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了十天

副刊版 2019/12/10

分享:

本來這兩天去了上海,為一瓶用我文章命名的威士忌開發布會,但因為貨運延誤,活動推遲十天,也就是要遲十天才飛,於是時間就好像突然之間多了出來。

因此,就安排了去做汽車保養,保養期早已到了,汽車公司也三催四請了許多次,因為前陣子時時離開香港,即使回來,幾天時間也只想在家懶一懶,那車就不送進廠了,一拖拖到現在,好像天賜假期,就把手頭上該做的事情都做了。

於是也去換了身份證。更換智能身份證的時候,我人不在香港,所以沒留意消息。後來即使回了香港,也沒人通知我換領。他們說在電視上有通知,但現在看電視的機會很少,於是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前個星期飛日本,過關的時候e道排大隊,人手過關處沒有人,我就從那裏過關,過關的時候,入境處職員提醒我要更換身份證了。這就趁着好像偷回來的時間去換領了智能身份證。

然後把約了很久的朋友約出來聚一聚,聚的時候也不像平時那麼匆忙,好像時間是撿到的一樣,由得它溜走便是。

諸如此類,在突然多出來的時間裏把拖了很久的事都辦了,一下子覺得效率很高。其實所謂多出來的時間本來也是有的,只是你預着還是沒預着。但因為事出突然,便有了意外收穫之感,其實我沒偷到時間,但又好像偷了,便如得了意外之財,特別高興。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19/12/27
弄不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