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着石頭過河 鍾逸傑大智慧

評論版 2019/10/19

分享:

悉鍾逸傑爵士逝世消息,往事浮心頭,久久難平靜。

2002年,從北京交換來港深造,人生地不熟,正值迷茫之際,因緣際會,加入一個師友計劃,成為Sir David的mentee。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一個周六上午,和幾個香港本地大學生去到他的家裏,每人一杯橙汁,兩塊餅乾,面對面而坐,傾談了2個小時。這樣的交流,我們約定每2周一次,也不知道香港本地大學生是有多忙,今天你請假,下次他不來,結果最後竟只剩下了我一個人。因我性格好奇,愛說愛問,一對一交流,2小時倒也很快過去。如是數月師友計劃完成,去他家中聊天的美好時光隨之結束。

力所能及助人 堅持成就意義

Sir David是香港工商專業聯會的會長,長期關注並推動香港創新科技產業發展和經濟轉型。我研究生畢業後,在香港科技園創辦互聯網公司,並擔任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主席,因此他常叫我出席他組織的交流及研討活動。他長期擔任慈善機構微笑中國的主席,80多歲的年紀,還坐飛機去甘肅、青海等內地偏遠落後地區探訪,幫助那裏的唇裂兒童重獲美麗笑容。我曾經問他,作為一個沒有經驗和資源的年輕人,該如何能像他一樣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他說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堅持下去。惦記着這句話,從2009年開始,我和一些海歸朋友創辦了幫助內地落後地區素質教育的慈善基金會,至今雖然規模不大,但大家堅持了十年,不論遇到甚麼困難,都希望能像他一樣,努力做到走不動的時候。

再到後來,我結婚,他出席證婚,我女兒百日,他為她起英文名。十幾年過去,我產生了一種錯覺,彷彿Sir David永遠不會老,永遠都是一位那麼睿智、慈祥、健康的智者,直到近兩年,他的手愈來愈抖,見到他的機會愈來愈少了。回顧和他相處過的日子,他從來沒有告訴我應該怎麼想,應該怎麼做,他沒有指揮棒,但他為我點燃海上的燈塔,讓我自己探索前行,就如同他為自己的自傳所起的書名《Feeling the Stones》,摸着石頭過河,這也許就是他的人生哲學和政治智慧吧。今天的香港社會,缺少的就是這種帶着理想探索向前的精神,被衝動和暴力挾持,失去方向。Sir David,您安息吧,我也相信梁振英先生說的:香港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前布政司鍾逸傑(Sir David Akers-Jones)早前逝世, 享年92歲。(資料圖片)

撰文 : 耿春亞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