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數據新趨勢 數碼轉型促雙贏

評論版 2019/11/08

分享:

筆者上月底(10月29日)獲香港生產力促進局邀請出席《開放數據論壇》兼擔任其中一節研討會的嘉賓主持。論壇主題為「依靠數碼轉型,開放數據帶來商業利益」(Open Data Brings Commercial Benefits——Leveraging Digital Transformation)。

中小企省成本 供應方亦可獲利

研討會主力探討開放數據「需求方」(demand side)及「供應方」(supply side)的商業利益及誘因。一般來說,大學肩負「創造知識」及「分享知識」的使命,早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已有大學鼓吹開放創新(Open Innovation)文化,尤其在電腦科學領域方面,大學是開放源代碼(Open Source)及開放數據的先驅。

可是,學界認為企業研發不少富創意的軟硬件,並擁有相關知識產權,不過他們往往以市場經濟為理由拒絕對外開放,讓本來可以進一步促進科學發展(Advancement of Sciences)的創新科技止步不前,與學術及科學界「創造知識」的目標背道而馳。

從商界角度看,開源軟件及開放數據理論上對「需求方」企業(特別是中小型企業,SME)是大有好處的,因為使用者可以節省繳付昂貴的商業授權費,大大減輕系統開發成本。然而,另一邊廂的「供應方」企業又有何益處呢?他們並非教育或慈善機構,並無責任去「分享知識」。非牟利的生意絕非行商之道,企業又哪有動機去開放其軟件及數據呢?

就此問題,有專家在研討會中分享一些業界常用的開放軟件商業模型。

1、中小企從事專業開源軟件設計及開發「直接盈利」。多項開源軟件計劃在過去二十年陸續登場,例如Linux OS、Apache Web服務器等便是業內較為普及的系統。近年不少公司皆採用開源軟件,這做法除了可以減輕開發成本,也可以加强軟件保安,原因是開源可讓用戶清楚地了解目標系統的代碼設計,徹底追踪程序漏洞(program bug)。近年專長開源軟件系統開發的「自由程式員」(Freelance Programmer)在全球軟件產業職場如雨後春筍。同樣地,提供這類服務的軟件公司在市場上需求甚殷,商業前景無可限量,例如紅帽公司就是以企業版Linux為主打。

2、大企推動開源促進「半間接獲利」。大型資訊科技公司如「谷歌」(Google)經常面對軟件人才不足的問題,因此故意開放其軟件,例如「安卓」(Android)是谷歌其中一個成功的開源項目。「安卓」和「蘋果」iOS是當今最普及的移動裝備操作系統,前者是開源,後者是私有的(proprietary)。「谷歌」為了防止「蘋果」壟斷移動裝備及移動運算(Mobile Computing)市場,一直以來全力支持此類開源項目,積極打壓競爭對手的私有模式,從中半間接獲利。

3、大企開放數據,鼓勵創新,投資初創,「間接圖利」。在今天「大數據」的紀元,「數據是王者」(Data is King)。跨國互聯網巨擘,包括中國的BAT(Baidu, Alibaba, Tencent)及美國的GAFA(Google, Amazon, Facebook, Apple)等公司擁有全球超越九成的數據。理論上這些企業可以控制世界商貿而至環球經濟,然而他們也知道若要挖掘海量大數據中之金鑛的話,創新尤其關鍵,因此他們很樂意把擁有的數據開放予公司以外的程式員使用,讓第三方發揮創意,開發具應用價值的程式,然後從中挑選富商機的作品,再投資其團隊創業。近期各大企業所舉辦的「黑客松」(又稱「編程馬拉松」,Hackathon)便是為此而設,這類活動參與人數不少,大部分來自大專院校,效果不錯。

美保護創作者 歐保護創作對象

再者,值得一提的是在「安卓」應用商店(Android App Store)上架的五花八門之「安卓」App,不少也是利用開放數據所開發而成的好案例。這些App的「關鍵成功因素」(Critical Success Factor, SCF)在於數據的版權。因此,「開放數據」的版權誰屬及怎樣保護,亦成為研討會另一重要議題,專家在會中分享兩種較常用的版權保護範式(paradigm)。

1、「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 CC)在傳統版權的兩方極端,即「保留所有權利」(All Rights Reserved)及「不保留任何權利」(即公有領域,public domain)之間提出新範式,使創作者可以選擇性地「保留部分權利」(Some Rights Reserved),例如「可作商業使用」、「可以衍生」等權利。「共享創意」範式是由美國始創及主力向全球推行。

2、「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是歐盟推行的法案,旨在保護歐盟個人數據和私隱。除了涉及歐洲境內個人資料使用之外,境外的個人資料出口也受到GDPR保護。

上述兩種範式,反映美國與歐盟在數據保護上所針對的對象並非一致,前者旨在保護創作者,而後者保護創作對象。以人物攝影創作為例,CC保障攝影師的創作權,而GDPR則保障被攝人物的權益。

數據保護立法 增信心事半功倍

CC成立於2001年相比GDPR(2016年)較為早,它主要是為互聯網內容而設,所以不大適用於今天移動社交網絡創作文化,因此筆者認為GDPR大有機會成為未來「開放數據」的標準。

最後,香港自回歸以來一直積極推動數碼經濟轉型,所以筆者建議政府考慮盡早制定類似GDPR的個人數據保護法案,加强市民對開放數據的信心,轉型便能事半功倍。

安卓和蘋果iOS是當今最普及的移動裝備操作系統,前者是開源,後者是私有的。(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外務)副院長、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