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教育 理想與現實差距大

評論版 2019/10/31

分享:

政府在新一份《施政報告》提出,增加若干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服務的名額,並推行試驗計劃,提供早期介入服務。事實上,教育學者多年來提出不同教育方針,助他們獲得適切的學習支援。現時各國政府各師各法,讓社會邁向融合,但到底不同教育政策有何特色?哪一項更有助促進社會融合呢?

特殊教育發展歷史悠久,由初期拒絕讓SEN兒童融入主流社會,至1978年,英國發表《華樂報告書》,提出融合教育的理念和政策,指出必須盡量讓特殊學生在主流教育體系中生活和學習,奠定了「融合教育」的論述和政策基礎。

「全納教育」 學校主導度身訂造

在1994年,「全納教育」首次在西班牙《世界特殊需要教育大會:入學和質量》上被提出,較融合教育更傾向由學校主導,確保SEN學童在普通課室裏獲得所需服務。

目前台灣、英國均採用全納教育政策。台灣《特殊教育法》訂明,學校需要為有身心障礙的學生在入學一個月內訂立個別化教育計劃,每學期至少檢討一次。而英國的《2014年兒童與家庭法》實施後,亦為每名SEN學生提供度身訂造的教育、健康及照顧計劃,由學校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班主任、科目教師共同制定。

融合教育 三層支援識別學生

英國更有主流學校會按SEN學生的興趣和能力,與學生和家長共同設計適合他們的時間表,家長可就學校為其子女提供的評估、取錄與否及輔導服務決定等方面,向當地的教育部門提出上訴。而地方當局及教育機關亦會定期評估及監督學校推行全納教育的情況,確保服務到位。

至於實施融合教育政策的香港,目前正實行「三層支援模式」,讓學校評估學生情況後,為有不同程度需要的學生提供適切支援。第一層透過及早識別和優質課堂教學,幫助短暫或輕微學習困難的學生;第二層為額外支援有持續學習困難的學生;而第三層則集中加強支援個別問題較嚴重的學生。

法例保障方面,《殘疾歧視條例》列明所有學校都有責任收錄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並提供適切的支援。平機會在2001年推出的《教育實務守則》亦列明各項名詞的定義、各持分者的法律責任,以及不同情況下的條例參考。

政策實施困難大 英台見不足

不過,無論是「全納教育」或是「融合教育」,政策「落地」往往面臨不少挑戰。隨着SEN學生人數上升,台灣面臨特殊教育老師人手不足的困境。台灣法例規定,小學每班集中式特教班的師生比為1:5。但參考2018年度的數字,台灣國小特教身心障礙類的師生比僅為1:7,情況未達理想。

英國教育標準局2017/18年度報告亦顯示,不少學生因為有關部門審批緩慢,導致未能獲得適切的支援,2018年便有2,060名教育、健康及照顧計劃申請個案尚待審批。

轉校被拒 歧視條例如虛設?

香港的情況亦不遑多讓。有SEN學童家長指出其患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讀障及有限智能的兒子,轉校時四度遭拒,原因包括「無人退學所以無位」、「私校support唔到SEN」等。雖然現有的《殘疾歧視條例》列明學校不可拒收,但有關注SEN學童權益的人士指出,基於「校本管理」方針,即使家長向教育局投訴,局方都會把投訴交回學校徹查,造成「自己人查自己人」。

去年4月的審計報告亦提到,教育局推出的融合教育教師專業發展「三層課程」,即「基礎課程」、「高級課程」和「專題課程」,在2015/16至2019/20學年間,分別共有219、572和326所學校未能達標。教育事務委員會轄下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2014年發表的報告分析,可能鑑於許多在職教師工作繁重,難以離開崗位參加培訓。

施政報告增支援 前路仍漫漫

今年的《施政報告》提出加強自閉症學童的第二層支援,包括由非政府機構提供的到校社會適應技巧小組訓練,預計約一萬名自閉症學童受惠。又計劃明年年初推行為期20個月的試驗計劃,在幼稚園或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為有特殊需要迹象的兒童提供早期介入服務。

根據教育局的最新數字,在2018/19學年間,於公營普通中、小學就讀而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人數為49,080人。政府有需要設法完善現有特殊教育政策,為SEN兒童提供更適切的支援,同時要加深市民對SEN的認識,讓更多人認同融合理念,達至真正的共融社會。

《施政報告》提出加強自閉症學童的第二層支援,包括由非政府機構到校提供社會適應技巧小組訓練,預計約一萬名自閉症學童受惠。(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