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科技難脫鈎 惟華須做3件事

評論版 2019/11/15

分享:

自2018年初中興事件以來,美國在對華政策上表現出罕見的反覆性和混亂性,這體現出特朗普的個人執政風格,也表明中美兩國在貿易和金融等領域完全脫鈎並不現實。然而,從各自利益及國家安全角度出發,兩國在高科技領域的惡性競爭卻愈演愈烈,中美爆發科技戰的風險陡增。

中美科技關係質變 三大內因

盡管美國一直嚴格限制高科技產品的對華出口,但不可否認的是,科技是中美兩國合作較為成功的領域之一,我國科技水平也因此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畢馬威2018年發布的全球科技產業創新報告顯示,中美在「顛覆性技術突破」方面已遠遠領先其他國家,兩國已成為全球最重要的科創中心。然而隨着科技實力的此消彼長,中國在個別高端技術領域已呈超越之勢,導致美國的壟斷地位岌岌可危,這成為中美貿易摩擦最直接的導火索。

1.霸權主義在科技領域的滲透。二戰後,美國為鞏固其在科技領域的霸主地位,先後對蘇聯、日本、韓國、台灣等經濟體的企業進行打擊。面對中國的崛起,特朗普及其鷹派幕僚故伎重施,高舉霸權主義的大旗,借助外交、經濟、輿論、金融等手段和工具,試圖全方位遏制中國的科技進步。由於長期積壓的對華不滿情緒加上民粹主義意識形態,這次針對中國的打擊比以往更具侵略性和霸凌性。

2.中國的趕超速度驚醒了美國。隨着全球化的逐步深入,世界體系與格局發生了重大變革,尤其是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實現了全球的互聯互通,進一步模糊了國與國的邊界,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國家,開始借勢衝擊美國的科技霸主地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構想以及「中國製造2025」戰略的提出讓美國倍感壓力。由於社會結構和意識形態的差異,中國的迎頭趕上會讓美國比以往更加不安。為了保持科技領域的優勢地位,對華採取對抗策略、利用一切手段遏制中國的科技及軍事實力增長,已成為美國朝野和軍民的共識。無論未來中美能達成何種經貿協議,兩國關係在短期內只會每況愈下。

3.為保霸主地位奮力一搏。美國憑自身完備的創新發展體系,高精尖技術及知識專利在全球處於絕對領先的地位,這為其帶來了巨利。然而隨着中國在科技創新領域大量投入,製造業全面轉型升級,四倍於美國的國內市場潛力開始發功,美國清醒地意識到其霸主地位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作為最後的反擊,美國將自己塑造成受盡委屈的被害者,佔領國際輿論高點,指摘中國在科技領域的種種罪行(知識產權盜竊、政府採購、財政補貼、自主創新等),進而可以堂皇地對我國高科技企業發起制裁。

中美科技新常態 合作達雙贏

任何技術創新及其產業化都已無法完全擺脫國際合作、全球市場和供應鏈,因此「有條件合作」將可能成為未來相當長時期內中美在科技領域的新常態。

首先,中國科技實力尚不能全面對抗美國。美國擁有完善的現代科技創新體系,科技成就讓他國難望其項背,尤其在芯片、半導體、基礎軟件、生物醫藥、高端車床等領域的核心技術上。我國近些年雖然在科技創新和製造取得長足進步,有能力以相對廉價向全球提供某些高科技產品,但在許多核心技術領域我們與美國仍存在着巨大差距,中興事件暴露的集成電路短板問題,便是冰山一角。現階段如採取「閉關鎖國」、全面對抗戰略,定會對中國科技進一步發展造成巨大障礙。

其次,中美在科技領域有一定的合作基礎。在特朗普執政前,中美在科技領域的合作已取得了一定成就,涵蓋了高能物理、海洋漁業、現代農業、醫療製藥、能源、地質等多個領域,呈現「多領域、深層次、寬覆蓋」的合作態勢。

完全對抗 不符兩國利益

中美科學家通過眾多跨國合作項目,強強聯手,帶動了全球科技迅猛發展。美國科技公司在中國生產、組裝和銷售其產品,為中國經濟發展和創造就業推波助瀾,而這些公司也通過分享中國發展的成果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收益。

實際上,在過去合作中,中國政府並未像美國指摘的那樣,以掌握核心技術為由,脅逼外國企業進行技術轉讓。據中國歐盟商會5月發布的2019年度《商業信心調查》報告,在受訪的585家在華歐盟企業中,約六成認為中國知識產權行政與司法保護力度明顯加強。

