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勿再幻想 談判可解中美紛爭

評論版 2019/11/12

分享:

最近有關中美首階段經貿談判的消息頻傳,但基調時好時壞,十分波動,故前景難料。更根本的問題,是要摸清中美關係的基礎為何,方能在眾說紛紜中不被迷惑,掌握實際趨向。

在各種消息中,最新也最值得注意者,是中美對撤銷關稅有嚴重分歧。中方商務部宣布,中美在達成首階段協以後,就分階段撤銷加徵關稅取得共識。路透社還引述了美方匿名官員的確認。

但這卻旋即遭到美方鷹派人士否認: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稱美方未同意,智囊白邦瑞指這乃中方一廂情願,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更指,此乃中方的談判伎倆,特朗普比誰都更討厭撤銷關稅。

撤銷對華關稅 白宮內部分歧大

顯然,白宮內部對此事分期嚴重。最後由特朗普出來定調:指他未有同意撤銷關稅;另方面,特朗普卻指中美談判進展良好。

這件事不單反映了中美間及白宮內部的分歧,還含有更多的當前形勢的信息,關鍵是究竟有沒有中方所說的「共識」,或這只是中方一廂情願?

在大原則上,中方過去曾指中美達成由對話、合作解決紛爭的說法,應是一廂情願。但在具體的事項上,卻有事實根據。之前美方便「屈」中方,指5月時達成了協議,但中方否認。可是,按照過往經驗,「屈」美方應非中方作風。

鷹派不願讓步 繼續談判無意義

實情應是美國內部分歧表面化:特朗普基於各行業反對關稅訴求及個人政治前途的考慮,較願意與中方尋求妥協,但鷹派基於地緣戰略考慮,卻不會輕易讓步。

過去已有幾次案例,在特朗普接受協議後,被鷹派否決。今次只是另一類似事件而已,在這情況下,繼續談判已無實質意義。若中美就撤銷關稅問題沒有共識,則首階段協議基本上沒法達成。

中方這次一改過往的審慎取態,率先宣布有共識頗為反常,可能中方已憑經驗預感美方會反悔,故先行公布希望能鎖死美方立場。若不能也可「立此存照」,指明美方反悔。

這次事件也應讓中方再得新教訓。之前作無原則退讓與美重啟談判(見本欄10月22日「內外挑戰冷處理.中國盛世逆行?」文),以為可息事寧人維持磋商,卻可能終無結果白費心機。

無論如何,在分析中美鬥爭前景時,有幾點必須銘記:

首先,是特朗普政情急速惡化。「通話門」彈劾調查升級,眾多外交官員反口指證他要求調查拜登,事情料將愈鬧愈大,民主黨也必盡力借此機會攻擊他。更嚴重者,是最近的地方選舉共和黨在一些傳統票倉失利(如維珍尼亞洲及費城等),令特朗普競選連任亮起紅燈。

特朗普政情惡化 中美談判更兇險

在這新形勢下,共和黨或有必要安排「後備胎」:萬一特朗普挺不過去,便要「換馬」。故最近傳聞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或會參選,可能是鷹派勢力要找「新代言人」。

特朗普政情惡化,表示美國鷹派勢力上漲,令中美談判更為兇險。無獨有偶,北韓最近亦揚言與美談判解決爭端的「窗口」正在關上。中美貿談及與北韓對話乃特朗普尋求政績的兩大「外交王牌」,在此內部壓力日大之時,更須依賴外事救亡,若連這些都「弄壞」了,將甚為不利。

美3種鷹派遏華 經濟國安人權

但中方應知道,在政情惡化下,特朗普將是個愈來愈不可靠的談判對手。

其次,是美國政客對中國的敵意日深,遏制動作不斷。官員仍到處呼籲外國警惕與中國合作且勿用華為,還在東亞拉攏各國參與圍堵中國。在美國則限制中方的外交人員:若要接觸美國官員須作通報。

早前《華爾街日報》指出美國有三種鷹派正合力攻擊中國:不滿中國經貿政策的經濟鷹派、質疑中國地緣戰略意圖的國安鷹派,和反對中國政制的人權鷹派等。在經貿上,納瓦羅指出要分三階段談判處理中國的7項「結構性致命原罪」反映了美國鷹派要藉偷竊技術、補貼國企等藉口,來改變中國的發展模式。在上述情況下,中美關係必將惡化,經貿關係自不例外,即使達成首階段協議,也不會改變這個大趨勢。

明確點名批習 中國應棄幻想

最後還需特別注意者,是西方在意識形態及其他方面攻擊中國時,已不限於籠統地指控中國,而是明確地點名批評習近平。如有英國「權威」指習近平上台後收緊了對香港的控制,背離了予港人「高度自治」的承諾。

最近美國參議院在關於「亞洲再保證倡議法」(Ast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的聽證會上,議員及官員同時指習近平是美國的長期威脅,理由包括取消中國國家主席的連任限制,及提出「中國夢」、「亞洲靠亞洲人民」等策略。

總之,中共已不能迴避中美正進行修昔底德對抗和新冷戰的現實,習班子尤須丟掉中美可由談判解決紛爭的幻想。

特朗普政情惡化,表示美國鷹派勢力上漲,令中美談判更為兇險。但中方應知道,在政情惡化下,特朗普將是個愈來愈不可靠的談判對手。(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