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助長偷拍 立法恐也難追

評論版 2019/12/12

分享:

手機鏡頭技術愈趨專業,部分更標榜做到50倍變焦及支援4K影片拍攝,但與此同時,這些高科技產品卻被不法之徒利用,變成偷拍「神器」,方便從遠處針對特定部位拍攝。當科技愈來愈發達,本港的法律是否也要與時並進?

偷拍裙底普遍 手機成慣用工具

根據本地政團民建聯今年8月公布的「偷拍罪行意見調查」結果,615名18歲以上的女性受訪者中,超過一成曾被偷拍或目擊有人被偷拍。

隨着時代轉變,偷拍者只需一部隨身的手提電話便能犯案。警方數字顯示,今年首六個月共接獲176宗涉及偷拍猥褻照片的案件,當中165宗利用手提電話犯案,去年全年接獲的301宗案件中,涉及手提電話的案件佔288宗,反映手機已成為偷拍者慣用的犯案工具。

現法例欠針對性 告得入非易事

偷拍行為可恥,但要「告得入」卻非易事。過往控方只循「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及「遊蕩罪」控告偷拍者;如行為涉及使用電腦,則會根據「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的罪行」作出檢控。不過,「遊蕩罪」和「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均不適用於私人場所。至於「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的罪行」亦因今年初的協和小學教師洩露試題案,被裁定只要不涉及取用另一人的電腦,則不會違反該項罪行,在執行上有一定限制。

現時不少手機鏡頭標榜高清和長焦距,意味偷拍者在遠距離亦能進行偷拍。加上各式偷拍Apps應運而生,部分在拍攝時不會發出快門聲或顯示任何信息,有些則會保持黑屏,令受害人完全不會察覺被偷拍,要當場「斷正」可說是難上加難。

也有執業大律師認為,近年手機內的相機鏡頭質素大幅提升,並設有前後鏡頭,加上偷拍Apps的出現,料成為相關罪行上升的誘因。

研訂窺淫罪 偷拍裙底刑事化?

為規管拍攝裙底,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於今年4月發表《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報告書,建議新加入一項特定的窺淫罪,將在未經同意下為了性的目的而對另一人進行觀察或視像記錄的行為刑事化。

英格蘭及威爾斯於今年4月實施《2019年窺淫(罪行)法令》,內容列明甲方在未經乙方同意下,在其衣服下面操作設備、觀察或記錄其生殖器官或臀部,或遮蓋乙的生殖器官或臀部的內衣的影像,以意圖使甲方或另一人(丙)得到性滿足,或使乙感到受侮辱、驚恐或困擾均屬犯罪,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為期不超過12個月的監禁或罰款,或兩者兼處;若循公訴程序定罪,則可處為期不超過兩年的監禁。截至9月26日,至少四名男子在新例實施後因偷拍裙底被定罪。

法改會在考慮到犯案者可能有其他犯案原因,認為應就目的是為了得到性滿足的行為訂立一項罪行,同時另外訂立一項不論行為目的為何的罪行,增加法例的全面性,又建議法例應適用於公眾或私人地方,冀藉此堵塞現時的法律漏洞。

散布私密影像行為 亦不容忽視

偷拍後的威脅及散布行為同樣需要正視。去年有人揭發通訊軟件Telegram出現一個名為「街拍谷」的群組,內有大量偷拍街頭少女的照片,當中包括穿着低胸衫少女以及裙底的偷拍照片,引發爭議。

除了偷拍照到處瘋傳,「影像性暴力」行為同樣值得關注。性暴力危機中心「風雨蘭」去年6月至今年4月共收到23宗求助個案,涉及偷拍性愛過程、被對方威脅散布性愛影像、私密影像在未取得同意下被散布或分享給第三者;當中七成受害人有報警,但截至5月初,案件全部仍停留在落案起訴的階段。團體認為有關行為同樣需要立法規管。

在澳洲昆士蘭,任何人在未經對方同意下,要脅散布其親密照片或私密影像,並令其在所有合理情況下感到困擾或驚恐,即觸犯刑事法例,最高可判監三年。法案並允許法院發出「糾正令」(Rectification order),要求犯事者在指定時間內刪除、收回、復原、移除或銷毁有關照片或影像,否則最多可面臨兩年的監禁。

雖然現時本港設有《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但有關法例多年來被部分人指內容空泛,加上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及警方只會在接獲有關涉嫌屬淫褻的互聯網資訊的舉報或投訴後,才會跟進,處理手法較被動,令人關注市民能否得到足夠的保障。

偷拍行為防不勝防,加上新科技的「加持」,犯事者只會更容易逍遙法外。雖然各國已陸續就偷拍行為訂立法例,但法律始終追趕不上科技發展,要遏止偷拍歪風,或需由教育着手,加強公民教育。

調查顯示,615名18歲以上的女性受訪者中,超過一成曾被偷拍或目擊有人被偷拍。圖為今年一位退休教師偷拍裙底候判。(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