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建制大敗 政府要反思甚麼?

評論版 2019/11/29

分享:

本屆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特首稱會「認真反思」。但是反思甚麼呢?

事實上,即使在社會出現動盪之前,普羅大眾就算沒有顧問、專家之見,也能從日常生活感受到香港政府存在許多經年陋習。

行政系統革新 適應政治新常態

今次反修例事件中,政府處理危機的表現差劣,把許多管治問題暴露出來。筆者以為,任何改革必須先整飭內部,如此政府才可上下一心,真誠地推動各項利民政策。因此,政府實必要進行一次重大的行政系統革新,才能適應現今的政治新常態(political paradigm shift)。

自97回歸以後,首先是梁錦松企圖讓公務員隊伍瘦身,可是最終提早落台。然後在1999年時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林煥光提出公務員體制改革後,接任者一直未有跟進。申訴專員公署亦曾經公開批評,政府部門欠缺溝通,各自為政,跨部門合作問題遲遲未有解決。

官員推政策離地 釀公關災難

究其原因有內外兩方面。對內方面,香港是世上少數持續錄得龐大盈餘的政府,不用上繳稅款予中央,也沒有軍費負擔,養成公務員傾向以撥款等金錢資助的形式解決各種問題。撥款令數字漂亮,操作較簡單,但官員在執行上常缺乏體貼的巧思,更不屑以市井小民的角度憑常識判斷,往往定出「離地」的政策或釀成公關災難。早前「關愛共享」計劃派發4,000元引起的混亂便是一例。

除撥款外,公務員往往不諳民情,拙於處理「非金錢」的社會問題,例如屯門公園「自娛區」擾民問題及北區水貨客問題,對堂堂一個政府而言看似雞毛蒜皮,但一般市民所揪心的,希望政府挺身幫忙的,其實就是這些生活日常,而並非甚麼政策文件或各式冗長的顧問報告。最後這兩件「小事」都是由市民自發在今年6至7月「擺平」,隨着傳媒大幅報道,政府喪失之民意又豈是盈餘可補!

對外方面,持續的經濟成長讓香港尊崇「GDP至上論」。官員經常誇耀經濟產出,將繁華背後香港所有的社會矛盾、道德淪落等問題掃進床下底。自從2003年沙士期間,政府更進一步爭取CEPA等政策「救港」。他們就像強力麻醉劑,每一次出現問題就「派糖」或推出經濟刺激措施;甚或再簽一輪CEPA吧,不是又可交出漂亮的施政報告嗎?最終,香港出現了史無前例的貧富差距及世界頂峰的房價,社會瀰漫仇中情緒,不但未曾「感恩」,幼如學子,上至老年,皆無懼「攬炒」。這便是香港政府沉迷報告和數字,沒有體察均富、人口壓力、人民教化等方面的惡果。

總括而言,香港政府反思其執政思維,為香港作長遠的、「質」「量」兼備的規劃實是當務之急。

說回區選,這兩天選舉造假的新聞鬧得火熱,泛民建制雙方都指摘對方犯規,又有重複排隊、廢票處理、身份證核對等問題。其實多年前本港科技界已經提出電子選票的應用,在很多國家,電子投票已經不是新鮮事。選民用智能身份證或個人特徵如手指模等辨識身份,既可以減少身份造假,亦可以大大縮短投票時間及更快得出選舉結果。

又如近年流行的區塊鏈技術已漸趨成熟,用來記錄選票更有效率和環保。對於這些建議,政府部門往往興趣缺缺,總之規矩照舊、不做不錯就可以安全退休。

鼓勵創新 改革賞罰升遷機制

像以上這些例子,真的如恒河沙數。筆者想借此指出,除改變執政思維外,政府亦宜大力鼓勵創新文化,改革賞罰和升遷機制,令一眾公務員的內部意見更能受廣泛檢視,並對一心為民的建議有更廣闊的胸襟,多接納嘗試和失敗,戒絕少做少錯的工作態度及作為尖子的高傲。用人方面,不宜只機械化地考慮數字資料如考試成績,亦要考慮個人經歷、品格和忠誠。

剛過去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便提到「加強對香港、澳門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教育、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增強香港、澳門同胞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這段話第一次說明了中央重視對於香港公務員的「教育」工作,也反映以往這些工作做得不夠好。

如何促使跨部門合作,戒除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態度,如何改革公務員體制及心態,是當前急務。政府說了多年「拆牆鬆綁」,由今次反修例事件及區選結果看來,似乎更像是市民「拆磚鬆人」!

今次反修例事件中,政府處理危機的表現差劣,把許多管治問題暴露出來。(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慧科資本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及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