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力行

副刊版 2019/11/01

分享:

後半生花了不少歲月在飛機上蹉跎,萬計哩數代表着旅程,同時也代表了千計的疲倦時刻,雖然只是長期坐着不用操勞,但落機後總會感到揮之不去的疲倦。

新研究終於給予圓滿解釋。

史丹福大學教授Dr. Michael Snyder是極聰明的怪人,他手上沒有Rolex,卻有三隻猶如iWatch的東西(他還教導醫生要學他,忘記名錶,只戴健康錶),除三隻錶外,手上還拿着一隻像八十年代初手提電話的儀器,他說衣服下還有一兩件東西不方便展示。

他是當代生理監察(Physiologic Monitoring)研究界紅人,並且身體力行,把可使用的監察儀器都放在自己身上,除將基本的心跳、體溫、血壓、行動和能量消耗作全年二十四小時記錄外,還進一步監察血氧濃度、環境污染,甚至血糖、白血球狀態、基因轉變等等。

他跟醫生一樣,時常在飛機上蹉跎歲月,不同的是,他在機艙內繼續研究,經歷九十六次航程、十三類不同機種後,發現自己在航程中的大部分時間在缺氧。

正常SpO2(血氧濃度)是百分九十七以上,他發現自己航程中,有六成九的時間濃度低於此數,當中甚至有百分之十五的時間低於百分之九十以下。再者,飛行高度跟缺氧也成反比,愈高愈缺氧。有趣的是,進行長期飛行的首七小時會缺氧,在身體慢慢適應後便會好轉,故此,提議搭乘長程機時最好是先睡覺。

Dr. Snyder實在地做到把身體、生命獻給科學研究,說要把生命獻給自由的人定應以他為榜樣,身體力行地尊重自己跟別人的自由。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