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志光 曾偉權 歐瑞偉 牛下逆流大叔迎難而上

副刊版 2019/10/28

分享:

TVB人氣劇《牛下女高音》講述一班中佬吳岱融、蔣志光、鄭敬基、歐瑞偉、曾偉權、韋家雄、曾航生,因歲月消磨而放棄追尋夢想,道出不少同路人的心聲。

而蔣志光、歐瑞偉和曾偉權入行超過30年,自言比起劇中為現實低頭的角色來得幸運,因他們的職業正正是自己所喜歡的。

《牛下女高音》有音樂人出身的蔣志光助陣,如虎添翼。同劇的歐瑞偉和曾偉權異口同聲大讚:「拍攝時,我們很多時要現場唱歌,這是劇本想表達的。可是拍攝時,一場戲要分開幾段拍,每次轉鏡,key也跟着變。幸好有蔣志光,他簡直是我們的音樂技術指導。」

蔣志光亦希望將劇本的原汁原味帶給觀眾:「當要保持tone調、節奏全部一致時,我會避開鏡頭,一邊戴耳機聽着,再拿keyboard出來提示大家,這樣一定不會出錯。平時的做法是在錄音室預錄再夾嘴形,這是最容易處理,但感情不真實,所以我們都希望現場唱。」

嚴師出高徒

劇中,牛下七子在工作上受盡不少人冷言冷語甚至辱罵;現實中,蔣志光、歐瑞偉、曾偉權做新人時,也遇過不少難堪的事。

如龍虎武師出身的歐瑞偉,當年初入行拍劇便常被攝影師責罵,連身為男子漢的他,有時也會被罵至哭出來,要偷偷走到廁所啜泣。在旁的蔣志光不忘幽他一默:「我也是第一次聽,但以你的身手,你沒打他嗎?」

幸而歐瑞偉當年E Q高,沒有出手,更直言昔日的指罵反令自己更易入腦。「因我那時不懂走位,有時偏差了,就會被罵。但被罵得多之後,雖然不敢說現在能做到百分之一百,但走位準確度也有百分之九十,全靠當日罵醒我的人。」

片場生存之道

有相同經驗的曾偉權也認同,從前的劇組真的罵得很厲害:「稍不醒目,真的被人用粗口罵足十八代。」但他會先檢視自己是否有錯,如果有錯就會改過,沒錯就會表達不滿。「有次廠景導演很暴躁,不斷叫我行前,但我前面已是一張餐桌,於是我跳上桌面,導演立即很激動地呼喝我,我便和他解釋:『你要走前點,惟有這樣做。』」

自此那位導演便再沒責罵他,甚至會主動查問:「前面有東西嗎?沒有便上前一步。」曾偉權說:「所以處理事情不是只有一種方法。」

歌手轉型成演員遇瓶頸

蔣志光指從小對喜歡的事,就會投放百分之一百的熱情,因此被人「挑骨頭」的機會很少。直到入行初期,要從歌手轉型成演員時,卻要用一些時間適應。「記得當時初入T V B,和陳淑蘭一起主持《點解香港咁過癮》,那時她曾說:『好憎蔣志光,我做甚麼,他就做甚麼。』」意指蔣志光演出時常「抄」她的表情反應。

蔣志光坦言,當時自己初轉型為演員,不知道演出時要做怎樣反應去表達,所以便跟着拍檔蘭子的方向去做。「我是有不適應的,但過了一段時間後,便很快上手。」從此成就出今日公認演技出眾的蔣志光。

視演戲為終身職業

捱過苦日子,今天「牛下三佬」都已是受尊重的資深演員。不過訓練班出身的曾偉權坦承,由入行到能否成名,一切都是未知數。「入讀訓練班後像過關斬將,1年的課程、每天上課3小時;之後又要憂慮公司會不會簽我;到有機會時,自己又沒信心能夠把握到。」

很多人,做一份工作多年,慢慢熱情就會消逝,返工除了搵食外,找不到半點樂趣。幸好,他們至今對表演工作仍充滿熱誠,曾偉權感恩:「我們喜歡做戲而又能成為演員,其實已是一種幸福。」

歐瑞偉更永不言休:「演員是我畢生的職業,暫時自己仍然是享受的。」

最後蔣志光道出所有演員的心聲:「演員的夢想是『少撈、多騷、唔使黐頭套』。」曾偉權不忘補充:「還有冬天不要拍落水戲。」能夠寓興趣於工作,人生樂事莫過於此。

作者:鄭嘉瑤、游艾維

責任編輯:鄺素媚

「牛下三佬」蔣志光、歐瑞偉、曾偉權對演藝工作同樣充滿熱誠,專訪中憶述做新人時的辛酸事。(曾有為攝)

牛下七子是故事的主綫。

蔣志光、歐瑞偉和曾偉權在劇中同一屋簷下,現實中他們由於年齡相近,共同話題特別多。

蔣志光、歐瑞偉和曾偉權在劇中同一屋簷下,現實中他們由於年齡相近,共同話題特別多。

「牛下三佬」蔣志光、歐瑞偉、曾偉權對演藝工作同樣充滿熱誠,專訪中憶述做新人時的辛酸事。

曾偉權認為萬事總有解決辦法。(曾有為攝)

蔣志光坦言轉型為演員時,曾花了好些時間適應。(曾有為攝)

歐瑞偉形容從前拍劇,沒有「不行」二字。(曾有為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