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取締

副刊版 2019/10/24

分享:

轉眼已在中文大學任教二十多年,在這裏經歷過翻天覆地的轉變——學術上,由獨沽一味化療,發展到現今百花齊放的標靶和免疫治療;器材上,由大牛龜486型號電腦,到現今的高速電腦。細看辦公室大小東西,只有一件經歷二十多年風霜依然功能如往屹立不倒,從不出錯可靠非常,這便是我的釘書機。

仍記得那天,到埗時才知道部門主管並沒有預備辦公室,只安置在實驗室冷清角落,桌上有原子筆、剪刀、間尺和這忠誠的釘書機,其他三件早已不知所終,惟釘書機仍長伴身邊。

釘書機的設計極為簡單,雖版權上有所爭議,但大致上都接受現代釘書機由美國的Henry R. Heyl,於一八七七年註冊發明,並在十九世紀初開始被廣泛使用,隨後日子不斷發展,更應用於建築,甚至手術上。

醫生所擁有的是簡單型號,而它的存在能超越兩個世紀,是因它不可取締,無論近日科技如何發達,仍找不到取代釘書機的東西,再加上簡單設計,出錯機會相對減少,只要不是粗製濫造,便會極其耐用。

專業工作也是一樣,要成功便要做到不可取締的地步,簡單的一兩項功能便能造福社會。

將來退休,醫生定會申請保留這釘書機。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