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應否保六 要看3維度

評論版 2019/12/10

分享:

「苟利於民,不必法古。」隨着中國經濟從「高增長」階段走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就增速論「底綫」難免片面,從「增質」看「增速」或將更有裨益。

保障居民就業 年度堅守底綫

放之於中國經濟的「增質」全局,「增速是否守6%」已從單一維度的政策問題,拓展為三個不同時間維度的權衡問題。因此,相比於「一刀切」式的簡單答案,「年度堅守底綫+季度靈活應變+長期加力增質」或將是更為合理、且全面的政策應對。

維度一:從年度來看,2020年是新舊模式交棒之際,守住6%增速依然必要。

過去40年,中國經濟的逆周期政策始終作為「趕超戰略」的發動機。未來40年,隨着高質量發展階段開啟,中國經濟的增速將更多地由內部發展需求,而非政策規劃確定。逆周期調控也將回歸原有職能,真正成為熨平經濟周期的穩定器。

2020年恰是上述新舊職能的交接之年。從舊職能來看,在「十年翻兩番」的收官之年,考慮到2019年增速將大概率維持於6.2%左右,因此2020年增速底綫預計為6.0%。重新職能來看,保障居民就業將是高質量發展時代經濟增速的首要潛在底綫。

2011年至今,隨着經濟增質的逐步提升,每單位GDP增速所能承載的新增就業人數逐年遞增。根據趨勢值預測,2020年增速需要達到5.9%左右,以滿足新增就業需求。由此可知,新舊職能下的增速目標相對一致,並不存在較大落差。

為保證新舊職能的平滑交接,並緩衝產業加速升級中結構性失業的動態變化,守住6%的年度增速依然是2020年的合意選擇。

維度二:從季度來看,「增質」強化居民福利韌性,單季「破6%」並不可怕。

近年來,中國經濟的增速中樞下行引起廣泛焦慮,但經濟「增質」對居民福利韌性的鞏固卻少人矚目。2019年第一至第三季中國經濟增速逐季下滑,與同樣走勢的2015年第二季至2016年第一季具有可比性。相較而言,雖然2019年第一至第三季期間的經濟下行壓力更大,但是居民福利所受的拖累卻更小。

在收入方面,GDP季度實際同比增速每下滑1個百分點,2019年第一至第三季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累計同比損失約1.7個百分點,較2015年第二季至2016年第一季的損失減弱約2.1個百分點。

季度靈活應變 單季破6%不可怕

由此傳導至消費環節,GDP季度實際同比增速每下滑1個百分點,較之於2015年第二季至2016年第一季,2019第一至第三季居民當期收入感受指數少損失5.9個百分點,消費者信心指數因此少損失近16個單位。

由此可知,得益於近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居民福利對於經濟下行風險的抵抗力提升,單季增速「破6%」並非不可逾越的雷池。相反,在宏觀槓桿高企、通脹短期衝頂、多重政策目標衝突的大環境下,給予宏觀政策更大的騰挪空間,允許逆周期調控更靈活的擇時發力,將有利於保證經濟在小幅波動中實現整體穩定。

華經濟已過拐點 長遠重增質

維度三:從長期來看,增速下行是長勢,「增質」加力更重要。

宏觀政策的關切固然有長、短期之別,但是長期的路徑步步積累於短期的抉擇,短期有所不為,長期方能有為。從長期來看,中國經濟已經邁過歷史拐點,人口紅利逐步衰退,資源環境約束廣泛顯現,資本邊際回報率步入下行軌道。經濟發展的核心動力已從擴大要素投入,轉向提振全要素生產率。

在這一歷史變局下,潛在經濟增速的漸次下行已是大勢所趨,因而逆周期調控的核心意義,不再是長期固守某一個增速數值,而在於通過保持增速的相對穩定,為經濟「增質」提供助力。由此,未來的逆周期調控,料將銜接長短期的政策關切,並據此確定政策力度和方向的邊界。

福利消費新經濟 新財政發力點

從力度來看,逆周期調控的發力有望保持結構性、階段性,盡量避免引發宏觀槓桿率的多季度持續上升。從方向來看,事關居民福利、消費升級和新經濟發展的領域,如老舊小區改造、消費基礎設施建設、「新基建」,將成為新一輪積極財政的發力點。

貨幣政策將繼續側重以改革方式打通利率傳導通道、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本文摘自工銀國際《中國宏觀經濟快評:從增質視角看6%的守與退》)

增速是否守6%?已從單一維度的政策問題,變為三個不同時間維度的權衡問題。相比於一刀切的答案,「年度堅守底綫+季度靈活應變+長期加力增質」,或將是更合理、且全面的政策應對。(資料圖片)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
王宇哲 工銀國際
錢智俊 工銀國際
高欣弘 工銀國際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