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語貧乏

副刊版 2019/12/09

分享:

二〇一九年並沒有全民勁熱的潮語用詞,用內地說法,是個流行語的小年。每年選出十大潮語的《咬文嚼字》,給出的十大名單是:文明互鑑、霸凌主義(這兩個詞和中美國際形勢有關,算是政治交差類)、區塊鏈、硬核、融梗、「××千萬條,××第一條」、檸檬精、九九六、我太難/我太南了、「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沒有太新鮮或眾望所歸的代表。

區塊鏈在財經及科技界當不是新詞,但要落入普羅大眾的語境中,勉強可說是一個新的口頭禪,特別是北京新錢界,又或者創業界,必須要每年找着一些新名詞去傾生意一樣。

來自影視作品而帶起流行的則主要是「融梗」、「××千萬條,××第一條」、「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後兩者分別從電影《流浪地球》和綜藝節目《中餐廳》得來。但《流浪地球》已是年初的熱潮了,可知下半年來沒甚麼新熱潮。而一般用來形容這小說的「硬核」即hardcore,其實也沒有真的超流行過。

反而真正惹起討論的,是馬雲重提的九九六上班時間,引起的是工時過長的社會問題,再加上藝人的猝死,曾有過廣泛但短暫的討論。但現實是,社會正受惠於各種超強勢近乎折磨的勞動力,要任何法例上的修訂改善,幾近不可能,以至討論歸討論,並沒有改變的結果。至於融梗即如何巧妙把別人的創作精華融進自己的作品中,就更是和抄襲難分界綫的說法,只反證當前影視文創的不健康及少原創。

總體而言,民間的語言活力,和作品的自由度、潮流度有莫大關連。現今是文創及娛樂圈的寒冬,很難談得上會有甚麼眼前一亮的作品及新詞。文化有多單薄,新語言就有多貧乏。因為再不需那麼多新意新詞去形容新形態了。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