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浚偉 顧美華 惟有愛能治癒傷痛

副刊版 2019/12/02

分享: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很微妙,就如馬浚偉跟早逝的媽媽,相處時間雖短,但母子情長,他更因思念與悔疚把自己困在驚恐症與抑鬱症低谷中19年。猶幸他遇上生命中另一重要的女人:顧美華,她不但成為他改編自己故事來走出陰霾的劇本女主角,氣質與面相皆相近的兩人,戲內戲外都如真母子般親厚友愛。兩人合演《生前約死後》既治癒自己傷痛,也善意提醒大家珍惜眼前人。

本周四(12月5日)上映的電影《生前約死後》,是馬浚偉首部自編自導自演作品,也是一對母子橫跨20年愛與痛交纏的生死約會,觀眾見證男主角從自怨自責放棄人生,最終釋懷放下、重新上路的成長故事,其實正是馬浚偉的一闋半自傳式人生經歷。走過生死,有眼淚有歡笑,體現了幽谷中的盼望。

跟親人生離死別之痛與不捨,是每個人成長路上必須學習的功課,也成為大家心上一個永不結疤的傷口,馬浚偉又導又演《生前約死後》,就是想透過自已經歷與大家分享。

「劇本的核心精神,來自唐君毅先生於其著作《人生之體驗》談及生死一句說話,大意是指親人離開的傷痛,是沒有任何哲理可以安慰得到,因為是我們生命中必須面對的痛,經過了就能更懂得珍惜活着的一切。我轉化為戲中母子在天台重逢一幕戲,美華姐跟我講:『若你覺得個心仍然好痛、因想念我而好想喊,就由它痛、任意哭,到了一日當依然掛住媽媽,但心不再痛,就代表你已長大了。』這幾句對白全是我很想聽到媽媽對我講的說話,也希望能安撫作為仔女的觀眾,失去親人的傷痛。」

年前曾因連續痛失3個親人而情緒一度崩潰的顧美華深有同感:「他這個劇本,雖是講他與媽媽之間的事,我作為媽媽,也是別人女兒,都好有體會。當中的母子情、父子情、朋友情,套用在每個人身上都很適合;與親人分離,每個人都會有機會經歷,本片是向大家分享生死教育體驗。」

靠看書走出陰霾

同是天涯傷心人,他們又看過甚麼療傷作品幫助自己走出情緒低谷?力行終身學習、正於北京大學攻讀EMBA課程的馬浚偉,再次推介唐君毅的著作。「91年,媽媽離開時,教我學寫作、睇書的馮智翔老師介紹我睇《人生之體驗》,之後我再睇《續篇》就愛上唐君毅老師作品,更買下他全套著作共70幾本,當中有好多哲理很有意思,支撑我面對患上驚恐症及抑鬱症這段最難過又很危險的時期。」

顧美華同樣靠看書來釋懷,笑說自己口味較小眾:「面對親人的離世,要好好handle自己的情緒,而我係handle唔到,要睇心理醫生、食藥,但自覺幫助不大。其後看了印度靈性大師奧修(OSHO)的著作,第一本是《歡慶生死》(The Book of Living and Dying),當中反思為何人出生時,所有人都很開心,人往生時又會如何?看後覺得很治癒到我的靈性及情緒,覺悟了生與死都是一次旅程,生要開心、死也不怕,又係買晒他所有的書。其實我很少跟他人分享自己的喜好,因只是個人感受,但OSHO值得分享。」

一直好鍾意叮噹(現譯為多啦A夢)的馬浚偉,不諱言曾幻想過利用他的法寶協助自己及媽媽度過難關。「我真心想叮噹能夠出現在我生命中,成為我友伴。我想擁有『竹蜻蜓』,可以幫我慳到好多時間,能夠更快捷地飛到醫院探望媽媽;最想有『如果電話亭』,如果……可以……那就結果不一樣,但人生係唔可以返轉頭。」與其空想what if,不如活在當下、珍視身邊人。

母子戲假情真

緣份二字,經常出現於兩人口邊,事實上他倆確是很投緣,現為顧美華當經理人、直呼她為「阿媽」的馬浚偉,坦言9年前是自己刻意撮合這對母子關係。「2010年,我想將媽媽的故事寫成劇本,第一個想到的人選就是美華姐,便假公濟私經一個新聞界前輩邀約她當我主持的《大廚出馬》某集嘉賓。那時我未參演或執導過電影,又不是做投資方,憑甚麼要一個影后級演員相信我?我們先在一間茶餐廳飲茶傾偈作初步認識,跟她談及此計劃,她聽後願意相信我及支持我,看過劇本後更答允出演女主角。」

由此促成了今年1月公映的11場《生前約死後》舞台劇,現在再有電影版,顧美華笑說:「我們無啦啦就做了一年幾的母子,不過真是一種緣份。」馬浚偉附和:「連她的女兒都覺得我們很似樣,我覺得只要有一份情牽繫,兩個人不用日日見面、傾偈都沒問題。她經常不在香港,很逍遙自在,我們惟有靠WhatsApp聯繫,但一見面又有好多話題。」

近年活躍幕前演出的顧美華,演技一貫雲淡風輕,卻很有壓場感。身形窈窕如少女,怎看也不像已67歲,她有何keep fit之道?「我一直好瘦,故不用刻意減肥演病人。我也好想肥,但真係食極都唔吸收,成日都要跟人解釋,可能因為瞓得非常唔好,係自從09年家庭出現問題而開始。」

48歲的馬浚偉則笑言養生之道全靠「六不」:「我不煙不酒不夜生活不打邊爐不食煎炸不食生冷,日日都堅持做運動,如打羽毛球、跑步,偶爾踩單車。飲食好注重健康及均衡,以前曾食素,但食到病,因營養不良,現在會食肉,每周兩餐食素。另外心態也很重要,我的信仰給我好大力量。人的健康除可從外表反映之外,心靈健康也好重要,實際年紀只是數字,所以我與阿媽都是『無添加樣人辦』。」

作者、責任編輯:鄺素媚

馬浚偉與顧美華兩人合演《生前約死後》既治癒自己傷痛,也善意提醒大家珍惜眼前人。(湯炳強攝)

馬浚偉指與顧美華坐巴士這一幕很難忘:「阿媽只是枕在我膊頭上,一起坐上爸爸駕駛的巴士,這些小事全是我生命中好重要的回憶。」(湯炳強攝)

兩人盛讚余香凝(圖右)與黃定謙演技好,又守時、謙虛、準備充足、可塑性高,有齊演員專業守則。「他們開工好精神,一睇就知前一晚無蒲天光,這好難得。」

兩人盛讚余香凝與黃定謙(圖左)演技好,又守時、謙虛、準備充足、可塑性高,有齊演員專業守則。「他們開工好精神,一睇就知前一晚無蒲天光,這好難得。」

戲中出現不少石硤尾街頭巷尾的風光,因為馬浚偉入行前一家三口就是在這區生活。

馬浚偉指這幕勸母親動手術的戲十分催淚:「我拍得好難過,既是我的傷痛,也是令我病發的原因。」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