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首階段貿協 恐難有實質成果

評論版 2019/11/11

分享:

生意人總會知道該何時止蝕。而那個自詡天下第一生意人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當然也是如此。雖然他承諾要與中國做一筆大交易(Deal),但10月11日舉行的中美第13輪雙邊貿易談判,卻有點雷聲大雨點小,只「收成」了一個摻了水的局部協議:名為「第一階段」協議。

這本不該發生的。特朗普政府「三管齊下」的談判策略,一直以來都是以1.大幅減少雙邊貿易赤字、2.解決衝突的框架(以解決從所謂的知識產權盜竊、強迫技術轉讓,到服務業改革和所謂非關稅壁壘等問題)、還有3.嚴格的執行機制為特徵。根據美國首席談判代表之一,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的說法,這宗大交易在5月份已經完成了約90%,不過一切隨後來充滿爭議的相互指摘和針鋒相對的關稅戰中土崩瓦解了。

局部協議摻水 仍乏突破進展

但希望在明天。隨着兩大經濟體開始展現出明顯的疲軟迹象,人們開始樂觀地認為即使美國日益將眾多政策「武器化」(weaponization)——如威脅實施資本管制、傳言要讓美國各大交易所掛牌的中國企業退市、新的簽證限制、把大量中國企業列入可怕的實體名單(Entity List),還說要讓國會通過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理性最終會戰勝歸來。而金融市場更是無視這些傳言,甚至在10月11日談判消息公布前漲了一波。

然而,這個媒體大肆吹捧的第一階段協議令人非常失望。首先它缺乏成文的協議或者明確的執行指引,僅有模糊的承諾,說中國會在未來幾周內計劃購買價值約400億至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對達成一份相對無意義的貨幣操縱協議也有點進展、並暗示會有一些關於知識產權保護和放寬金融管制的動議。而中國人則贏得了重大讓步:最初本應於10月1日生效的、價值約2,500億美元的新一輪中國對美出口貨物關稅被再度暫緩了。

既然遠遠算不上突破性進展,那麼這些鬆散的承諾(就跟早期那些同類的承諾一樣)並沒帶來多少實質成果。多年來,在緩解與美國貿易緊張關係方面,中國長期以來奉行「破財擋災」方針。過去,這意味着要增加美國客機的進口,今天則意味着要購買更多的大豆。當然,中國還需要採購其他許多美國產品,特別是涉及電訊設備製造商華為技術供應鏈的產品。

京打開錢包 難解美深層次問題

但中國就算打開錢包,也無法解決美國更為深層次的經濟問題。美國2018年8,790億美元的商品貿易逆差(2019年第二季度將增至9,190億美元)反映出美國與102個國家的貿易失衡狀況。這是一個多邊問題,而不是政客們口中堅稱「以中國為中心」的雙邊問題,只要解決就能一次過紓解困擾美國製造商和勞工的所有麻煩。然而,如果不解決造成多邊貿易赤字的宏觀經濟失衡問題(即美國國內儲蓄的長期短缺),針對中國的結果,就是將貿易分流到其他成本更高的外國生產商,這實際等於向美國消費者加稅。

至於達成貨幣協議的承諾,也同樣令人生疑。對於任何協議來說,這都是一項簡單但不必要的附加條件。雖然自貿易戰於2018年3月開打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已下跌了11%,但自2004年底以來,人民幣相對於一籃子中國貿易夥伴貨幣的滙率已上漲了46%(扣除通脹因素)。跟貿易一樣,我們必須從多邊角度去評估一個貨幣,以判斷一國是否在操縱滙率以奪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而這一評估已經非常清楚地顯示,中國並不符合廣泛認定的「貨幣操縱標準」。中國曾一度過分龐大的經常項盈餘已幾乎消失,也沒有公開證據表明,中國官方對外滙市場進行任何干預。今年8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其對中國的所謂「第四條磋商」中,也重申了這結論。盡管最近美國財政部認為中國操縱貨幣,但這判決卻與其自身定下的標準背馳,而姆欽近期亦暗示可能會修訂此結論。這個新的貨幣協議遠非必需,無非就是竭力想撈點政治吹噓資本而已。

第一階段協議的真正問題,在於它從貿易到貨幣,手法都是一樣的——用雙邊策略去彌補多邊問題。那是行不通的。解決多邊問題,需要一系列針對這些問題所依附的宏觀經濟失衡狀況的解決方案。這可能意味着一個互惠的市場開放框架,如雙邊投資條約,或是在儲蓄領域處於兩極的兩國之間,實現儲蓄差額的重新平衡。

縱有成果 對世界經濟害大於利

而儲蓄問題對美國來說尤為重要。美國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國內淨儲蓄率僅相當於國民收入的2.2%,遠低於20世紀最後30年的6.3%平均值。增加儲蓄——這剛好與美國當前在預算赤字上的危險發展態勢背馳——將是迄今為止減少該國與中國以及其他101個國家多邊貿易不平衡的最有效手段,還可以將注意力從對美元的錯誤雙邊評估轉向多邊。

對政客來說,採納宏觀視角往往不容易。這在今天的美國尤其如此,因為它與那種仇外式的雙邊偏見(例如對中國的抨擊)格格不入。隨着中國抵抗行動的新迹象日益浮出水面,第一階段協議可能永遠不會有成果。而就算有,它在解決當前世界上最棘手的其中一個經濟問題上所帶來的傷害,將超過其好處。

斯蒂芬˙S˙羅奇,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兼高級講師,摩根士丹利亞洲前主席,著有《失衡:美中兩國的相互依賴》一書。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美第13輪雙邊貿易談判雷聲大雨點小,只「收成」了一個摻了水的局部協議。(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史蒂芬‧羅奇(Stephen S. Roach) 耶魯大學教員、摩根士丹利亞洲前主席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