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後各方布陣 中美勢在港惡鬥

評論版 2019/11/27

分享:

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失利本在意料中,現時追究原因及責任,不如探討其影響。這將遠超香港範疇而具重要國際意義,對中央更帶來了空前嚴峻的挑戰。

建制恐分裂 反對派打強心針

首先,要看結果對各政治集團的影響。港府將在施政上更受掣肘,在止暴上更不願積極主動,能拖便拖,建制陣營將更為無力,走向渙散、分裂。2003年後,建制派也曾受重挫,但終可再起,但這次難多了。原因是當年社會未至如斯撕裂,沒有中美惡鬥的國際環境,和中央挺港挽救了經濟。今天這些有利因素全消,何況人口結構變化尤為不利:年輕新選民都唾棄建制派。

當前尤其值得注意者是建制派與林鄭班子以至與中央的矛盾,都因區選結果而激化,並將影響建制日後的重組路向。

相反,反對派這次是得了一枝「超級強心針」或興奮劑:區選的超高投票率可視為港獨公投,而市民選了「獨」和對暴力抗爭的肯定。

有一種「消氣論」指反對派勝選後會消了氣而收斂一下,但更可信者是「增氣論」:反對派會因民意支持氣勢更旺而加強行動。示威者中大多年少氣盛之輩,不會見好就收,且西方尤其美國必會積極表態支持、從旁煽火,並加強實質援助。何況示威者者早已部署好選後的行動計劃。

懷柔政策失敗 京應重招挽大局

動亂及區選結果對中央構成了巨大政治壓力。事態發展至今清楚顯示兩點:

(一)「一國兩制」的現行形式已無法繼續而必須大改;

(二)回歸後中央對港管治特別是其「綏靖懷柔」策略,已全盤失敗,竟還丟失了在「紅旗下長大」的兩代人,故要對政策大方向的檢討。

出解放軍仍非必要 惟機率升

此外,中央將因港府及建制無力而直接暴露於反對派的挑戰下,之前只說不做空喊高調的最強者已完全失效,只有出重招才能挽回大局,出動解放軍仍非必要,但機率已上升。

中央如何收拾香港殘局,先要看內部分歧的協調。有一種頗為流行的意見認為,在港鎮壓會惹怒西方及破壞香港的中介角色,從而影響中國引資及對外開放。但另一方面,到了今天中央已選擇無多,因為:

(一)若繼續放任不管將讓反對派成功「奪權」主導港府,而四中全會後,中央已確定港府的行政、立法及司法部門均要掌握在以「愛國愛港」人士為主體的領導手中。

(二)不可能讓香港建成反共基地。當年毛澤東出兵朝鮮及鄧小平出兵越南,主要是不能容許比鄰國家變為親外敵的反華基地。習近平能接受在本國領土及主權底下出現反共基地嗎?

(三)鄧小平說不能做「李鴻章第二」堅決收回香港。習近平可以讓歷史記載香港在他手上得而復失?

香港事態的影響將遠超本身範圍,大選中的台灣民進黨對區選結果自必欣喜。在強硬的「明獨」派賴清德夥拍蔡英文競選後,台灣選舉實際上也變成了「台獨公投」,並將因香港情況氣勢更盛,美國也將更放手支持台獨勢力。因此,中央須同時面對台獨、港獨漲潮的威迫,但更根本者是兩獨背後的美國煽動。

區選結果是送給美國的遏華大禮,美國必善加利用,且早已部署妥當:美國國會緊急通過香港人權法等一系列法案,兩黨領導均高調表態支持「香港人」(指示威者),而選前美國國安顧問奧布來恩說美國不會坐視港人受鎮壓,和特朗普聲稱「勸阻」了習近平派百萬大軍14分鐘內毁掉香港等,其實都是在警告中共勿動手。

此外,由於特朗普及一眾高官均曾表示把香港問題與貿易談判掛鈎,中共要強力處理香港問題,將影響中美經貿關係,美國看準了中方在經貿問題上「委曲求全」的弱點,設計了一個連環套:以插手香港事務,迫中方在經貿上作更多讓步,又以經貿談判要脅中方勿鎮壓港人。

美倘掀金融制裁 勢禍及全球

中方解套之法在於兩面都硬,並把香港問題與經貿談判掛鈎,聲明若美國干預香港內政,將中止經貿談判。因為事實是特朗普選情告急,急於達成中美經貿協議。

無論如何,區選後中美為香港而惡鬥的機會大升:中方要對香港出重手,而美方要把握插手良機。在此鬥爭中,美國可動用各種制裁香港招式,當中許多實質作用不大,但最危險者是金融制裁,可以挑起中美金融戰而禍及全球。

若香港成了中美惡鬥場地,其繁榮安定是否可保障?相信港人在區選投票時不會想到這點。

(作者為資深國際政經戰略評論員,長期研究中外國際關係。)

香港若成了中美惡鬥場地,其繁榮安定是否可保?相信港人在區選投票時不會想到這點。(資料圖片)

撰文 : 宋皇孫 資深中港政經觀察家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