此外,「中國製造2025」戰略提出後,多家美國公司與中國企業或機構進行聯合研究與人才培養,在製造、能源等領域開展全面合作,這從另一個側面回擊了美國政府的指摘。

最後,中美在科技領域完全對抗不符合兩國現實利益。當今世界,科學技術發展日新月異,但技術創新已無法完全脫離廣泛的國際合作和相對開放的全球市場。此外,任何國家都無法保證在所有的科技領域全面領先,都存在「短板」。美國國防部曾於2018年以防止網絡安全洩露為由,禁止軍方使用中國製造的無人機,然而實際情況卻是美國海軍和空軍還在繼續為精銳部隊添置中國生產的大疆無人機,這正說明中國在無人機領域的技術優勢已獲得美國軍方的認可。

短期施壓難免 終超越零和視角

只有通過充分的科技交流和產業分工,才能達到雙贏,而技術封鎖最終只會造成兩敗俱傷。科技冷戰不符合中美任何一方利益,無論是從各自發展的角度,還是從全球科技創新以及人類福祉的角度,兩國都應構建一種良性的互動模式,通過合作彌補「短板」,共同承擔起維護國際和平,促進全球經濟與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任。

短期來看,美國應還是會繼續實行「美國至上」的單邊主義,在核心技術領域對中國施壓,但考慮到美國國內不同利益群體間的博弈、選舉周期等因素,中美在科技領域完全「硬脫鈎」的可能性不大。長遠來看,中美有望形成一種「雙贏」的全新合作模式。

當然,新模式的構建不可能一蹴而就,新模式的構建會是一項艱巨任務,但只有樹立這樣的目標並採取行動,中美才能超越「有你沒我」的狹隘思想,真正發揮在科技創新領域的帶頭作用,與世界上其他國家攜手應對全球挑戰。

華需加大開放 完善產業研協作

對無論是貿易戰還是科技戰,中國需要面對和解決的始終是自己的問題,而不是被美國牽着走。在目前的大背景下,中國未來可考慮從以下幾方面準備:

一是以新一輪改革開放應對。中國應積極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放寬投資限制,保護知識產權,降低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加強金融助推力度,積極搭建中美創新合作平台,並充分發揮資源整合優勢,聚集一批科創人才和具有前景的科學技術,強化兩國科技企業間聯繫。同時,中國應協助中美企業在平等條件下進行有效對接,排除政策和機制上的障礙,促進科研成果落地轉化,向美國企業開放中國市場,共享市場紅利。

二是完善產學研協作系統。中國應發揮「舉國體制」優勢,成立科研聯盟,採取聯合研發方式,在掣肘領域盡快攻堅、突破瓶頸。全面支持基礎教育、融資和研發等方面,避免政策和資金向特定行業和企業過度傾斜。在充分調研分析的基礎上,針對高新技術和產品對進口的依賴度進行排序,合理調整投入比例,最大程度上以「本土製造」取代進口,提升我國在科技領域的抗風險能力。

抓一帶一路優勢 減對美依賴

三是與歐、日和其他發展中國家開展科技合作,建立科技聯繫。盡管英、德等主要歐洲國家沒有響應美國的號召,仍允許華為參與建設5G移動基礎設施。然而,由於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相似,歐洲和日本等國在科技創新領域的對華政策具不確定性。日前,日本政府提出要加強原子能和半導體等敏感行業的外資投資限制,從現在的投資10%以上需要事先申報,改為投資超過1%就必須申報。

反觀廣大發展中國家卻開始採取積極的改革措施,加大研發投入力度,重視科技人才培養,以期通過科技帶動整體經濟與社會發展。我國必須抓住契機,充分發揮一帶一路戰略優勢,廣泛建立與其他國家尤其是新興國家的科技關係,尋找到合作的最大公約數,從而降低對美國科技的整體依賴。

中美貿易戰給我們敲響了警鐘。改革開放40年,中國在科技創新領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然而各方也須認識到我們在核心技術、高端製造、研發、金融科技、軍事實力等方面與美國的巨大差距。現實的挑戰擺在面前,盲目樂觀以及消極悲觀都不利於我們走出當前的困境。只要我們看清局勢,將壓力轉化為動力,保持戰略定力和清醒,全面推進新一輪的改革開放,就一定能探索出與美國及世界各國在科技及高新技術產業領域合作的新模式。

(本文摘自天大研究院《天大報告》第151期專題「貿易戰背景下的中美科技關係」)

中國科技實力尚不能全面對抗美國,中美在科技領域有一定的合作基礎,中美在科技領域完全對抗不符合兩國現實利益。(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董禹 天大研究院研究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