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陶藝展

副刊版 2019/12/11

分享:

土地對現代的香港人來說,是建屋、發展、經濟,也是數不盡的金錢。但如果回歸最初,土地是孕育整個大自然,包括人類的一個根本,形容它是這個天地的母親其實都不為過。可是,今天土地對我們的意義已變了質,它變成了一種消費品,不斷被人類以各種手段、方式用到盡。但是,土地當然不僅限於起屋發展。張煒詩是本地資深陶藝家,一年多前,聯同一班藝術家,包括曾章成、尹麗娟、何敏儀、盧世強、鄭明輝、李慧嫻、陳建業、何濼聰等,走進荔枝窩—新界東北的一個隱世角落—重新找尋土地跟文化演變和社會發展的關係。

荔枝窩曾經是新界東北群村最富庶的客家鄉村之一,因產荔枝而得名。荔枝窩歷史悠久,村名始見於一五七三年的《粵大記》,但由於大部分村民自七十年代起,陸續遷離荔枝窩村,到今天已經只剩不過十戶人家了。人走了,村莊反而因此保留着舊有面貌,從屋內布局,以至整個村落俱得見。鄉村以三條直巷、九條橫巷的布局排列,到村莊背後的大片風水林,都反映出濃厚的傳統客家風水文化。

我總認為,藝術家是這個世界另一類的人種,他們很小眾,跟主流社會的思想完全不一樣—當大家在想如何覓地起樓?一呎樓價賣幾多錢?有沒有升值機會?可以升幾多?—他們思索的,卻是泥土跟人類的關係。他們永遠不由利益看事情,而是由一些大家都懂但又完全遺忘了的角度去提醒、去找尋;他們不在乎盡了九牛二虎之力後得到甚麼,在現今社會,竟有人不問回報也願意付出?我不明白他們,但卻很感動。

張煒詩策展這個名為「在地」的陶藝展時,引用了哲學家Alain de Botton和歷史學家John Armstrong的話:「藝術可以讓我們接觸到已失去的某些性情,恢復我們內心的平衡……」

「在地」陶藝展正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展出,展期至二○二○年一月五日。

撰文 : 張寶華

欄名 : NO ME TOO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