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只照顧老幼 青年被忽視?

評論版 2019/11/30

分享:

香港的公園設施及環境,許多都會顧及兒童和長者需要,但如果你是年輕人,又會否感到被忽略呢?今年《施政報告》建議大規模改造本港的公共遊樂空間,政府可否藉此契機,在現有的兒童遊樂場中,建造同時切合青年所需的公園環境?

調查:16至29歲港青 少去公園

香港的遊樂設施目前由三個單位管理,分別為康文署管理的公眾休憩用地、私人屋苑內的場地,以及房委會和房協管理的公共屋邨公園。截至今年3月31日,康文署轄下共有26個大型公園、1,566個公園/花園/休憩處,以及648個兒童遊樂場。但有調查指出,16至29歲的香港青年,平均每個月前往小型遊樂場及休憩處、中型或大型公園和公共屋邨休憩用地的次數,分別僅為1.3次、0.5次及2.3次,少於其他年齡層。例如60至70歲長者的前往次數,分別為4.7、1.5和6.7次。這些數據,反映青年對於公園的興趣相對不大,當中的原因何在?

原因一:設施側重兒童長者

有參與上述調查的青年表示,他們覺得這些空間都是為兒童和長者而設,相比休息放鬆,他們更傾向利用休憩用地做運動,並希望有舒適、寧靜和美觀的休憩用地與朋友玩樂,而毋須花費金錢光顧咖啡店或購物商場。的確,現時本港的公園,大部分設施是供兒童及長者使用。例如設有只限12歲或以下人士使用的兒童遊樂設施,以及長者健身器材、太極園地等。雖然部分設施可供青年使用,但畢竟並非針對青年需要而設置。

原因二:設施有限而分散 不便使用

思匯政策研究所去年發表的調查顯示,最受16至29歲青年歡迎的設施依次為草坪(56%)、單車/緩跑徑(55%)及座位(41%)。亦分別有57%及52%青年受訪者認為,增設燒烤區及多用途活動空間,能令區內休憩用地更適合青少年及年輕人。

事實上,現時社區內並非完全沒有適合年輕人使用的設施。隨着滑板及極限運動近年在年輕人間興起,除了私人經營的場地,政府亦有興建相關設施供玩家使用,目前康文署轄下有八個滑板場,及五個極限運動場。

不過,上述康體設施一般與公園等休憩設施分開興建,較為分散,而且供應並不平均。以九龍區為例,該區有兩個極限運動場及一個滑板場,分別位於荔枝角、鑽石山及黃大仙,但根據統計處數字,該區擁有近224萬人口,單計15至24歲的青年人口亦有約22萬,即平均7.3萬名青年用一個場地。

另一邊廂,擁有約26萬人口的粉嶺/上水區,卻擁有兩個極限運動場地,而且兩者只相距十分鐘步程,若同樣以15至24歲人口計算(約2.87萬),平均1.4萬年輕人用一個場地。雖然並非每個年輕人都會玩極限運動和滑板,使用這些場地的人,也不是每一個都是當區居民,相關規劃似乎仍有改善空間。

也有不少用家反映場地的設計問題多多,部分場地亦被指位置偏遠,令玩家寧願在行人路玩樂也不使用場地,變相「趕客」。

原因三:青年被標籤.感不受歡迎

除了硬件不合適,社會對青年的既有標籤,亦可能令他們感到被公園排斥。有社福機構在2014年就「青少年對公共空間的觀感」進行調查,發現862名12至24歲的青年受訪者中,64.4%稱試過在使用公共空間時被管理員「眼望望」或監視;另分別有54.4%及54.2%受訪者稱曾被管理人員走來問做甚麼事,甚至敕令其停止進行某類活動,亦有44.7%青年曾被人聯想成「搞事」。

有18歲青年向調查人員表示,曾多次在屋邨公園和朋友玩捉迷藏時被管理員叫停並要求離開,原因是她已超過12歲;另有24歲受訪青年說,每次在公園彈結他都會被保安叫停,後來每次見到保安身影只好「急急腳」離開。可見青年有機會因為覺得不受歡迎,逐漸減少到公園遊玩。

「青年友善」公園 豈止玩樂咁簡單

放眼海外,青年同樣面對「青年不友善」的公園環境。作為社區一分子,青年都希望擁有玩樂的空間,但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波德,有被訪青年認為當地大部分的公園設施,都是設計給2至5歲的小童遊玩,加上公園內的家長不太接受他們的出現,令他們感到不被歡迎。

美國有機構透過訪問青年,歸納出10個「青年友善」公園的元素,包括WiFi設備、能舉辦電影放映會的中央表演平台、美食車及咖啡店、藝術交流空間、任何年齡層均適用的遊戲空間、溫習的地方、大自然的環境、可以舉辦音樂會的地方、有充足燈光和安全的環境,以及可以玩水(例如噴泉)。可見有別於兒童需要的玩樂設施,青年希望有更多空間進行不同的藝術活動,以及與朋友相聚的地方。

在2004年,英國有設計公司邀請社區內的青年進行一項試驗計劃,共同設計適合青年的公園,並命名為Cowley Teenage Space。裏面除了有一個五人足球場和籃球場之外,還包括一個休息區,以及利用混凝土製造的大型裝置,分別在內部和外部設有空間,供使用者玩樂或聊天。這不單為青年人提供社交空間,同時大大地改善了社區之間的關係,社區對於青少年的投訴也有所減少。

施政報告契機 宜建青年設施

香港的年輕一族,一方面追求刺激新穎的遊樂空間,另一方面亦希望有空間進行靜態活動。思匯政策研究所去年發表的調查報告指出,16至29歲的年輕受訪者中,約52%希望在區內的休憩用地有可供跳舞、打羽毛球、做瑜伽等多用途活動空間;近半數(48%)受訪者支持設立可作電影選播、文化表演和極限運動的空間。

最近一份《施政報告》提出,計劃在未來五年改造全港超過170個康文署轄下的公共遊樂空間,首年初步選址17個公園,包括佐敦谷公園、深水埗公園、青衣海濱公園、中山紀念公園、香港仔海濱公園等。有社工建議改造時應顧及青年需要,如劃出空間供青年玩滑板、軟飛碟等。

《施政報告》中提出有意鼓勵和促進社區參與和民間共議,改造公共遊樂空間,雖然主要目的是改善兒童遊樂場設施,但在改造的過程中不妨參考海外做法,與設計公司合作,並考慮邀請年輕人參與設計,改造休憩空間設施和管理,以鼓勵跨代互動。

相比休息放鬆,青年更傾向利用休憩用地運動,並希望有舒適、寧靜和美觀的休憩用地與朋友玩樂,而毋須花費金錢光顧咖啡店或購物商場。(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