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新戰場 中國略勝一籌?

評論版 2019/11/21

分享:

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戰持續,雙方角力多時,在市場不明朗的情況之下,環球股市波動不已,香港也無可倖免。科技是中美貿戰的主戰場之一,美國初期針對中興及華為等通訊科技設備公司,雙方在晶片及5G等技術上的爭拗膠着不前。

交易去中心化 省經費更安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國近期又出招打擊中國人工智能公司,把專注人臉識別技術的「商湯」(Sense Time)及「曠視」(Megvii)、視頻監控技術的「大華」(Dahua)及「海康威視」以及其他合共八間中國科技公司納入「實體清單」(Entity List)。

中美貿戰沒完沒了,並將會隨着中國經濟發展的勢頭愈演愈烈,科技對壘將會蔓延至其他領域。筆者認為下一個苗頭非區塊鏈(Blockchain)莫屬,然而,中美兩者比較之下,筆者估計中國應可略勝一籌。

2008年比特幣面世,它的操作是基於區塊鏈技術,讓持份者以點對點形式進行交易,達至交易去中心化的效果(即不需要中介服務如銀行)。比特幣是虛擬貨幣,理論上若然成功地普及化的話,會有利環球數碼經濟發展。

不過由於比特幣投機性極濃,在風險超高的情況下,普羅大眾自然地難以全面接受。這觀點殃及池魚,連帶背後的區塊鏈技術也被質疑。實際上此技術的市場應用價值甚廣,並不單單局限於虛擬貨幣。

區塊鏈是一套數碼帳本(Digital Ledger)平台技術。功能上採用先進加密(Cryptography)技術來保障交易中帳本內容的安全性,再利用分布式數據(Distributed Database)技術,把交易帳本記錄分布及存儲在各持份者的數據庫。這安排使持份者能可檢查交易紀錄,確保交易的過程順利進行。

再者,分布式總帳促使交易去中心化(Decentralisation),讓網上交易可以點對點(「客對客」,C2C)進行,而毋須透過中介人(如銀行),避免了客對商對客(C2B2C)的繁複程序,大大節省交易經費(overheads)。

華舉國推動 由上至下更高效

在今天數碼經濟時代,區塊鏈應用已不限制於金融領域(如「比特幣」),而已延伸至物聯網、智能製造、供應鏈管理、資產交易等工商業範疇。例如,在供應鏈管理應用中,「區塊鏈」可讓客戶在交易過程中隨時檢查貨品之來源。

宏觀而言,經濟學家預測環球區塊鏈市場規模將會高達233億美元。中國、美國、英國、日本等數碼經濟發達國家無不對區塊鏈市場垂涎三尺,因此不惜大灑金錢,投資「區塊鏈」技術的研發及人才培養。

國家主席習近平於上月(10月)下旬更公開強調,中國「要強化(區塊鏈)技術的基礎研究,提升原始創新能力,努力讓我國在區塊鏈這個新興領域走在理論最前沿、佔據創新制高點、取得產業新優勢。」

區塊鏈早於2016年已是《國家十三五規劃》中的發展目標之一,被國家認定為「戰略性前沿技術」,因此中國在區塊鏈技術方面擁有良好的科研基礎,發展進度超越其他國家。所以,筆者認為習主席策略性地把區塊鏈技術研發提升為國家重點發展層面,並且銳意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及和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絕對是明智之舉。

中國以計劃經濟模式由上至下(top down)去推動創新及科技產業發展屢創佳績(例如BAT:百度、阿里巴巴及騰訊),全球有目共睹。因此,區塊鏈得到中央政府重點支持,發展步代必然會加速,成功率相繼必然會提升。盡管美國同樣重視區塊鏈,但其發展策略卻與中國截然不同。美國推行市場經濟,一直以來只會在合適條件(例如法律、政治)之下,鼓勵工商業界積極發展創新及科技。

以區塊鏈為例,Facebook是此技術最大的美國推手。最近,臉書教主朱克伯格向美國政府申請推出有實體資產支撑的Libra虛擬貨幣作為美國合法通用數碼貨幣,並多番强調中國在這範疇的威脅。

可是朱克伯格在聽證會中屢次碰壁,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國議員大多數認為Libra與美國實體貨幣體制存在衝突,Libra一旦出台便難以避免會出現金融界混亂。

美應用主導 缺乏市場礙發展

概括而言,筆者認為若然中美區塊鏈大戰一旦「開火」,中國勝數較高,主要理由如下:一)中國區塊鏈科研起步較早,技術較美方先進;二)中國計劃經濟視區塊鏈為國家主導發展項目,比美方市場經濟模式較有效;三)中方視區塊鏈為科技發展項目以技術(如加密算法)為主導,而美方則視之為應用科研項目,以應用(如虛擬貨幣)主導,因此美方在缺乏市場支撑之下,便會窒礙科技發展(例如Libra);四)中國聚焦在技術發展,與美國不同,不會先考慮工商業法律的約束。

中美貿戰沒完沒了,並將會隨着中國經濟發展的勢頭愈演愈烈,科技對壘將會蔓延至其他領域,下一個苗頭非區塊鏈莫屬。(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外務)副院長、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