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急增 公營醫療怎增支援?

評論版 2019/11/22

分享:

現代社會生活節奏急速,壓力沉重的人比比皆是,大眾逐漸明白要擁有美滿人生,不能忽視精神健康。政府近年透過基層醫療,提升大眾「治未病」的意識,要評估其成效,探討有關服務是否「全面」是其中一個重要準則。

7.5人有1人精神病 應早期介入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定義,健康是生理、精神及社會層面處於完全健康的狀態。換言之,「服務全面」的基層醫療體系,理應有效照顧市民的生理及精神健康。

根據《香港精神健康調查2010-2013》,年齡介乎16至75歲的華裔人士中,患有一般精神病的比率為13.3%。而接受醫管局治療服務的精神病患者人數,由2011/12年度18.7萬人,增至2017/18年度25.1萬人,在六年間增加逾三分之一。

由於半數成年精神病患者在14歲前已開始出現病徵,故人生早期階段是預防精神病的重要時機。當局資料顯示,兒童及青少年主要確診的相關病症,包括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自閉症頻譜障礙等。接受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服務的個案由2014/15年度的2.7萬宗,上升三成至2017/18年度的3.5萬宗。

除了兒童及青少年,不少長者亦要面對年輕時鮮有的心理壓力,包括健康退化帶來的擔憂、難以適應退休生活等。此外,長者受認知障礙症困擾的機會也較高,政府於2017年發表的《精神健康檢討報告》引述多項推算結果指,人們在65歲以後,每年長五歲,認知障礙症的患病率便增加一倍。香港社會正急遽高齡化,意味未來認知障礙症對香港的威脅將日益嚴峻。在醫管局接受治療的患者,已由2015年的6.5萬人,上升至2017年的7萬人。

本地支援服務 主要由公營提供

綜合前文,不難預見本港精神健康服務的需求將持續上升。而現時本港的精神健康服務主要由公營機構提供,其中醫管局主要負責醫療;社會福利署和非政府機構則提供教育、輔導、社會及職業康復等支援服務;衞生署則透過健康評估服務,及早識別有心理問題的人士。

在基層醫療層面,精神健康服務以人口群組劃分,例如以普通科門診、母嬰健康院及學生健康服務,作為兒童及青少年的首個接觸點,提供教育及預防等服務。衞生署轄下的長者健康中心、醫管局普通科門診、私人執業醫生等,則是最先接觸懷疑有精神健康問題長者的地方,這些機構會協助把患者及懷疑個案轉介至醫管局的專科部門或私營醫療機構,作進一步檢查及跟進。

地區康健中心 促設支援網絡

雖然政府已在基層醫療層面為多個人口群組提供精神健康服務,但當中仍有不少改善空間。舉例,申訴專員公署曾指,部分家長沒陪同學童前往接受學生健康服務,故衞生署不能確定家長是否知悉子女的精神健康評估結果,導致部分有心理健康問題、已獲轉介的學童,未必有接受跟進服務,學生健康中心又只會在評估後下一個學年檢視個案,或令學生錯過適當治療的機會。

智經於2017年發表有關工作與生活平衡的研究報告時,已建議政府設立「職業健康支援及協作清單」網絡,結合社福機構和家庭醫生,以便整合各區的情緒及精神健康服務。當局不妨參考上述建議,以地區康健中心作為平台,強化其支援及協調的角色。

專科惹標籤 穩定個案轉地區跟進

其實,讓合適的個案留在所屬社區接受服務,對病人有不少好處。現時不少人對精神病患者及康復人士抱有偏見,過去也曾有立法會議員聲稱,有在職精神病患者因前往公立醫院精神專科門診覆診,被其上司及同事知悉後遭受歧視。部分患者及康復者或因害怕被負面標籤,拒絕到精神科專科門診覆診。因此,智經建議當局加強在社區層面支援病者,例如讓他們從普通科門診接受精神健康服務,以減低病者憂慮被標籤的機會。

當然,並非所有精神健康問題均適宜在基層醫療層面治理,嚴重精神病便不應包括在內。此外,《精神健康檢討報告》提及,基層醫療服務處理一般精神病患者的能力有待提高,建議加強普通科醫生培訓,協助處理病情穩定個案,減輕專科服務的壓力。

每個人都會遇上不同程度的壓力,也有機會患上精神病。當局在增加資源、提供適切醫療服務的同時,也應構建有效的地區支援網絡,以確保資源用得其所,提升本港預防、評估和治療精神健康問題的能力,讓更多人得享健康人生。

在香港,接受醫管局治療服務的精神病患者人數,由2011/12年度約18.7萬人,增至2017/18年度約25.1萬人。本港精神健康服務的需求料持續上升。(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