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垂直一體化」 世界依賴日深?

評論版 2019/12/06

分享:

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日益重要的作用,被認為是塑造全球經濟的關鍵因素。然而,在世界貿易進入去全球化模式及保護主義抬頭下,供應鏈全球化也受到了質疑。

各國去全球化 價值鏈參與低

那麼去全球化是否正在發生?我們的研究表明,去全球化正在發生。通過全球價值鏈GVC參與度下降可看出這點,而這並非始於中美貿易戰,而是始於全球金融危機。我們針對德國、美國和中國的研究表明:這是由於各主要經濟體對進口中間產品的依賴度下降,其中中國下降幅度最大。最重要的是,中國在快速減少出口中的國外附加值的同時,通過急劇提升本國在第三國出口產品中的附加值,擴展其在全球價值鏈的地位。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德國中間產品的出口則急劇下降。換言之,中國不僅降低了本國出口對進口中間產品的依賴,而且大幅增加中間產品出口,進而推動其供應鏈的垂直一體化。

反觀德國,中間產品出口愈來愈少,美國在某種程度上同樣如此。因此,早在中美貿易戰之前,全球貿易似乎就已經進入了去全球化模式。中國GVC參與度的小幅下滑,可以通過其生產愈發依賴國內中間產品來解釋。同時,其他國家的出口產品亦愈加依賴中國的中間產品。總而言之,盡管中國正在迅速減少其出口對進口中間產品的依賴,但通過輸出中間產品參與全球價值鏈,使其與全球生產聯繫更為緊密。

華增國內附加值 自給自足

2001年中國加入WTO使世界貿易的結構發生改變,標誌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崛起,更像徵着中國開始融入全球供應鏈。盡管最初只是發達經濟體進行「勞動成本套利」的一環,但隨着中國生產和出口中間產品,並且附加值愈來愈大,中國日益成為全球供應鏈中的重要角色。

當前全球製造業出口的19%來自中國,因此中國現在是全球價值鏈的核心。這確立了中國在行業的主導地位,然而核心問題在中國國內生產環節能從總出口中獲益多少。中國長期以來在努力提高出口產品中的國內附加值,並在滿足自己的市場需求時,變得更加自給自足。

中國已非常明確地制定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確定了中國將發展的製造業關鍵產業,從而減少對世界其他地區的依賴,但也招致了發達國家的強烈不滿。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美國指摘中國的崛起是重商主義,並進行了一系列報復性貿易舉措,不限於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盡管中國自此之後淡化了「中國製造2025」的雄心,但依舊推動產業鏈的垂直一體化,即減少中間產品(尤其是關鍵行業)對世界其他地區的依賴。

在全球貿易局勢緊張、民族主義升級的背景下,關於貿易和全球化的兩個問題是:

1)全球供應鏈一體化是否正在削弱,尤其是世界主要經濟體;

2)中國在這一轉變中的角色。

在回答這兩個問題之前,我們需要更明確地定義「全球供應鏈」這概念,以使各國之間具有可比性。為此我們使用Haltmeier (02015) , Koopman, R., W. Powers, Z. Wang和S.J. Wei (02010) , Hummels et al. (02001) 所提出並不斷延伸的「全球價值鏈」(GVC)概念。通過這概念,我們可從附加值這角度衡量一國如何影響他國的出口情況。

為此,我們區分「國內附加值」(DVA)和「國外附加值」(FVA)。我們也會用到第三個概念:第三國出口中的國內附加值(DVX),這是指帶有國內附加值的出口產品中有多少被第三國用作其出口投入。

