委員在整件風波中並沒有發揮預期的「政策統籌」功效,事前亦從來沒有討論過《逃犯條例》這個「青年人關注的政策議題」,亦沒有預警。

從架構而言,其轄下專責小組負責「交流實習」、「青年發展基金」和「外展和參與」,幾近與吸收青年意見無關。為此,青年發展委員會必須改組;主要目標是將青年人對「三業三政」的意見導入政府系統,將青年人的訴求轉化成政策,而不只是過去的「搞團批錢」。組成元素也必須更具代表性;可參考現行政府的「政府助學金聯合委員會」﹕委員除了由社會人士組成外,更有院校管理層代表和學生會代表;元素多樣化,相信會有助政府在政策醞釀初期,聆聽到廣泛青年界別的想法,有助回應社會聲音。

青年宿舍措施 推七年未能救火

第二,青年宿舍。從梁振英政府在2012年落實至今已有七年之久,目前仍未有第一個單位入伙。縱使香港青年協會大埔青年宿舍將於月內接受申請,更放寬申請人同時申請公屋,可惜政策效應依然不足。根據房委會與房協的經驗,類似房屋項目一般用五年完成入伙,青年宿舍卻用上起碼七年。主因是主理的民政事務局和負責興建的志願機構,在房屋改劃上實在外行,在土地改劃和建築等程序上更力有不逮。

從政策角度,入息審查、入住後的房屋流轉模式等仍未知之數。既然運輸及房屋局是房屋的專家,而且未來幾年會有更多青年宿舍單位落成;政府必須思考如何將青年宿舍,嵌入整個房屋政策階梯,好讓青年獲得真正上流。

設青年事務專員 重掌青年民情

第三、設立青年事務專員。由上觀之,「三業三政」至少橫跨五個政策局(表二),當中涉及大量的政策協調、期望管理和資源整合安排。政府推動一項專門政策時,開設全職專員位置已有大量先例,並輔以義務諮詢委員會;政府已設專員的範疇包括:旅遊、禁毒、申訴、康復事務等,近期開設的則有體育、一帶一路專員等。現在青年事務瞬息萬變,現有架構明顯無法駕馭;考慮開設專職青年事務專員,才有望重新掌握青年界別的民情。

香港正面對回歸甚至開埠以來,最嚴重的社會內部矛盾和最激烈的社會運動浪潮。世界上所有地方,青年人是社會運動的必然主力;然而社會的未來,歸根結柢還是青年人的。

我們如何將青年人的訴求、想法,轉化成可操作的政策:直接溝通,有效聆聽,回應需求,就經過無數實踐而檢驗出來的真理。

(「為正策士」為青年論政組織,主張面對社會問題時要以游說方式,與各方持份者凝聚共識)

施政報告開場白稱「會邀請一些社會領袖、專家、學者,再深入、獨立地檢視香港的社會矛盾和須正視的深層次問題」,卻獨欠青年。(資料圖片)

撰文 : 陸瀚民 為正策士召集人、前公共事務顧問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