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以開放應萬變 先決是強管治

評論版 2019/11/16

分享:

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70周年大慶,舉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閱兵和群眾遊行,展現了國家在黨的領導下所取得的卓越成就。中國未來面臨的挑戰雖然艱巨複雜,但其迄今為止的成功紀錄,以及可以支配的資源,都顯示她很有望戰勝挑戰。

8.5億人口脫貧 人民生活提升

中國的成就毋庸置疑。在過去40年中,中國實現大國經濟體絕無僅有的持續擴張,讓8.5億人口擺脫貧困。隨着基礎設施、科技、教育和健康領域投資的不斷增加,老百姓生活水平也水漲船高。

逆全球化勢起 地緣變局挑戰大

但在2019年三季度,中國僅錄得6%的年增長率,是1992年3月以來的最低值。提振增長的前景並不樂觀,因為全球都面臨着增長長期減速。在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2019年全球增長預測調低至3%,是2008年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

以美國為首的外部勢力也愈來愈多地開始拒絕與中國接觸與合作。特朗普總統發動的貿易戰清楚地表明,美國的鷹派已經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者,而不是潛在的合作者。一些美國人正鼓吹推動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完全脫鈎,以此來脅逼中國從根本上改變其政治制度、經濟體制和外交政策。

中國絕非美國保護主義的唯一受害者;特朗普的矛頭還指向了印度、歐盟和其他國家。因此,除了來自美國的直接敵意,中國還需要對付難以預測的、深遠的地緣政治和經濟變局。導致這些變局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逆全球化的勢力上升,而中國崛起的一個關鍵因素,恰恰是受益於全球化。

中國佔全球服貿僅6% 潛力巨

這解釋了為甚麼中國領導人一直致力於抵制逆全球化勢力,強調國際貿易與合作的好處,並不斷重申中國將致力於進一步的結構性改革和開放。

最新的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報告指出,中國經濟還有很多的提升效率與創造價值的空間。中國佔全球商品貿易的11%,但只佔服務貿易的6%,這表明,更發達的服務業能夠帶來巨大的增長機會。

此外,中國的銀行、證券和債券行業的外資市場佔有率低於6%,有巨大開放空間。2018年中國共有1.5億人次出國旅遊,但只接收了0.2%的全球流入移民。

MGI測算,如果中國能夠增進與世界其他國家的合作,到2040年將給全球經濟帶來22到37萬億美元的增加值,其中包括進口增長(3到6萬億美元)、服務自由化(3到5萬億美元)、金融市場向全球開放(5到8萬億美元)、全球公共品共給的合作(3到6萬億美元)、及科技和創新的增量(8到12萬億美元)。

中國不依賴世界 但受惠開放

但MGI還指出,這些機會並不表明中國需要依賴世界,至少不像特朗普及其幕僚所認為的那樣迫切,實際上全球其他國家正愈來愈多地依賴中國不斷增長的購買力。開放符合中國的利益,也符合與中國合作的其他國家的利益,但最近的貿易摩擦與爭端,也凸顯出中國經濟的相對柔韌性。

事實上,由於中國經濟規模巨大,即使沒有來自外部的合作,她也可以通過足夠的國內競爭環境(包括城市間、企業間的競爭),來維持其增長的動力。世界上極少有經濟體能夠大到足以同時測試多種不同的發展模式,而不必擔心系統性的衝擊。而這正是中國正在做的事:幾個超大城市群間不同增長模式的實驗。

超大城市群試點 調整增長模式

中國向來有通過試點來調整增長模式的傳統,特別是通過城市之間的競爭來尋找發展的突破點。如今,中央政府正在培育更大的城市群,如粵港澳大灣區(包括廣東省環珠三角九市和香港與澳門)、長三角經濟帶(以上海為中心)和京津冀城市群,作為進一步試點和競爭的平台。

得益於其較高的國內儲蓄率,中國還有充足的財政和貨幣刺激空間。中國領導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自信能夠抵禦外部對其政策的負面影響。西方應該意識到,中國有足夠的戰略耐心來維護其長期發展目標,包括進一步提高效率,並穩步落實其艱巨但必要的改革與開放。

提升管治能力 維穩重中之重

在此過程中,中國將繼續把維持社會與政治穩定作為重中之重,因為這是長期經濟發展的先決條件。哈佛大學的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最近有此觀察:「國家對社會管控過度,得到的是專制。國家相對社會處處弱勢,得到的是無政府狀態的混亂。」對中國來說,為確保更大的開放不會導致動盪和腐敗,需要有強而有效的國家治理能力。

美國領導的單極全球秩序正在迅速解體,這不是因為世界各國想要這樣的結果,而是美國霸權主義一意孤行的結果。這是一個悲劇。但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當下所能做的只是去適應這一新現實。這意味着努力保持內部穩定和推進本國增長與發展,並同時抵禦對自身利益不利的外部壓力。

(沈聯濤是香港大學亞洲全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肖耿是北京大學彙豐商學院教授及海上絲路研究中心主任,及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

www.project-syndicate.org

開放符合中國的利益,對中國來說,為確保更大的開放不會導致動盪和腐敗,需要強而有效的國家管治能力。(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