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養同理心 預防網絡欺凌關鍵

評論版 2019/11/22

分享:

加拿大一項最新研究發現,培養學生同理心、讓他們明白欺凌帶來的傷害,是預防網絡欺凌的重要一環。本港網絡欺凌數字比往年增加,學校應做得更多。

學校限上網嚴懲 難治本

加拿大康考迪亞大學研究人員發現,三分一的兒童承認曾被網絡欺凌,但學校一般的處理方法例如限制學生上網、嚴厲懲罰等,並未面對更深層次的問題,包括兒童對他人的同理心,治標不治本。

研究人員表示,兒童一直以來透過操場玩耍等社交方式培養自我認同,在合作及衝突中摸索社會的規矩和與人相處的方式、及發展同理心。但當下兒童的社交更多是在網上進行,以欺凌為例,網絡欺凌他人的惡果非能即時看到,因此兒童容易缺乏相關意識。

培養同理心或無法杜絕網絡欺凌,但有助拉入旁觀者。全球公益平台Do Something表示,9成青少年曾在目睹社交媒體上的欺凌後選擇視而不見、而非喝停欺凌行為,但好消息是網絡匿名性質雖助長欺凌者漠視被害者的感受,卻也有助旁觀者挺身而出。美國不少學校都有點對點輔導計劃,包括透過角色扮演等方式,讓學生親身體會被網絡欺凌的害處、及反思為他人發聲的重要性。

本港青年協會及城大在去年針對中一至大專的學生調查亦發現,17.6%受訪者曾改圖羞辱或恥笑他人,而6年前同類調查則只有不足1成。親子關係良好、無抑鬱症狀等,皆與網絡欺凌關係不大,是因他們往往視違規或侵害行為是「挑戰自己」。

學校預防教育 有改進空間

根據青協業務總監徐小曼,本地學生的網絡欺凌者大多其實是旁觀者,例如在欺凌類帖文順手點讚或留言寫「推」。青協本身也有與學校合作,循角色扮演活動培養學生反網絡欺凌意識,但她認為本地學校在網絡欺凌的注意及預防工作方面,仍有頗大進步空間。

哈佛大學心理學家Richard Weissbourd現時循Making Caring Common Project計劃、在哈佛官網上為學校提供資源如預防欺凌策略及課程策劃,協助培養兒童同理心。他表示,不少人總想量化同理心、測量兒童對他人有多感同身受,但教育者更應注重擴大兒童的同理心範圍,因人們天生會對接近及相似於自己的人更有同理心,圈子以外的人則是另一回事,網絡欺凌不少其實是陌生人之間的落井下石。

事實上,新生世代更多在網上社交,讓他們明白怎樣進行健康交流的任務更顯重要。

全球公益平台Do Something表示,9成青少年曾在目睹社交媒體上的欺凌後選擇視而不見、而非喝停欺凌行為。(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