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氣候活動家 須與市場結盟

評論版 2019/11/08

分享:

大氣層中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增加,已導致全球平均地表溫度在過去一個世紀中上升了近1℃,而科學界也已確認這些變化是人類活動的直接結果。但我們似乎已愈來愈不可能削減足以制止並逆轉全球暖化的溫室氣體排放量。

世界須被喚醒 尤其是美國

即使不考慮已故哈佛大學教授馬丁•魏茨曼(Martin Weitzman)所提出的「真正的世界末日式」的「尾部風險」,遏制暖化失敗的代價——不斷上升的海平面、人口大規模流離失所、更頻繁的極端天氣事件及新型傳染病的傳播——都依然會是災難性的。而其中許多成本都會落在當今的年輕人身上。

那麼,一場由學生和青年活動家發起的國際「學校氣候抗爭」運動能成為相關問題的解決方案嗎?這個說法有對也有錯。世界——尤其是美國——需要被喚醒。我們必須拋棄腦中那些虛妄的、被一些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或其他所謂技術靈丹妙藥的虛假敘述所造就的「自我感覺良好」。而針對巨型集體挑戰做出有力回應,一直都需要公民和民間社會的持續參與。

但社會轉型也需要新的法律、規範和激勵措施。如果缺乏有意義的立法,企業和個人不會改變自己的行為方式。而在沒有新規範出台下,企業也總會找到繞開新法律的方法。因此法律和規範必須相互協調以建立新的長期激勵措施。

年輕人的憤慨 須轉化政治力量

如今,這些年輕的氣候活動家們所表達出來的憤慨,可能會推動全球規範的改變。但當前這波行動主義浪潮必須要轉化為有組織的政治運動,以抗衡化石燃料行業的勢力,方法也許是通過加入或掌管現有的各國綠色政黨。而維權人士所面臨的挑戰在於如何將氣候問題提升到所有其他事務之上,好讓人們可以在各類經濟、社會和文化事項中,優先支持溫室氣體減排政策。只有這樣,議題的政治重心才能實現轉移。

就目前情況而言,當前這場青年運動最大的弱點,在於缺乏具貫徹性的使經濟生產「脫碳」的議程。許多年輕的活動家將市場和經濟增長視為「問題」的一部分。但在游說反對碳稅和法規時,化石燃料行業長期呼籲遵循「自由市場原則」。

應對氣候變化 市場可成有力武器

但市場可以成為應對氣候變化的有力武器。實際上,沒理由認為氣候行動必須要犧牲經濟增長。適當徵收高額的碳稅,將為碳密集型經濟活動對人類造成的破壞,設定「可預測的價格」,從而鼓勵企業和家庭逐漸擺脫碳排放活動。通過將碳表現為一項主要環境威脅,徵稅將起到推動監管變革的雙重作用。

但如果想使碳稅變得有效,許多國家就需要將其設定為比當前稅率高得多的稅率,這是基於每噸二氧化碳30至50美元的隱性價格。即使如此,政策制定者和氣候活動家也將需要走得更遠:盡管徵稅將鼓勵企業尋求更清潔的能源,但這不足以成為替代性低碳技術發展的有力觸發因素。因此碳稅應以精心設計的「綠色補貼」作為補充,向那些開發風能、太陽能和地熱技術的企業和研究人員,以及致力於降低現有技術排放量的新方法的研究人員提供資金。

綠色補貼 助力低碳研究

跟碳稅一樣,綠色補貼也可以利用市場力量。20世紀的大多數重大技術突破(如抗生素、電腦運算技術、互聯網和納米技術等),都來自那些指引和創造市場的政府,這些並非巧合。而盡管政府資助的研究和補貼在形成激勵機制方面扮演着重要作用,但如果缺乏私營部門的參與,將收效甚微。當國家力量缺乏強大市場機制會出現甚麼後果,可參考蘇聯在整個1970至1980年代的災難性經歷。

最後,今天年輕活動家不應假設人類在這個星球上的未來,必然取決於停止或嚴重限制經濟增長。向低碳經濟過渡,肯定需要做出犧牲(聲稱「綠色新政」可在短期內減少排放並增加就業的說法,並不可信),但是最終經濟增長可以從精心設計的綠色政策中受益。此外,經濟困難會削弱公眾對長遠改革的支持,因此在缺乏增長下,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可能無法持續。

盡管如此,增長的未來不能依賴於生產愈來愈多的商品。我們的任務是找到更好,更具創造力且資源消耗更少的方法來滿足全球70多億人口的多樣化需求。一旦走向清潔經濟的過渡完成,增長就可以在不增加我們氣候足跡下得到延續。

籲停經濟發展 綠色政策難延續

氣候活動家應努力在「更好地生產和消耗能源」的需求方面,達成共識。但更重要是,我們需要經濟增長本身才能延續——而不僅是保持對綠色政策議程的政治支持。在這個世界上,仍有超過十億人生活在極端貧困中,另有數十億人渴望爭取更高的生活水平,因此實現共同增長的現實承諾,將比呼籲停止經濟發展更具吸引力。

今天,我們已虧欠這些敲響警鐘的年輕活動家們太多了。我們需要將他們的熱情變成一種制度化的政治力量,並為一個強有力、精心設計且富有成效的經濟議程制定藍圖。在此,市場不一定是一個阻礙因素,相反卻可能是一個強大的盟友。

(作者:達倫•阿斯莫格魯,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與詹姆斯•A•羅賓遜合著有《狹窄的走廊:國家、社會以及自由的命運》)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年輕的氣候活動家們的憤慨可能會推動全球規範的改變,但當前這波行動主義浪潮,必須要轉化為有組織的政治運動,以抗衡化石燃料行業的勢力。圖為戴上16歲知名瑞典氣候活動家桑伯格面具的美國示威者。(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Daron Acemoglu 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

欄名 : GREEN FORUM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