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通脹縱加快 幣策有調整空間

評論版 2019/11/18

分享:

中國通貨膨脹近月顯著加速,不少分析認為貨幣政策陷入既需要刺激經濟,又擔心推升物價的兩難困境。應對通脹固然不能掉以輕心,但事實上,撇除特殊因素外,基本通脹壓力尚算溫和,貨幣政策仍然有調整的空間。

豬肉漲價 主導通脹升溫

內地10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onsumer price index, CPI)按年同比上升3.8%,是2012年1月以來最高水平,亦比2018年12月的1.9%高出一倍。CPI上升速度在10個月內倍增至接近8年高位,通脹升溫的勢頭確實不容忽視。

然而,通脹升溫主要由食品帶動。10月食品價格按年上升15.5%,帶動CPI上升3.05%。換言之,CPI 3.8%的同比變化中,八成由食品價格上升造成。而食品價格中又以豬肉價格升幅最為嚴重,按年同比飈升101.3%,推高CPI達2.43個百分點,佔當月通脹比重64%之多。CPI統計籃子中的一個豬肉單項,就已經貢獻近三分之二的升幅,顯示CPI或未能反映基本通脹變化。

核心CPI壓力 未見大增

由於食品及能源價格波動較大,扣除這兩大項的核心物價指數往往更能夠反映基本通脹趨勢。事實上,10月核心CPI同比變化只有1.5%,與9月表現持平,更是自2016年2月以來最低水平。

從2019年2月開始,整體CPI急速攀升,核心CPI溫和下滑,兩者顯著背馳,進一步證明通脹指標受特殊因素影響。

誠然,CPI是較為全面的指標,食品及能源理所當然是通脹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核心CPI的重視,並不等於忽視物價上漲對生活成本的影響,而是為了判斷基本通脹的趨勢。起碼就目前來看,基本通脹不但未出現加速,反而是有所放緩。

事實上,內地現時的貨幣環境,並不具備支持基本通脹升溫的因素。

在貨幣理論中,通脹並非複雜的概念。只要貨幣供應的增速超過實質經濟產出的增長,就會產生通脹。如果貨幣供應顯著高於實質GDP,通脹就難免升。通脹的本質,正是過多的貨幣追逐供應稀缺的商品(too much money chasing too few goods)。

貨幣供應增速 仍處低位

過往中國在貨幣超發的時候,廣義貨幣M2的按年同比變化超過兩成,甚至曾經非常接近三成。然而,這種情況已經得到明顯改善。

從2017年12月至今,M2同比變化一直維持在9%以下,平均只有8.3%,持續徘徊於有紀錄以來最低水平。在這期間,核心CPI大部分時間維持在2%以下,平均只有約1.8%,符合貨幣理論對通脹的推理。在這種相對溫和的貨幣環境下,缺乏刺激通脹持續攀升的條件。

既然CPI指標的上升不反映基本通脹走勢,貨幣政策就仍然有調整的空間。

再者,從2018年開始,經過一系列調整後,大型銀行的存款準備金從17%降至13%,但M2增速一直維持在低位。這充分證明降準是在流動性偏緊情況下的應對措施,而非主動增加額外流動性的工具。

展望未來,只要貨幣供應增速繼續低企,核心通脹保持平穩,降準及減息措施就仍然可期。

內地現時的貨幣環境,並不具備支持基本通脹升溫的因素。(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卓亮 南洋商業銀行經濟及策略研究主管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