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法礙港科技發展 人才資金難留

評論版 2019/12/03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美國時間11月27日簽署了《2019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of 2019)(下稱《法案》)和《保護香港法案》(Protect Hong Kong Act),引起北京強烈反應。

外交部立即召見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Edward Branstad),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商務部、港澳辦、中聯辦以及特區政府均強烈譴責,認為美國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中國會提出反制措施。美國總商會及香港總商會亦回應指美國將香港當作中美貿易戰的籌碼,損害國際商界對香港的信心,損害美國在港利益,可見《法案》百害無一利。

遊行「感恩」美國制裁 匪夷所思

另一邊廂,香港反對派及大批市民則在感恩節舉辦「感恩大會」,感謝及慶祝美國制裁香港,還大聲呼籲更多國家加入制裁行列。香港人央求外國來制裁自己,實在匪夷所思。

這個《法案》,本來美國參眾兩院各有一個版本(下稱《參版》、《眾版》),原定兩院各自通過其版本後,會把兩個版本合併為一,再交總統簽署。惟參議院通過《參版》後,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放棄要求合併,眾議院院長佩洛西(Nancy Pelosi)代表眾議院接受了《參版》,以便《法案》盡快通過。可見民主共和兩黨為了宣洩對中國的不滿,打擊中國,還真「積極」、「爽手」。結果,眾議院於11月20日以417:1票大比數通過《參版》,特朗普於11月27日正式簽署落實。

參院版條例門檻高 指控難成立

香港傳媒及個別學者十分關注《法案》,卻大多集中討論制裁名單、「你怕不怕被制裁」等等,未能讓市民明白《法案》將對香港造成怎樣的負面影響。

我詳細比較了《參版》和《眾版》,發現《參版》較短,用字較精練較溫和。例如制裁官員的部分,《眾版》第七條(SEC 7)提出(A)(B)(C)三項制裁要求,在《參版》第七條(SEC 7)有不同程度的修改。

《眾版》(A)段列出強制移交(actual or threatened rendition)、任意拘留(arbitrary detention)、虐待(torture)及強迫招供(forced confession)。《參版》則淡化了,保留任意拘留及虐待;把強制移交改為違法移交(extrajudicial rendition);並刪去了強迫招供(forced confession)。即若有人做了《參版》所列的行為,才會被美國制裁。

《眾版》(B)段指若有人重複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的承諾,損害美國利益,將被美國制裁。這段描述空泛含糊,難以量化及界定,在《參版》刪除了。

《眾版》(C)段則是制裁嚴重違反國際認可的人權的人士(other gross violations of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human rights in Hong Kong),這段在《參版》原文保留。

不過,正如歐美外交界人士指出,通常上述字眼用於軍政府,門檻很高,在香港沒發生這些情況,指控難以成立,難以構成制裁,難道官員議員發表評論也算是嚴重違反人權嗎?

《法案》要求總統在法例通過180日內向國會提交制裁名單,在草擬名單時需考慮國會領袖及其他國家或非政府機構提供的證據。相信公民黨、香港眾志等別有用心的組織必會積極提供香港官員、行會成員、議員及警察,甚至是選舉主任的名單,以報復、闈懲罰這些和他們有過節的人士,惡意明顯,其心可誅。

美國務院年度「認證」 不足懼

也許有人以為制裁官員,與他何干,他們沒留意的是,《法案》還有深切影響香港經濟及科技發展的條文,造成的傷害遠比制裁官員重要及長遠。

《法案》第四條(SEC 4)要求國務院根據《美國-香港政策法1992》(The 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就香港的自治情況作出年度「認證」(certification),規格比過往的「報告」(report)高,檢視的十五個範疇巨細無遺,從商業協議(commercial agreements)、司法互助(law enforcement cooperation)、引渡要求(extradition requests)、制裁執行(sanctions enforcement)、出口管制(export controls)、教育(education)以至其他港美協議的執行情況等等。

一直以來,國務院提交的香港年度報告也是正面的,香港於執行既有協議方面也是做到十足,例如在引渡方面,香港一直是美國的好夥伴,移交了很多逃犯給美國。

但是在制裁執行方面,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只執行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制裁,但美國的期望是執行美國單方面的制裁,例如制裁伊朗或北韓等中方盟友,香港做不到。

出口管制 損港國際商業中心地位

而將對香港造成最大傷害的條款,是《法案》第五條(SEC 5)有關出口管制(export controls)的條文,因為,美國口中的出口管制,即是高科技出口管制。美國針對中國,要檢視香港的高科技出口管制有沒有違反美國要求,即是企圖禁止香港把敏感的高科技技術輸送到中國,協助中國發展大數據、監察系統、社會信用體系等等。(……used to develop the Sharp Eyes, Skynet, 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 or other systems of mass surveillance and predictive policing;or the social credit syst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美欲打擊大灣區 香港成工具

另一條文則是企圖阻礙中國利用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把敏感產品、高科技產品轉移到大灣區,協助大灣區發展。(……to use the status of Hong Kong as a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to import items into……as part of the Greater Bay Area plan……)說穿了,美國就是覺得中國大灣區計劃有威脅,矢志打壓中國的科技發展,香港成了工具,日後難以採用美國的科技,勢將嚴重窒礙科技發展,長遠而言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人才資金統統留不住。

美國總商會回應指他們早已提出憂慮,《法案》將損害美國在港商業利益,損害香港作為國際商業中心的地位,特別是有關出口管制的部分,影響最嚴重。

可惜香港的反對派及年輕人看不到這些惡果,因為對中國不滿而不惜傷害香港,為了洩私怨而着眼制裁,摧毀「一國兩制」,攬炒自己的家,令人痛心。

說穿了,美國就是覺得大灣區計劃有威脅,矢志打壓中國的科技發展,香港成了工具。(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