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法援署設醫援署 公私合營紓醫生荒

評論版 2019/11/29

分享:

醫委會早前放寬海外專科醫生來港執業,社會上有批評指本港醫生不願海外醫生來港,詬病為「醫醫相衛」;然而,作為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會長,我們認為,本港必須引入海外醫生,以應付本港巨大的醫療需求。

專科門診新症 病人可能「等到死」

公立醫院專科醫生不但每年面對數以萬計的新症,工作壓力倍增,人手不足令病人未能及時治療,耽誤病情。據醫管局數據,本會發現公立醫院最新公布的專科門診穩定新症,最長輪候時間由12星期至195星期不等,病人有可能「等到死」仍未獲得治療,難免令港人堪憂。

事實上,本地公私營醫生人手嚴重失衡。據團結香港基金整合的數據顯示,本港共有一萬四千多名正式註冊醫生,公營及在私人執業醫生各佔一半,但是公營醫療服務八成半住院病人,其餘一成半由私家醫生診治,凸顯公營醫療系統問題嚴峻因由。

作為曾在公營醫療體系服務多年的過來人,我希望藉此文談及制度內改革的限制及闡述可解決現時困局的方案,冀緩減香港醫療壓力,好為病人及時得到適切的治療。

公營人手料續增 僵化制度致外流

最新醫管局公布的數據顯示,公立醫院18/19年度共有374名全職醫生離職,流失率為6.4%。數據予人感到公營醫療醫生人數減少,但實際上計算每年新增醫科畢業生約五百人,每年公營醫療醫生的人數為淨增長。

隨着政府這學年開始增加醫科生學額60個後,預期未來人手淨增長將會繼續增加,於2025年每年增至六百人。誠然,要繼續培養新血成為專科醫生,當然還有一段漫長的道路。

公立醫院整體人手不足固然是一個問題,但更嚴重的是「一打十」的資深醫生流失。大眾誤以為醫生離開公營體系是因為工作量及經濟誘因,但事實上不少同行決定跳出私人市場的最大誘因,是希望在更靈活的空間工作。

從醫本身是辛苦的工作,工時長達十多小時,我最初出道時經常要照顧30至40個病人,早已習以為常,故工作壓力不是主因。至於收入方面,資深醫生在醫管局的待遇與私人執業的差別並不太大,而私人執業更需承擔人事、財政管理及營運風險等,所顧及的事情可能比於醫管局工作還要多。

那麼資深公營醫生為何選擇向外闖呢?我認為,醫管局制度僵化是其中一個最令資深醫生離開的原因。在一個坐擁6000多名醫生的公營機構內,資深醫生不僅需按既有系統及指引工作,更要處理團隊的人事問題和各種瑣碎的官僚程序,又要經常出席管理事宜的大小會議。

自由誠可貴,私人執業最大吸引之處是在較自由的環境工作,可更專注診治病人。

醫生人手不足 解困措施遇限制

為解決人手不足問題,醫管局曾經推出一些新措施,如重新聘請退休醫生、邀請私家專科醫生兼職,甚至有私家醫生亦曾向醫管局提供免費服務,最終都因官僚制度問題而未能有效執行。

簡單來說,在講求團隊合作及層級的工作環境下,聘請已退休醫生重回醫管局工作,就很容易引發人事管理問題。皆因已退休醫生本來是團隊的管理層,他們以前的下屬突然倒過來成為上司,不難想像在合作上容易出現摩擦。

聘請私家醫生到公立醫院兼職,同樣面對團隊合作的問題。如聘請私家外科醫生協助進行手術,他們須與原來(公營醫院)手術團隊助理及麻醉師磨合,未必能夠互相配合。此外,外聘醫生處理病人個案時,更可能影響正接受專科實習的醫生的受訓機會,引起他們不滿。

助輪候過長病人 「配對」至私院

再說,我們一群私家醫生亦曾經向醫管局提供免費專科服務,卻因官僚程序問題,特別是分派甚麼病人接受私家醫生的服務,未能做到一個有效的資源分配準則,最終沒有延續計劃。

要紓緩公營醫療壓力及改善服務,政府不能依靠醫管局,反而應更主動承擔責任,推動及執行相關政策。香港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早前亦建議政府應借鏡法援署,成立「醫援署」或醫療援助委員會,把輪候時間過長的病人轉介至醫援機構,由該機構作出配對,把病人分流到私家醫院或診所進行診症及治療,實行「公私營協作」。

實際上,現時醫管局在個別疾病亦正推類似的「公私營協作」,如與青光眼、腸道檢查及高血壓及/或糖尿病等病人,可付出原來公營醫療的費用,到私家診所求醫,差額則由醫管局資助。

我們建議,為避免官商勾結,政府委任一名獨立專員統籌醫援工作,客觀有序的處理醫管局所有專科服務診症的長期輪候個案,並考慮是否對病人進行經濟審查,確保資助最有需要人士。過程中,專員須與醫生商討出貼近成本價的合理價格。

增考試透明度 除不必要障礙

在改革本地的醫療制度外,為引入海外專科醫生拆牆鬆綁也是需要的。現行制度海外資深醫生可免試來港工作,以有限度執業註冊形式在公立醫院或大學服務,待一些年期後可以流出任職私人市場。

至於海外醫生投考執業試使成為正式註冊醫生,則因考試欠缺透明度,令成功率偏低;我們認為,醫委會須維護醫生專業水平及服務質素,且應以積極吸引人才來港的態度看待考試,為考生提供更全面的考試大綱、課本及歷屆試題,以增加考試的透明度,令考試更加公平、公開及公正。

此外,在公營醫療系統面對巨大壓力下,醫管局應從工作環境及條件着手,挽留海外及本地醫生在醫管局長期工作,使不致大量流出私營市場。

港人人均壽命是世界最長,這是對香港醫療服務的肯定。不過,當前公營醫療體系已達「爆煲」的臨界點,且未來人口不斷老化,醫療需求將進一步增加,政府應以病人福祉為最優先的考慮,在增加人手的同時,應該善用私營醫療的資源,延伸現時的公私營合作計劃。

成立醫援機構,建立合理機制分流病人,是減輕公營醫療醫生工作壓力及讓病人及時獲得治療的重要途徑。

政府應借鏡法援署,成立「醫援署」把輪候時間過長的病人轉介至醫援機構作出配對,把病人分流到私院或診所進行診症及治療,實行「公私營協作」。(資料圖片)

撰文 : 郭寶賢 香港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