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收垃圾有賞 增效率助分類

評論版 2019/11/14

分享:

新加坡及上海相繼有企業推出新App,民眾可預約專人上門回收家中垃圾,並收穫小獎賞。扔垃圾有獎可增回收誘因,但有賴於恰當配套措施,本港垃圾徵費則顯得回收誘因不足。

星上門App 防「交叉污染」

星洲企業Sembcorp日前試驗性推出一款名為ezi的手機App,先供Woodlands區居民使用,再推廣至全國。居民分類包好家中垃圾後,只需用手機拍下發至App上,便可約人上門回收,居民更可按垃圾種類及重量獲得一筆小錢,紙類垃圾每公斤可得0.1新加坡元,金屬類垃圾則每公斤可獲介乎0.1至0.5新加坡元。

新加坡政府今年估計,當地堆填區將在2035年達到飽和。Sembcorp作為當地政府聘用的廢物回收商,早已留意到當地4成垃圾無法被回收,與人們在回收箱內放錯垃圾有關。上門回收或有助減少垃圾「交叉污染」,小錢亦是民眾回收的經濟誘因。不過,由於上門回收的成本較高,且部分廢物回收利潤較低,因此公司不會為回收塑膠支付小錢,玻璃更因無市場而拒收。

除了新加坡,內地現時也有這類服務。上海7月通過《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強制性要求所有人分類回收垃圾,因此衍生出一類新的行業,即「上門回收員」。當地人現可在手機支付寶上預約上門回收各種家居垃圾,過程如同寄速遞一樣方便,民眾更可按廢物重量換取「能量」積分,用以在商店兌換實物或優惠券。

港垃圾徵費 欠回收誘因

上門回收員收集到的垃圾在分類及消毒等簡單處理後,會運至全國各地的處理廠,化身其他產品。中國在此方面或走得更前,多數回收廢物皆有市場,令過程的利潤額度更大,據《北京青年報》報道,上門回收員除了公司底薪的5,000元外,更可賺取廢物的回收差價等,稍多努力便可月入過萬人民幣,工資高於當地外賣速遞員。

內地拒收進口垃圾後,本港更有必要自行回收及處理廢物。本地陸續有商家在商場等地點安裝膠樽回收機,並加入手機App儲積分的誘因,政府明年也將會推出垃圾徵費,根據垃圾重量或指定標籤收費。然而,此類措施皆不如上門回收直接及便捷,垃圾徵費亦只是促使人們減少扔垃圾,並無誘因讓人分類回收。

更有甚者,市民即使做好分類和回收,垃圾亦難獲新生。綠色和平過去曾反映,本地塑膠回收利潤不高,回收商恐需以回收再造的名義進口洋垃圾,抽取當中最有價值的部分才能回本,但其餘皆被送至堆填區,反加劇塑膠污染。

在為廢物尋找新出路的方面,港府其實已有進展,例如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今年指,本地玻璃樽回收發現新出路,可用以製造水泥、環保地磚等產品。本地長遠更需為塑膠等被視為不值得回收的廢物,謀求新出路。

外地之所以會有回收垃圾App,能夠為民眾帶來便捷、甚至帶來新商機,有賴於政府相關配套措施。香港此方面仍未能跟上前,市民仍應注意源頭減廢,減少製造不必要的垃圾。

港府明年也將會推出垃圾徵費,根據垃圾重量或指定標籤收費。(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