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全球經濟 至暗時刻後的曙光?

評論版 2019/10/30

分享: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2020年是承上啟下的年份:從9到0,九九歸原,在貿易摩擦懸而未決、地緣政治風險激化、製造業持續低迷、通縮威脅仍在加劇下,全球經濟正經歷金融危機以來的至暗時刻;但從0到1,一元復始,站在20年代的新起點,「創造性毁滅」的動力將在存量博弈背景下醞釀升維競爭的新開始。

核心經濟下行 新興市場難獨善

10月15日IMF在最新的經濟展望中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從4月預期的3.3%調降至3%,為2008年來的最低水平。我們認為,過去十年來,前四大經濟體(G4)始終扮演着全球經濟主動輪的角色,2020年核心經濟體的增速下行,將令新興市場難以獨善其身,全球經濟增速或將維持在與2019年相若的周期低位。

但大動盪也伴隨着大拐點,新的趨勢將漸次形成:第一,從製成品的供需爭奪,到分配結構、制度環境、產業形態的全面升級;第二,從技術進步對人力的簡單替代,到第四次工業革命奠基,硬核科技崛起;第三,從「以鄰為壑」的惡性競爭,到價值鏈深度重塑,構建互利共贏的新區域化和全球化。

IMF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調降至3%,符合我們此前對2019年下半年展望的判斷。此外,IMF還將2020年的經濟增速調降0.2個百分點至3.4%,並將其高於2019年增速的主要動力,歸因為以印度和大宗商品出口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重新復甦,其中阿根廷、伊朗、利比亞、蘇丹、土耳其、委內瑞拉等在近兩年遭遇經濟高壓的六國,將從2018、2019兩年分別拖累全球經濟增速邊際變化0.24、0.12個百分點,轉為貢獻0.2個百分點。

全球經濟乏力 IMF預期太樂觀

但我們認為,該預期顯得過於樂觀,2020年的全球經濟增速或仍將維持在十年來的低位附近。事實上,自2014年歐債危機度過尖峰以來,GDP佔比約54%的四個最大經濟體——歐元區、美國、中國、日本(G4)歷年的整體經濟增速均高於其他經濟體,年均增速差達0.55個百分點,是全球經濟名副其實的主動輪。

但2019年以來,包括美國在內的核心經濟體全面降速,據IMF預測,G4在2020年將迎來歐債危機以來的最低增速(3.3%)。這也意味着要想實現3.4%的全球經濟增長,其他經濟體的增速需要從2.5%躍升至3.6%。考慮到G4的消費、投資、政策走向在過去十年是全球經濟周期的主要驅動因素,而2019年3季度,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約三成的中國經濟增速,降至27年來的低位(6%),新興市場觸底反彈帶動全球經濟增速回升的邏輯,似乎並不穩固。

事實上,IMF對於全球衰退的預警也顯示,經濟增速降至過去25年的後百分之十分位(2.5%)以下的機會,已由一年前的7.6%上升至8.9%。

貿易持續低迷 工業價格下行

2017年末,全球電子產業的周期性下滑、中國去槓桿政策的實施等開始對全球製造業帶來壓力。但無可否認的是,貿易摩擦和地緣政治風險的激化,是生硬改變2017年全球經濟普遍復甦既有路徑的核心變量。

在2019年貿易摩擦再度升級後,上半年的全球貿易增速(1%)創下了2012年以來的新低。雖然在全球貨幣政策整體轉向的寬鬆環境下,資本市場的情緒有所鈍化,但商業支出決策的真實改變,對全球投資和耐用品消費帶來了劇烈的衝擊。2018年初,全球製造業PMI新定單指數快速下滑,日本、歐元區、中國的工業產出也開始漸次下行。

盡管有稅改等政策支撑,但美國的工業生產也在2018年四季度達到周期高點。2019年,全球貿易明顯邁下台階,製造業PMI新定單與下滑中的綜合PMI新定單之間的差距還在拉大,G4同步降速的態勢進一步加劇,日本和歐元區的工業生產邁入負區間,全球通縮壓力放大。