第一部分 從價值鏈角度分析總出口

名義出口值雖然可以顯示貿易活動的增長和強度,卻不能顯示一國參與全球貿易的融合度及其出口中附加值的來源。這不能顯示關於出口的核心問題有:

a)一個國家通過國內附加值來獲取出口收益的程度;

b)一個國家總出口中的國內附加值有多少被他國用作出口產品的投入;

c)一國融入全球價值鏈的程度,即國外附加值(FVA)和被他國用作出口投入的國內附加值(DVX)的總和。

通過按附加值來源地分解總出口,GVC可以幫助我們衡量一個經濟體或行業在全球化生產中的參與度及其決定因素。首先我們來討論GVC的估算方法及其組成部分。

2018年中國總出口值為2.2萬億美元,其中13%(2,900億美元)為FVA(半導體等進口屬於此類),而87%(1.9萬億)為DVA(國內投入如國內組裝)。在DVA中,7,000億(即2.2萬億美元中的32%)為用作第三國出口的中間產品。我們將FVA(13%)和DVX(32%)相加,得到中國的GVC比率為45%。換言之,中國總出口的45%參與到了全球價值鏈中。

那麼全球供應鏈一體化是否延續?2008年後全球價值鏈一體化程度明顯降低。而中國出口佔全球市場份額自2015年起由增長轉為下降,至2017年穩定在12.8%。有趣的是,全球GVC參與度上升,恰逢2001年中國加入WTO,而自2008年以來中國在全球市場份額的增加,與全球GVC參與度降低在時點上相脗合。因此,我們將通過分析GVC變化的決定因素和中國的角色,來挖掘這一現象背後的原因。

第二部分 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角色

中美德三國中,德國和中國的全球化程度(GVC)分別為最高和最低,全球GVC參與度在2008年達到頂峰。自2014年開始主要國家乃至全球的GVC參與度均在下降。其中,德國下降幅度最大,美國和中國次之。

美德正視 與華不對稱貿易

德國的GVC參與度是從一個較高點大幅下降。由於中國基數較低,所以下降幅度看似比德國小。中國GVC參與度下降是由於生產過程中FVA減少,即出口產品中的DVA上升。反之,德國的FVA下降程度小於DVA總體下降的程度。換言之,德國GVC參與度下降並不能通過其本國的垂直一體化來解釋。

那麼,全球GVC下降是否由於DVA增加,即FVA減少?(兩比率之和為1,即DVA = 1-FVA或FVA = 1-DVA)。對於DVA上升的國家而言,答案顯然是肯定的。在2014至2018年,中國是DVA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這意味中國通過降低對國外供應鏈的依賴程度,推動自身的垂直一體化。

事實上,中國較低的FVA意味其對外國的依賴最少,更多依靠本國供應鏈。相反,德國GVC參與度下降主要由於DVX銳減。換言之,德國出口被其他國家用於出口的中間產品佔德國總出口的比例正在下降。美國也是如此,只是程度暫時不及德國。中國的情況則恰恰相反,對其他國家出口的貢獻大大增加。

與全球主要經濟體相比,中國GVC一體化程度下降得要慢得多。雖然中國出口中的FVA在減少,其國內附加值在第三國出口產品的比例卻在上升。可以說,中國正在成為愈發重要的中間產品提供國,同時也正在加強自身的垂直一體化。

GVC理論顯示,各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參與度普遍下降。盡管如此,德國GVC參與度仍然較高。美國和中國則更為相似,GVC均由出口中間產品帶動,出口量均高於德國。我們對GVC下降的決定因素的研究表明,迄今為止中國出口中的DVA增幅最高,達到德國增幅的約兩倍及全球的三倍,美國DVA的增幅也落後於中國一半以上。

總體而言,中國對進口中間產品的依賴逐漸減少,與世界一體化的程度逐漸降低。同時,其帶有國內附加值的中間產品出口量增加,意味着世界愈發依賴中國的供應鏈,這顯然有利於中國提高國內生產能力。然而,美國和德國等國將開始正視與中國間不對稱的貿易關係,以防中國供應鏈持續的垂直一體化,將世界各國遠遠甩在身後。

2018年中國總出口值為2.2萬億美元,其中45%參與到了全球價值鏈中。(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艾西亞 法國外貿銀行
阮貞 法國外貿銀行
譚俊譽 法國外貿銀行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