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雲吞麵的日子

副刊版 2019/11/07

分享:

炭火上燒烤着一卷不知名東西,其實也不是不知名,大大招牌寫着「Kurtos Kalacs」,只是見其名而不知何物。既不知便要一嘗,再者,即時料理的東西壞極有限,且大卷東西也只花兩美元而已。

入口外脆內軟,像是烤蛋糕跟新鮮麵包混合體,未稱得上人間美食,但即烤即食的色香味俱全。心想這是羅馬尼亞民間美食,但細問才知這東西源自匈牙利,而Kurtos Kalacs也是匈牙利文,事緣兩國數百年來有糾纏不清的戰國關係,尤其是在Transylvania這省份,不是「匈」佔「羅」,便是「羅」佔「匈」,但在血腥鬥爭的同時,文化也不知不覺地融合。食物是最容易被接受的,好吃的東西入口後,便管它是來自仇家與否,故此,匈牙利名菜Goulash(匈牙利燉牛肉)在羅馬尼亞也大行其道。

香港的雲吞麵實源自廣州,麥氏家族是其中把美食帶到香港再發揚光大的表表者之一,現今已成為香港飲食文化一個重要部分,外國人來到香港,就要品嘗地道的雲吞麵。

鬥爭已超過四個月,暴力升級之餘,反中情緒也日增,不少中資商企成攻擊對象,醫生當然不會知道將來鬥爭結果如何,但不論誰勝誰敗亦或很大可能是兩敗俱傷,香港人仍是愛着那碗雲吞麵。而雲吞麵源自廣州的歷史也不可能被改寫,無論政治意念如何分歧,我們仍流着同樣的血分享着同樣的文化。

過去,我們曾快樂地分享雲吞麵,相信將來仍會有同樣的日子。

炭火上燒烤着一卷「Kurtos Kalacs」,見其名而不知何物,既不知便要一嘗。(專欄作家提供圖片)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