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改革科學課程 增港人「民智」

評論版 2019/12/16

分享:

不知道香港的朋友們是否聽說過「德先生」和「賽先生」,即是民主Democracy和科學Science的中文諧稱。

人民當家作主 須有足夠「民智」

這兩個名詞,是20世紀初新文化運動最重要口號,在1919年五四運動中,熱血青年高舉「民主」和「科學」兩大旗幟,尋求彼時中國社會之進步。如今,香港青年在近期的社會運動中高喊民主,熱情強烈甚至狂熱到讓不同意見者側目且不敢言,我也就不在這裏自取其辱了。不如談談沒人說起,但在香港甚為缺乏的科學精神之培養。

民主與科學是相生相伴的,如果說民主是要賦予每個人當家作主的政治權利,那麼「科學」就是行使這一權利的前提條件。一個社會不論經濟發展到甚麼水平,實施民主,都需要普遍的民智,而這個「智」,不是「智商」的智,而是指科學的態度和能力,要能夠獨立思考、客觀分析、要有理性判斷的能力。否則民眾可能會受民粹思想所左右,嚴重的話會造成社會傾斜甚至坍塌,害人害己,如德國納粹、日本軍國主義、中國內地的文化大革命等。

不論政治立場 都應回歸真相

如同一個家庭,當孩子還未成年,心智未發展成熟,缺乏客觀分析的態度和能力,再加上「賀爾蒙衝動」,讓他當家作主?那還要未成年保護法做甚麼。

法制也需要科學,任何類型的判決都需要以科學證據和邏輯推理為依據。再以香港社會運動為例,幾個月以來,香港社會傳播了太多不智的謠言和恐慌,甚至連反對派立法會議員,也深情並茂地講故事,先於調查和法理推論前自下結論,雖漏洞不少,但煽動力很強,對現在的香港,如同一把把的火,點燃一堆堆的社會積怨,熊熊燃燒不可收拾。

其實不論遇難者是誰,代表甚麼政治立場,我們都應該回歸真相,尋找真相。法制不能只依靠法官,法官不過是最後要作出公平裁決的人,如何調查獲取真相,讓事實公布於眾,讓科學為法制「保駕護航」,恐怕將會是特區政府未來最大的挑戰。

當然,經濟發展更需要科學。最近聽新聞才知道,過去若干年,政府財政盈餘了上萬億港幣,很想知道政府賺了這麽多錢,都是哪些行業貢獻的,想來創新科技的比例一定不高。多年來,年輕人薪酬水平沒有提高,但資本家和政府卻賺到盆滿缽滿,這其實是香港的悲哀。

為買樓 港青不能效美科技新貴?

先自聲明我並不反對資本家,連鎖超市採購能力強力,購物環境好,物美價廉,本來就應該「打敗」那些產品性價比差,態度還不好的小商小舖,這是商業規律,資本家們也不是白混的。

但問題是為甚麼年輕人創業只能去做這些「沒有前途」的傳統小生意?不說學習內地,那就學學美國嘛,看看美國富豪榜上的那些科技新貴,難道刺激不了香港學生們的科學求知慾嗎?嗯,沒有,我的理想是做醫生救死扶傷,做律師匡扶正義,算了吧,還不是為了賺錢買樓!

換個角度,為有錢的老闆服務,為甚麼不自己去做老闆呢?不論你認不認同馬克思主義,但馬克思主義有句話是至理名言: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

學生有科學精神 民主應更近

香港到了必須要教育改革的時候,我覺得通識教育改不改革不重要,政府說要改,又會引來一堆政治鬧劇的上演。不如下大力氣改革科學課程體系,未來的孩子們有了科學之精神,民主、法制、經濟等問題恐怕也就容易些了吧。

改革科學課程,尊貴的民主派議員們,你們不會反對了吧?

民主與科學是相生相伴的,如果說民主是要賦予每個人當家作主的政治權利,那麼「科學」就是行使這一權利的前提條件。(資料圖片)

撰文 : 耿春亞 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主席、香港科學園入駐企業東方蜘蛛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