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介入社運 4招主導負面文宣

評論版 2019/12/06

分享:

「AI代人」是全球熱門話題。一方面,傳媒把焦點圍繞着AI在應用層面如何幫助人類排難解困,使人類的生活更舒適、工作更便捷、營商效率更高以及利潤更高。另一方面,經濟及社會學者則關心「AI代人」如何導致全球的顛覆性經濟轉型及大規模的失業潮。

AI技術 適用於暴亂戰略部署

總體而論,一般人都肯定AI科技是正面的,尤其是工商業界,企業都會爭相使用AI來提升公司的生產力及減輕操作成本。然而,AI是把雙刃劍,若然不妥善地使用於某些場景的話,後果便不堪設想。遠在天邊,近在見前,例如AI技術在香港近期的暴亂事件中被各陣營發揮得淋漓盡致,社會秩序因此而每況愈下,香港的管治近乎失控。筆者從事AI研究多年,深明箇中不同的技術十分之適用於暴亂戰略部署。

(一)「滙集資訊,優化人力調配」。示威者每次出擊戰略「似水」(be water)般操作,閃電式出擊之後便迅速散退,逃之夭夭,令警察難以追捕。他們的行動能夠「似水」,主要原因是他們利用了「社交媒體處理」(Social Media Processing, SMP)技術,在網絡上分析前綫示威者的所在地,然後因應地方、人數的需求,號召他們出來。同樣地,警方亦利用SMP技術分析示威者在各區的多寡來決定驅散戰略。

滙集資訊 針對目標混淆視聽

(二)「故弄玄虛,混淆視聽」。參考特朗普在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的策略,他聘用「劍橋分析」公司去分析海量的社交網絡(特別是臉書)數據,協助他了解選民的取向及分布,然後針對性地加強支持他的選民對他之信任、減低反對他的選民對其對手的支持度,使他們回心轉意及游說中間派人士靠攏其陣營。

在近期暴亂中,藍、黃陣營人士都會收到大量信息,內容雖然不同,但目的都類似,批評(抹黑)對方的「惡行」,從以提升各自支持者對自己行為的支持度。他們在過程中利用「意見挖掘」(Opinion Mining, OM)技術,從社交網絡的對話中找出支持或反對者的熱點話題,然後在有利自己的原則下把其內容修改,甚至不惜把事實歪曲,再利用自動「自言語言生成」(Natural Language Generation, NLG)技術,偽造偏見信息及虛假新聞(Fake News)。

創造矛盾網上起底 增加敵視

(三)「挑撥離間,創造矛盾」。找出熱點話題之後,雙方陣營再進一步利用「聊天機器人」(Chatbot)技術,針對一些具挑釁性的敏感議題(例如超暴力行為、侵犯家人私隱等),主動與網民對話,並頻頻製造「仇恨性言論」(Hate Speech)去煽動雙方支持者在線上互相吵架,增加他們之間的敵視感,並慫恿他們走出來在綫下正面交鋒,甚至在街頭發洩表達不滿。

(四)「收集情報,網上起底」。雙方陣營廣泛利用「人臉識別」(Facial Recognition)和「視頻識別」(Video Recognition)技術進行網上起底,目的是把對方的目標人物之個人(包括其親朋戚友)資料尋找出來,然後在社交網絡上公開,發布全城「追殺令」。例如,警察可以從一段影片中,利用AI技術找出協助勇武示威者做物流配送的車輛及駕駛者。

免「AI代人」變兇手 須訂安全守則

另外,雙方陣營亦使用這兩種技術從直播中進行情報識別。通過綜合各家不同媒體的直播節目以及普羅大眾上傳的視頻直播素材,然後應用AI技術去識別情報,優化戰略部署。

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善用AI可促人類進步,反之禍害匪淺。因此,世界各國在發展AI技術的同時,也不忘制定道德、治理及安全守則,避免「AI代人」變成殺人兇手。

AI技術在香港近期的暴亂事件中被各陣營發揮得淋漓盡致,社會秩序因此而每況愈下,香港的管治近乎失控。(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外務)副院長、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