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工作周增效率 香港可效法?

評論版 2019/11/14

分享:

「1234567,多勞多得,星期一至星期七,多勞多得」,曾經是某些打工仔的勵志口號。但在不少較富裕的經濟體,打工仔一般都會愈發注重工作與生活平衡,令上述口號顯得不合時宜。

配合這種潮流,五天工作制在商業社會已不算罕有,近年甚至有外國企業試行或改行四天工作制,當中更有跨國企業微軟。五天工作,四天完成,究竟是虛幻的期望,還是切實可行的搵食方程式?四天工作制不是甚麼新鮮事物,過去外國也有政府機構及私人企業試行,在2008年,美國猶他州政府成為當地首個落實該項措施州政府。當時美國正面對經濟衰退的挑戰,猶他州政府決定逢周五停止服務所有非緊急服務,取而代之是周一至周四的服務時間延長,員工每日工作10小時。

員工守時態度佳 工作生活平衡

至於私營企業,最新有微軟日本分公司在今年8月試行四天工作周,為期一個月,旗下2,300名全職員工每逢周五可享一天特別有薪假。微軟發現,其間員工的生產力提升了四成。

新西蘭企業信託公司Perpetual Guardian,也是落實四天工作制的例子。該公司於去年3月試行四天工作制,為期八周,旗下240位員工每周須在四天內完成原定工作,總工時由37.5小時減至30小時,但薪水維持不變。

為了驗證新工作制的成效,該公司請來奧克蘭大學和奧克蘭理工大學的學者分別進行研究。兩個研究均顯示,員工在守時、客戶服務態度等表現均有所提升。主管給予下屬的工作表現評分,雖跟試行前分別不大,但基於員工以更短工作時間維持同等水平的表現,反映更有效率地工作。另外,員工感受到工作與生活更為平衡,他們對個人生活、健康、休閒時間及社區參與的滿意度均有所提升。由於整體成效良好,該公司自去年11月起已正式落實四天工作制度。

這場四天工作周實驗有人成功,亦有人失敗。上述猶他州政府的四天工作計劃已在2011年「壽終正寢」。雖然七成政府僱員都歡迎四天工作的安排,可是政府周五不提供服務,對民眾,尤其是不會在網上使用州政府服務的農村居民,卻構成嚴重不便,成為議員立案廢除四天工作的主因。

有支持重歸五天工作的議員認為,政府有空間實施更有彈性的工作時間表,但必須小心執行,並確保能夠滿足民眾的需要。

服務零售難推行 製造業易實施

由上述的例子可見,並非每個行業及工種均有條件實行四天工作周,僱主除了照顧不同崗位的員工,同時也要平衡客戶的需要。四天工作能否有效實施,實受行業或崗位的性質、其工作量和人手等因素影響。

有分析認為,以服務為主或着重面對面溝通的行業或工種,或較難實行四天工作,像零售業需要員工在店內親身向客人推銷、解答其問題的服務行業,就不太可能。另一邊廂,現今自動化科技發達,部分行業如製造業,可利用機械人替代部分工序以至人手,都較容易實行四天工作周。

員工的工作量和承受能力也是能否落實四天工作的其中一個因素。前面提及的Perpetual Guardian,有部分僱員表示工時緊迫令他們承受更大的工作壓力,甚至有部門因工作太多而未能參與實驗。因此員工的工作量及僱主有否增聘人手,將會左右員工在縮減工作天數後的生活是否更好。

港雖普及難 彈性工作迎合青年

四天工作周在香港是否可行呢?香港經濟以服務業為主,當中要面對客戶的前綫職位不容易被自動化取代,較難實行四天工作。為了不影響公共服務的水平和效率,連政府自2006年推行五天工作制以來,至去年9月仍有約25%的公務員未能五天工作。如此看來,在香港要普及四天工作制猶如天方夜譚。

雖然如此,香港也有個別私人公司正試行四天工作周,有影視製作公司讓員工互相協調,自由在星期二至星期四之間選擇一天放假,據僱主的觀察,新制並未有對工作進度和客戶造成負面影響。在其眼中,各類彈性工作模式興起,均是在回應員工的需求,特別是迎合工作方式似乎有別於前幾代人的千禧一代。

近日香港經濟前景欠佳,部分打工仔開工不足,或要迫於無奈每周工作四天,甚至更少,現時討論四天工作,可說頗為離地。但撇除眼前困局,現代人對工作生活平衡的追求,營造友善的職場環境,已是難以忽視的潮流。僱主推動彈性僱傭措施,將有助在職人士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長遠達至僱主、僱員及社會三方共贏。

為滿足員工對工作與生活平衡的追求,近年有不少企業試行四天工作周。(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