貿易摩擦 對來年經濟影響最大

2019年8月,除美國外的另外三大經濟體PPI在三年後再度行至負區間。2019年9月,美國零售數據也開始出現7個月以來的首次下降,德國製造業PMI創下逾十年新低。據IMF估計,2020年是貿易摩擦對全球經濟增速影響最大的一年,其最大影響可能為0.79個百分點。

從對冲手段看,如果沒有貨幣政策刺激,2019和2020年的全球經濟增速,將較當前預期下行0.5個百分點。在缺乏政策大幅寬鬆增量空間和一次性出清手段的背景下,普遍的PPI通縮或將在2020年出現。

創造性毁滅 競爭將轉戰場

盡管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並不樂觀,但着眼未來,創造性毁滅的動力將在存量博弈的背景下醞釀升維競爭的新開始:

從工業品的供需爭奪,到分配結構、制度環境、產業形態的全面升級。當前,全球經濟存量博弈的重要特徵,在於製造業相對需求的不足,而經濟總量增長所掩蓋的分配失衡,也導致了長期潛在產出下滑、社會結構畸形、地緣政治動盪,尤其表現為民粹主義、孤島主義、保護主義的抬頭,近期加泰羅尼亞和智利的六個城市先後出現暴力衝突﹔英國「脫歐」變「拖歐」,土敘武裝對峙不斷升級等即為例證。

在升維競爭的將來,一方面,服務業的高質量發展及其與製造業的有機結合,將通過吸納就業、創造需求,成為新的競爭高地,進而緩解製造業的擁堵;另一方面,開放、包容的制度環境,高效、透明的治理體系將構建經濟體新的核心競爭力,成為當下所稀缺的穩定性的重要來源。

人工智能 將驅第四次工業革命

從技術進步對人力的簡單替代,到第四次工業革命奠基,硬核科技崛起。IMF的研究表明,當前不斷提升的自動化與機械化對勞動力市場帶來了替代性衝擊,這在短期對勞動密集型經濟體影響明顯,而長期更將對勞動參與率不斷下降、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國家帶來嚴重挑戰。

着眼未來,升維競爭背後不只是工作的爭奪,而關鍵是全要素生產率的改善。在機器革命、電氣革命、信息革命之後,當前以人工智能為重要驅動的第四次工業革命萌芽已現,硬核科技的發展不但將帶來了新的產業變革,也會顛覆人類生活、重塑區域經貿格局。

以鄰為壑惡性競爭 有望改變

正在崛起中的「新」的新經濟,有望在硬科技基礎設施布局完善後,形成爆發式增長,並與勞動力市場變化良性交互,成為影響全球經濟的長期確定性趨勢。

從以鄰為壑的惡性競爭,到價值鏈深度重塑,構建互利共贏的新區域化和全球化。當前,美國與其主要貿易夥伴間的貿易摩擦已持續一年半,貿易衝突有逐步從非理性擴散轉向理性收斂的緩和迹象。但應該看到,過去幾十年來以「追趕」為主題,產業間分工的全球化造就了一國之內「製造空心化」和「金融泡沫化」並存的衝突,而產業鏈內「外包」的興起,也天然帶來了上下游東道國之間齟齬不斷,甚至「互卡脖子」的風險。

展望未來,全球價值鏈重塑有望成為大國之間多維博弈的焦點,全球多邊貿易轉變為區域貿易的格局將逐步形成,消費中樞向內收斂也會為貿易分工打下物質基礎。在新區域增長極漸次形成的過程中,全球價值鏈體系重構,將改變「以鄰為壑」的惡性競爭格局,不同經濟體都將在新的供應鏈體系中,獲得產業發展的新契機。

2020年核心經濟體的增速下行,將令新興市場難以獨善其身,全球經濟增速或將維持在與2019年相若的周期低位。(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
王宇哲 工銀國際
錢智俊 工銀國際
高欣弘 工銀國際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