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資助谷旅遊 不如多放假

評論版 2019/11/02

分享:

今年《施政報告》發表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會見傳媒時提出「旅行社現金鼓勵計劃」,由政府向入境過夜旅客資助120元,出境旅客100元,直接向旅行社發放。

筆者近年主辦的馬球訓練和比賽,因土地問題,全都在境外進行,每年隊友們的機票酒店開支數以十萬計。政府有意以新政策資助港人出外旅遊,我們當然是求之不得,全力支持。然而,以現時特區「小政府」的公共財政規模,「現金鼓勵」的效力其實很有限。

派錢百元杯水車薪 功效料微

有不少意見認為,是次政府提出的現金資助,太小恩小惠:「計劃」建議每位離境旅客只得100元資助,基本上在機票格價網升跌一個價位,已不止是這個數字;2018年入境香港的過夜旅客人均消費額超過6,000元,現只資助120元,效果成疑。再者每間旅行社上限6萬元,以香港最低工資水平去供養一名全職僱員一年都未夠,對每年生產總值以千億計的香港旅遊業,是杯水車薪。

其實近年民間對政府應如何扶助經濟發展的討論,往往亦只聚焦於「政府應如何派錢」。例如新民黨於7月會見陳茂波時,提出的7項建議,全是減免政府收費、增加資助、「全民派$8,000」等「講錢」的項目,無一例外。

「派錢」思想存在多年,但香港政府總是派發「力度不足」,根本原因在於香港的稅率在結構上仍一直維持在「小政府」狀態,在「大市場」的規模下,派極都是小數目:今日政府的收入和開支,仍僅佔GDP 20%左右,只及英、美、日等發達國家的一半。說要從盈餘中撥一百幾十億來派是很容易,但一想到要700萬港人均分,就會發現是小意思。

降怨氣增消費 又不用花公帑

正如內地法律學者田飛龍日前所說,近年香港雖然「積極不干預的管治『哲學』在發生變化」,但「數學」上其實仍停留在舊時代。如三年前,李嘉誠提倡過加稅,但未引起社會討論;而今日政治爭議未息,沙塵滾滾,可見將來討論加稅的機會,恐怕更少。而當政府收入無結構性增長時,就很難大幅加大「派糖」程度。既然如此,社會對《施政報告》的討論,就應擴充至其他非「派錢」的紓困方式。例如在貿易戰的大環境下,短期內中、美經濟怕難再帶動香港增長。要撑經濟保就業,只能靠用香港人自己的錢,即是增加消費。

怎樣才可「不倚賴派錢」而增加港人消費去達到扶持經濟的效果?最有效率的選項,可能是多放假。2015年時,政府曾在「佔中」結束後,推出筆者有份倡議的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日「愛國特別假」,一時朝野皆讚好,是特區政府成立以來,極少數接近無人反對,順利通過的利民政策。

今屆政府其實可以參考梁振英時期的此一成功經驗,增加每年公眾假期或《僱傭條例》法定有薪年假的日數。市民多放假,可去旅遊或在本地消費,不用花費公帑就可刺激經濟,兼且大幅降低社會怨氣,何樂而不為?

商經局提出「旅行社現金鼓勵計劃」,由政府向入境過夜旅客資助120元,出境旅客100元,直接向旅行社發放。(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香港都會馬球隊創辦人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