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掀關稅戰衝擊有限 經濟民族主義危害大

評論版 2019/12/09

分享:

一年多來,美國總統特朗普針對中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戰爭,及其廣泛使用進口關稅來推進地緣政治目標的做法,一直加劇了人們對未來世界貿易的擔憂。但關稅只是「經濟民族主義」(economic nationalism)的冰山一角。如果世界不能謹慎前行,則一些潛藏的隱患便可能會破壞全球貿易體系。

美國積極使用關稅的做法,沒有任何追隨者。在發展中國家,採取類似措施的壓力很小,因為有很多公司在全球範圍內生產,而不是在全球範圍內生產的公司,也要依賴全球供應鏈。而在發達經濟體中,過去為應付進口競爭而奮力掙扎的主要行業(如服裝和鋼鐵業),目前大多已進行了調整,不再是重要角色。

美對華揮關稅大棒 追隨者少

這解釋了為甚麼大多數美國商界領袖都反對特朗普的關稅。因此,關稅的使用似乎不可能擴展到中美爭端之外。

盡管涉及世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但關稅戰似乎正在逐漸消退。甚至自稱為「關稅人」(Tariff Man)的也開始認識到這政策工具的局限性。愈來愈多的證據表示,與大多數的經濟學者預期相反,中國的公司已按關稅提高了價格,抵銷了美國從擠壓供應商而獲得的任何利益。

縱沒貿協 後果沒想像中嚴重

上個月,美國和中國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希望」能帶來結束貿易戰的協議。但即使不能達成這樣的協議,全球經濟的後果也可能不會如許多人擔心的那麼嚴重。畢竟,美中雙邊貿易額約為7,000億美元,佔不到全球GDP的1%。

盡管如此,市場卻緊貼美中關稅戰中的每個新發展。他們發現「經濟民族主義」帶來的更深、更嚴重風險,因為這看法認為,當一個國家的經濟和軍事依賴了進口,國家安全就會受到損害。

經濟民族主義 風險更深更嚴重

最明顯的例子可能是美國擔心從中國進口含有電腦芯片的產品。但是否應以國家安全的名義,禁止所有此類進口?那麼電腦芯片或軟件的出口呢?這也會威脅國家安全嗎?從特朗普政府決定將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加入美國商務部的「實體名單」(從而禁止美國公司向該公司出售所需的組件),可看出他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

當然,中國決策者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也知道,美國可能會隨時切斷中國對先進微芯片或設計的採購,以阻撓其高科技產業的發展。現在,作為「中國製造2025」政策的一部分,他們正在努力使中國在關鍵技術上自給自足。

《中國製造2025》背後的最初動機可能是經濟上的:確保高科技產業的增長對中國未來的競爭力至關重要。但在新的地緣政治環境中,該計劃已轉變為「戰略性進口替代」,但這從來不是有效的持續增長方案。

雙邊關稅 至少有輸家有贏家

與雙邊關稅相比,這種減少相互依存關係的地理戰略具有更大、更深遠的經濟影響,因為雙邊關稅至少為其他供應商創造了機會(例如越南智能手機的出口正在蓬勃發展)。相比之下,國家安全政策的溢出效應,大多是負面的。全球的高科技公司可能很快將不得不在中國和美國市場之間進行選擇。

但經濟民族主義的風險已超出美國和中國的範圍,包括全球最大的貿易集團歐盟。歐盟的建立正正是基於一個信念:相互依存的關係會使衝突的可能性降低。整合法國和德國的煤炭和鋼鐵行業幾乎沒有經濟邏輯,但其背後的政治邏輯卻很明確:由於這些關鍵產業處於一個共同權力之下,任何一方計劃對另一方開戰實際上都是不可能的。

然而,最近,歐洲似乎正在採取不同的策略,至少相對於其他主要大國而言。歐盟委員會內部智囊團最近的一份報告,就是這種轉變的例證,該報告呼籲歐洲爭取更多的「戰略自主權」(strategic autonomy)。

乍看這似乎是一個無傷大雅的目標:如果歐盟想在全球捍衞其價值,它首先需要鞏固自身的行動力。但這種實現戰略自主的動力,很容易會變成「經濟民族主義」。外交政策專家已在倡議歐洲工業政策,這與《中國製造2025》大同小異。

「補貼競賽」 完全無助經濟安全

有人可能會問,這又有甚麼問題?如果中國政府可以出於安全理由出手保護或培育某些高科技領域,那麼歐洲也應該能補貼具有戰略意義技術的國內生產,如5G設備和人工智能。但從經濟或安全角度來看,這種「補貼競賽」(subsidy race)毫無意義。

貿易自然會產生相互依賴。如歐洲進口某些高科技產品,則很可能會出口其他高科技產品,包括製造這些產品的機器。例如在5G設備和軟件方面,沒有任何一家供應商可以開發和生產所有必要的組件。因此,這個市場中的公司已創建了一個專利池,使他們能夠使用競爭對手的技術。

可以肯定的是,有必要增加對研發的投資,以便更多的歐洲企業可以參與開發未來的技術。但經濟民族主義(無論是以補貼競賽的形式,還是試圖在某些技術上實現自給自足)將弊大於利。

...................

(作者曾於IMF工作,擔任過歐洲委員會、歐洲議會、法國總理及財長的經濟顧問。)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盡管涉及世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但關稅戰似乎正在逐漸消退。關稅的使用亦似乎不可能擴展到中美爭端之外。(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丹尼爾‧格羅斯(Daniel Gros) 歐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