磚頭和催淚彈外 香港仍有選擇

評論版 2019/11/28

分享:

反修例風波觸發的警民衝突,過去五個多月都司空見慣,磚頭和汽油彈對抗楜椒噴霧和催淚彈,幾乎區區都曾上演,警方有統計在過去處理示威活動時發射上萬計催淚彈,而最高峰的一天就用上超過一千多個催淚彈。雙方對峙,陷入膠着狀態,持續下去,只有雙輸局面。

不論是核心價值,還是優美的環境,可以回復從前香港美麗的面貌,有誰不想?在止暴制亂下,除以惡鬥惡,以暴易暴外,還有甚麼選擇?情理之間,還剩下甚麼?

保持理智 勿讓負面情緒突襲

在過去數月,警察和示威者被政治事件而造成為了敵對,當中「製造」了許多仇恨和憤怒,雙方的精神健康都備受關注,偶一鬆懈,情緒主導了理智,特別是負面情緒就會攻佔,不管是抑鬱、驚恐、焦慮、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都有機會突襲,可能也會有機會做出不可挽救的事情。

無論認為自己屬於哪一個陣營,在現在特別敏感的時候,我們更需要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

「我們不應是因所有事情都美好而感到快樂,反而是要學習在所有事情上都看到美好的地方而為此感到快樂。」

在過去數月社會繃緊,然而我們都能在磚頭和催淚彈之間,尋獲美好。

在8月,馬鞍山警署就有警員與示威者有着「激光中深情的對話」,當時示威者用鐳射筆及鐳射燈照向在警署內的警員,警員則以咪高峰向示威者循循善誘地勸喻,「非法集結及刑事毁壞足以令你青春斷送,當你出返嚟之後成個世界會唔同晒。負上咁沉重嘅代價,值得咩?」

該警員低沉的聲綫有如電台的唱片騎師,更被稱為「警界顏聯武」,他苦口婆心的勸喻都是希望示威者切勿訴諸暴力,懸崖勒馬,勿因非法集結、刑事毁壞以至暴動罪而判監,並希望示威者能回想供養自己的父母和手機內的朋友關係。他以真誠感動了示威者。在10月一個凌晨,在旺角有一名防暴警員要求聚集街上的市民離去,他好言相勸:「走啦,走啦,大家都辛苦啦!」又說:「乖啦,乖啦,俾下面。」市民見這名防暴警員有禮貌,有人高呼:「阿Sir我愛你。」警員隨即答:「唔使啦。」

區選投票結果 非代表容忍暴力

這位防暴警察之後被網民稱為「宵夜Sir」,因為在磚頭和催淚彈之間,他選擇了另一方法,他如此低聲下氣,示威者均願合作,陸續散開,雙方氣氛立刻緩和。

在理大事件上,經過一幕幕驚心動魄的衝突後,當人人都擔心六四事件重演時,警方沒有採用強攻驅散理大的示威者,主要以提供醫療和人道支援為主軸的方向,希望能夠和平處理事件。警方容讓留守在理大18歲以下的學生,由中學校長們接走,這也未嘗不是在磚頭和催淚彈之間的另一選擇!

現屆區議會選舉,結果一面倒的反建制,相信這並非代表市民容忍暴力的表現,反而是對現屆政府處理整個社會事件表現的懲罰性投票。

政府多聆聽 尋更多政治光譜認同

香港政府需要有效的施政,再不能單靠建制派的支持,而是需要得到更多、更大、不同政治光譜人士的認同。雖然這絕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但希望中央政府和本地政府都需要明白,一個懂得聆聽訴求和回應市民需要的政府,才可以真正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整個社會才可以繁榮安定。

另一方面,筆者相信仇恨只會造成更大的撕裂,暴亂只會造成更大的傷害。還記得一些年輕的參選人說「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現在當選了,市民希望見到你可以拉倒一些不合理的制度,更需要建立一些良好經驗,有效地改善市民在地區中的生活環境,社會才會有真正的進步。

香港是一個福地,經歷不少的風風雨雨,孕育了許多代香港人,無論有任何政治取態,都心繫這個家。我們相信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在暴力以外,磚頭和催淚彈之間,還可以有很多有效、理性和文明的方法,作出其他非暴力的選擇,讓美好的香港重新上路。

香港政府需要有效的施政,再不能單靠建制派的支持,而是需要得到更多、更大、不同政治光譜人士的認同。(資料圖片)

撰文 : 張鳳儀 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培訓顧問
葉兆輝 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